左阿里右博納的韓寒:35歲估值20億 名下公司15家
2019年02月20日14:32

  原標題:商人韓寒

  37歲的韓寒和王思聰在私底下是關係很好的朋友。他名下有15家公司,近年來投資多部電影都大賺。

  2019年的春節檔,對韓寒來說,飛馳的不是人生,而是日益上揚的票房。

  根據貓眼專業版的實時數據,截至2月18日16時,上映13天,韓寒《飛馳人生》票房已達15億,超過《乘風破浪》的10.49億,成為韓寒執導電影中的最高票房紀錄。

  公開資料顯示,韓寒的亭東影業是該影片的主要出品方,天眼查信息顯示,這家公司雖然成立時間還不足4年,卻迅速完成了三輪融資,入局者不乏阿里、博納等巨頭的身影。

  從少年作家、賽車手、電影導演到商人,韓寒手中的玩具越來越大。巴菲特有句名言,人生就像滾雪球,最關鍵的是要找到濕濕的雪和長長的坡。顯然,韓寒找到了屬於他的雪和坡。

  左阿里右博納:35歲,估值20億

  曾經直言“靠稿費”過日子的韓寒更換了新賽道。從“對賺錢沒什麼樂趣”到“別懷疑錢的力量”,他擁抱資本和市場的姿態綿延而決絕,一頭紮進商業社會里。

  據天眼查顯示,2016年2月3日,亭東影業獲得普華資本1000萬元的A輪融資;2017年10月18日,亭東影業迎來高達3.1億元的戰略投資,投資方包括博納影業、上海景璨續輝文化傳播中心、辰海資本,彼時有報導稱,亭東影業的估值是20億元,那一年,他35歲。此後在今年1月9日,阿里影業確認戰略投資亭東影業,但並未公開具體投資金額。

  《中國企業家》查閱亭東影業股東信息發現,截至目前,浙江東陽阿里巴巴影業、博納影業分別以13.12%、11.25%的持股比例位列公司第二、第三大股東。同時,天眼查信息顯示,博納影業集團總裁於東,阿里影業高級副總裁、淘票票總裁李捷等人均在亭東影業擔任董事一職。

  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亭東影業備受資本青睞的背後,一方面是所出品的影片有較好的票房反饋,另一方面,仍得益於韓寒本人的IP效益。電影正讓“韓寒”IP不斷升值,就彷彿讓其進入了一個系統的版本更新。

  從第二部電影《乘風破浪》開始,亭東影業就以主要出品方的身份出現在韓寒導演的電影中。在《乘風破浪》里,亭東影業的投資占比超過了50%。

  除了做韓寒自己導演電影的出品方,亭東影業也參與了其他電影的製作。《地球最後的夜晚》、《殺破狼》的聯合出品方均有亭東影業。

  轉型做導演的韓寒,至今共執導上映三部電影:《後會無期》(2014),票房6.29億;《乘風破浪》(2017),票房10.49億;《飛馳人生》(2019),票房15億,目前仍在上映中。

  據多家媒體報導,《後會無期》除去發行成本3000萬、製作成本5100萬,票房收入為1.2億,合作夥伴博納影業分走40%,韓寒的收入大約為四千萬左右。《乘風破浪》大賣,韓寒淨賺1億元。

  從另一個維度看,錢或許也是韓寒轉變賽道進入影視圈的原因之一,畢竟電影現在是資本湧入的熱土,他曾坦言這是影視文化最好的時代。此外,他的車隊老闆夏青曾告訴媒體,有了孩子後韓寒想賺錢了:“在此之前是玩比賺錢重要,現在賺錢比玩更重要。”

  拍電影顯然比寫書賺得更多,來得更快。只因“賽車是人類力量的延伸”而愛一行幹一行,韓寒也深知資本的重要性,他一次次強調“懷疑什麼,也別懷疑錢的力量”。據貓眼專業版的數據顯示,截止目前韓寒的影視作品已達到了40餘部,包括他導演與友情客串、投資參與的作品,相比起在文字界的呼風喚雨,影視圈里的韓寒也一路高歌。

  此外,有網友調侃道,《飛馳人生》里的角色林臻東是在影射王思聰,電影中林臻東13歲時去的英國,家裡又是搞房地產的,跟王思聰的經曆異曲同工,而且影片最後特別鳴謝名單里也有王思聰。據悉,片中有一個採訪林臻東的場景,而這個採訪的場地,就是王思聰的地下車庫。

  實際上,韓寒和王思聰在私底下也是關係很好的朋友。2016年4月,王思聰現身亭東影業成立發佈會。在談到商業和才華的關係時,韓寒表示,商業也是才華的一種,包括王思聰在內,因為財富和單純的有錢是兩回事。台下的王思聰面露不置可否的微笑表情。

  此外,他還曾發文坦言,“一天到晚嘲笑富二代,是窮人最大的無知。”

  商業版圖:名下15家公司,投資多部電影

  韓寒初一時因一篇《杯中窺人》橫空出世。才氣帶來的賺錢效應遠遠超乎想像。

  他開始源源不斷的小說創作,與郭敬明一道,常年霸占胡潤中國作家富豪榜榜首,成為當今中國最賺錢的作家之一。在他看來,很多優秀的創作者從誕生的第一秒起,就應該是一名商人。

