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內調架構 外突高端
2019年02月19日01:11

  呂倩

  2月18日,小米集團(01810.HK)發佈手機部與平台部組織調整及任命通知,該調整不同於去年9月針對集團總部職能部門的變動,更加聚焦於手機業務部,主要為加強小米手機研發體系打造。此外,小米集團也正逐步推動管理層級化落地。

  據《小米集團文件——手機部與平台部組織調整及任命通知》文件顯示,公司的架構作出了一些調整,如為了加強手機部的策略和運營,手機部成立參謀部;手機部成立顯示觸控部,而手機部核心器件部併入硬件研發部;為了提高平台內部運作效率,將集團監察部和內控內審部合併為內控內審監察部等。

  去年9月13日,雷軍發佈內部郵件,宣佈小米集團最新組織架構調整與人事任命,包括新設集團參謀部和集團組織部;改組電視部、生態鏈部、MIUI部和互娛部等四個業務部重組成十個新的業務部;調整王川、劉德、洪鋒和尚進等高管的工作分工等。

  兩相比較,小米集團內部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去年的變動屬於全集團範圍調整,手機部並未參與進來。而此次調整,系小米集團單獨聚焦小米手機部的內部調整,是為了更加重視手機元器件的研發工作。

  需要注意的是,此次手機部新設的參謀部,與去年集團層面增設的參謀部,是兩個不同業務部門。

  一定程度上,此次調整將各事業部業務更加細分、權責更明確、層級更立體,便是打破此前雷軍“不設KPI”的口號,也反映出在當下手機市場競爭激烈的態勢下,小米的壓力與危機感越發沉重。

  此前,小米集團一度是國內科技圈最倡導“扁平化”管理的公司,林斌負責戰略合作,王川負責小米電視與小米盒子,劉德負責生態鏈,黎萬強負責市場與小米網,洪鋒負責MIUI,黃江吉負責路由器、雲服務與米聊,周光平負責手機研發。之後,小米網與手機研發部分收歸林斌管轄。

  2016年1月,小米召開名為“2016小米鬧天宮”年會,雷軍現場表示2016年將繼續堅持“去KPI”戰略。其後,雷軍在接受採訪時公開解釋稱,KPI是傳統工業時代管理上的創新與成就,工業時代改善KPI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改善效率,但在互聯網時代,KPI已經不適用了,因為KPI會讓員工迷失自我。

  時移世易,當時號稱“去KPI”的小米還僅是一家創業公司,而如今,截至第一財經記者發稿,於港交所完成上市的小米集團股價11.22港元,總市值2815億港元。去年5月的招股書顯示,小米集團全員1.4萬人。更大的規模與體量之下,小米已不能通過簡單的“去KPI”進行高效管理。

  整個手機市場大環境的激烈競爭,也倒逼小米從產品、管理、運營等多方面奮起直追。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IDC發佈的最新報告,2018年第四季度Apple在中國智能手機出貨量超越小米排名第四,市場份額為11.5%。小米第四季度出貨量由去年同期的1.59千萬部跌至1.03千萬部,市場份額由13.9%下滑至10.3%。

  紅海之下,包括小米在內的諸多手機廠商,均選擇發力高端機型。Canalys分析師賈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未來高端手機市場依舊有很大的發展空間,2018年中國整體市場下跌14%,但是600美元以上的市場反而上漲了10%。

  2月17日,雷軍在其微信公眾號上發佈文章稱,“小米旗艦機一定要去掉性價比的束縛,專心做最好的產品。這次為了做好小米9,我們不惜代價……小米9的製造和研發成本,絕對不便宜,期待我們賣到特別便宜的價錢,完全做不到。小米9肯定比小米8貴不少,特別希望大家能理解!”

  本月20日,小米即將發佈最新款手機小米9,包括雷軍、林斌等集團高層先後公佈手機配置,強調價格不低,提前為習慣於追求性價比的“米粉”們做好心理建設。但尷尬的是,小米9的配置與定價,被夾在華為旗下互聯網手機品牌榮耀與華為高端機型中間,再面臨OPPO、vivo等更具備線下營銷優勢的品牌,小米9這把衝鋒槍仍面臨諸多防爆盾牌的抵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