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勇:大豆振興面臨誰來種、在哪種、怎麼種三大瓶頸
2019年02月20日15:09

原標題:周天勇:大豆振興面臨誰來種、在哪種、怎麼種三大瓶頸

新京報訊(記者 王紀辛)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發佈,立刻引發各方關注。文件中提出“調整優化農業結構。實施大豆振興計劃,多途徑擴大種植面積。”東北財經大學中國戰略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國際戰略研究院原副院長、周天勇教授指出,實施大豆振興計劃,當前仍要面臨誰來種、在哪種、用什麼方式種等瓶頸問題,他特別希望通過媒體呼籲要注意提高農業組織效率,振興國產大豆靠補貼並不現實,必須通過提高勞動力生產效率,降低大豆生產成本。

同往年一樣,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繼續聚焦三農問題。文件中提及實施大豆振興計劃,引發不少好奇。實際上,我國對大豆產業一直高度重視,相關扶植政策一直有,新的大豆振興計劃年初已經下發,實施範圍覆蓋東北三省及傳統大豆種植區,大豆播種面積有望增加,具體扶植政策也即將公佈。

近些年,國產大豆種植熱情一直不算高,進口大豆量持續遠超國內產量。“在我國,一個農業勞動力種植面積是9畝,而美國一個勞動力種1070畝。”周天勇說,“我個人認為,要通過加速農業勞動力轉移,來提高農業勞動力生產率。”據周天勇介紹,“韓國農業勞動力人均種植面積是21畝,日本是30畝,印度是12畝,我國人均種植面積是世界上最少的,如果拿來種大豆,虧死了。”

誰來種

關於農業勞動力規模,周天勇給出另一個數字,“2017年,農業就業勞動力占總勞動力的27%,也就是說,有2億農業勞動力從事農業生產。”他說,“這個規模完全無法參與國際競爭。所以,中央一號文件提出,要加快農民人口市民化,這個政策對提高農業勞動力生產率是關鍵。”

“要解決大豆問題,難道需要動用國家財政,購買國產大豆?”周天勇算了一筆賬,目前,國家每年進口500多億美元大豆。“國內大豆種植成本更高。如果按照目前生產方式,在人均耕地少的情況下,財政補貼預計要達到600億到700億美元,就是說財政要拿出5000億元來生產大豆,這還沒算上倉儲費用等。因此,要通過提高勞動力生產效率,降低大豆生產成本。”

在哪種

周天勇同時提出:“不能固守在18億畝,要擴大耕地。”他建議,要通過調節水資源分配,改造運用土地,擴大耕地面積。

周天勇指出,要改造40%的未利用土地(草地、旱地、沙漠、戈壁等),這種類型土地近40億畝,如果加大調節水資源分配力度,完全可以改造出8億到10億畝耕地。“改造未利用土地再加上轉移人口,到2035年,我們一個農業勞動力可以種植128畝地,這就在很大程度上解決問題了。”

怎麼種

提及大豆振興乃至產業振興,周天勇特別希望通過媒體呼籲要注意提高農業組織效率。他說:“美國家庭農場一戶種植3000多畝地,社會化服務程度非常高。這意味著,家庭農場組織成本非常低。”周天勇提出,“我國採取的新型農業組織方式,如果參與人員眾多,生產利潤勢必會被組織體系自身消耗掉。因此,生產組織方式也是個問題。這也會阻礙社會資本下鄉。”

周天勇說,“美國農場可以抵押土地,借出來的錢,作為農業生產的流動資金,收購後,還上貸款。那麼,如果中國種植同樣規模的土地,流動資金從哪裡來?土地承包權、集體所有權、土地經營權三權分置,哪個權利能用來抵押?如果沒有社會資本進入,就不會有規模化生產農場,就不會有規模化種植。”

新京報記者 王紀辛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劉寶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