  已過而立之年的韓寒,想要的更多。商業版圖橫跨投資、出版、影視、餐飲、電競等,代言費千萬級起,比肩一線明星。

  韓寒正在加速推進自己的商業版圖。《中國企業家》據天眼查獲悉,目前韓寒名下15家公司,涵蓋影視、體育、娛樂、住宿餐飲、租賃和商業服務等類別。除了亭東影業之外,還有上海破浪影視文化工作室、上海有石影業有限公司。除此之外,文化傳播類公司也佔據了不少名額,包括上海有樹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北京嘉年華時尚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上海杆位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上海小澤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另一方面,韓寒還擁有不少網絡科技公司,如北京去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律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去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而在資產管理方面則有上海有雲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荔盛艾甫奕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有竹投資中心(有限合夥)、上海有湖商貿有限公司等。

  商業化浪潮中,韓寒的野心遠不止於此。

  2014年,“韓寒”IP進行了一次“變現”。當年,著名戶外品牌Camel駱駝邀請韓寒擔任品牌代言人,而駱駝方面向媒體表示,韓寒在賽車方面的成就使其價值高於娛樂明星,代言費“肯定是千萬級起”。他同時也是凡客誠品、大眾汽車、一加手機等品牌的代言人,雀巢咖啡為他開出的代言費也超過千萬。

  影視、代言之外,他還投資了餐飲和電競行業。同年,韓寒與合夥人開設的“很高興遇見你”餐廳在上海開業,文體兩開花的韓寒讓這家餐廳變身“網紅”,引得大量食客前去“打卡”。隨後,“很高興遇見你”餐廳在蘇州、寧波、武漢等多家城市開設分店。不過,貌似在高速增長、以品質取勝的餐飲業里,光有“明星光環”恐怕起不了太大的作用。據報導,2018年,“很高興遇見你”多家店陷入關門歇業危機。

  2017年6月,經過七輪對決,“1246戰隊”以黑馬之姿奪得電子競技OWPS(鬥陣特攻職業系列賽)總冠軍,而其背後的老闆就是韓寒。

  與此同時,韓寒開始修正自己。他坦言沒有抵抗住新鮮事物的吸引力,從“不當企業家”到搖身一變轉型做商人,賺得盆滿缽滿,左腳商業、右腳理想,一路駛向他的王國,似乎與他的同行郭敬明如出一轍。

  用韓寒的高中同學金丹華的話來說,“理想真是很傷人的東西。”“但夢想也可以支撐人。”

  韓寒變了嗎?

  韓寒說,作為賽車手,他最討厭失控。商業亦是如此。“當你真的需要放手一搏的時候,車手也一定是在衡量了風險以後,再去放手一搏。”

  前媒體人蔡崇達評價,韓寒最受VC看好的是“一種非常精準到位的思考特質”。清醒、分寸感拿捏得恰到好處。這也體現在他的諸多選擇上。

  他很清楚自己要做什麼,不只是導演和編劇。這位擁有4500多萬微博粉絲的博主,幾乎主導了電影所有的營銷熱點。

  他主動在微博上曬女兒的照片,製造“國民嶽父”這樣的網絡熱詞。他深諳如何用節奏抓住網友的心,一點一點公佈演員和拍攝花絮。用語言調動觀眾胃口,更是他的拿手好戲。那段流傳甚廣的宣傳語“聽過許多道理,依然過不好這一生”,因為太“灰暗”,曾遭到路金波和製片人方勵的極力反對,但韓寒還是把它放上微博,24小時後,轉發量就達到16萬,眾人皆服。韓寒解釋,“喜感的東西能擊中三成人,但傷感的東西能擊中所有人”。

  華創資本合夥人吳海燕形容韓寒為“超級產品經理”,“商人”韓寒對互聯網產品的理解已經超出投資人的想像。

  韓寒是否是一個成功的創業者?至少在吳海燕看來,韓寒身上沒有寫字人的戾氣,而且和她能夠達成某種共識,“崇尚科技創新,崇尚商業”。

  就像2016年4月的亭東影業成立發佈會上,他說的那樣:“以前我覺得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也許靠雜文,也許靠勇氣,也許靠爭論,後來我發現並不是這樣,要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更多可能是靠科學靠商業。”

  人們也正在適應韓寒新身份的轉變。時代變化太快,那個富豪作家、雜誌前主編、“地球上最受歡迎的博主之一”“賽車冠軍”“韓少”,好像已停留在了上個世紀。這些身份都是他,但又都不能足夠代表他。

  而關於作家、賽車手、導演、商人等身份的排序問題,他覺得在現實生活里就這些身份來講,沒法給它排一個序,因為都是他自己的選擇。

  至於哪個才是最真實的自己?他認為不存在說哪一個是最真實的,每個人在每個人面前都有不同的一面,每一個都是真實的你。

  韓寒變了嗎?他說,“我雖然告別青春了,但是沒有活成別人”“不是我跟世界妥協了,是人類想得太多了”所以,也許,韓寒只是沒有活成“別人想要他活成的那個樣子”。畢竟小孩子才分對錯,成年人只看利弊。

  正如韓寒在2016年ONE APP推送插畫配文中描述的那樣,“改變是為了更好的陪伴”。

  也許於他而言,“叛逆”對他只是一場誤會。

  參考資料:

  《韓寒:現在,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錢 | 認個人》,市界

  《阿里“下注”亭東影業,韓寒IP值多少錢?》,公司進化論

  《韓寒的APP拿到了6000萬,他自己是怎麼想的?》,廣告門

  《文藝青年商業化:〈飛馳人生〉刷新韓寒票房紀錄》,證券日報

  作者:高歡歡  

  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ID:iceo-com-cn)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