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邦集團4月中下旬將登陸港交所 阿里、騰訊為其客戶
2019年02月19日13:24

  來源微信公眾號:獨角獸早知道

  據“獨角獸早知道”獨家消息源,第三方擁有媒體內容的領先發行商羚邦集團預計將於3月中下旬通過港交所聆訊,4月中下旬正式掛牌上市,國泰君安為本次IPO獨家保薦人。

  中國日本動畫發行商首位

  羚邦集團為第三方擁有媒體內容的領先發行商,總部位於香港,於中國內地、新加坡、馬來西亞、中國台灣、印尼及日本開展業務。

  就媒體內容發行業務而言,羚邦集團通過與媒體內容授權方訂立內容發行安排,與彼等密切合作,並可通過與客戶訂立內容再授權協議,向客戶發行與動畫、綜藝節目、電視劇、長篇動畫電影及實景長篇電影相關的媒體內容。

  羚邦集團在發行日本動畫方面地位卓著。據瞭解,目前羚邦集團擁有《銀魂》、《死神》、《我的英雄學院》、《干物妹!小埋》、《食戟之靈》、《排球少年》第三季、《LOST SONG》、《香蕉喵》等百餘部日本動漫IP,在中國大陸地區的獨家品牌代理。

  來源:萌娘百科(點擊查看大圖)

  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按2017年收益計,集團於中國日本動畫發行商中排名第一。

  獨角獸早知道(ID:iponews)注意到,在近三個財年,公司總收入分別為1.71、2.64和3.14億港元,年復合增長率為35.5%。毛利率持續上升,分別為46.6%、47.7%和50%,淨利率也在增長,分別為20.7%、20.3和29.9%。

  專業人士分析認為,羚邦集團的利潤率提升主要是因為銷售成本控製得當,近三年銷售成本占總收益的比例不斷下降。

  除此之外,不像其它“流血”上市的公司,羚邦集團近三年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分別為0.89、1.29及1.69億港元,流動比率達到1.6、1.7和1.8,這可謂是現金大戶了,也大大增加了公司抵禦風險的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羚邦近三年的ROE都超過了30%,在2018年二季度甚至達到了73.4%,而同行業的傑外動漫僅為20%左右,回報率可觀。

  這主要得益於公司具有穩定的上遊內容授權方及下遊客戶。獨角獸早知道(ID:iponews)瞭解到,公司從Aniplex、Avex Pictures、角川集團、講談社、鬆竹、Sunrise和東寶等日本媒體公司獲得內容授權,並且與五大供應商建立兩年至17年的關係。

  截至2018年3月31日止三個年度及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三個月,自五大供應商的採購額分別約為6980萬、1.098億、1.064億及4500萬港元,占同期採購總額約67.8%、67.1%、61.9%及76.5%。

  而下遊十大客戶包括ABS-CBN、阿里巴巴集團、B站、東森電視台、愛奇藝、Netflix、騰訊及TVB等,都是國內外的流量擔當。

  可以說目前公司作為內容“搬運工”,不愁來源不愁去處,唯一需要注意的風險就是續約率。

  獨角獸早知道(ID:iponews)注意到,羚邦集團當前版權續約率不足10%,由於兩年後將會有一大波版權到期,在這個期間如果不能解決這個問題,羚邦集團可能有失去“搬運工”工作的風險。

  ACG衍生,低調的財主

  讓我們換個角度來看看羚邦集團的業務,除了發行媒體內容外,羚邦集團還從事品牌授權業務,在亞太地區授出各種品牌版權,包括商品授權(玩具、服裝、鞋、保健美容品)、大型實體娛樂權及促銷權,其中授權的品牌中著名的有“加菲貓”“變形金剛”“小豬佩奇”等。

  此次羚邦集團準備登陸港交所,準備在資本市場籌集資金以進一步擴展媒體內容發行業務、通過增加品牌組合擴展品牌授權業務、獲得進入資本市場的機會等。目前,該公司正準備獲得32個版權內容。

  日本動畫的正版化大潮對於羚邦集團的幫助是不可忽視的,基於整個國內版權市場趨於正版化的過程而不斷走向正版化。動畫的正版化只是整體版權正版化中的一個部分。這實際上是國內越來越尊重知識產權的一種積極的表現。

  當然,這也得益於日本版權方對於版權的保護意識比較強烈,在和新的平台合作初期,會先請平台清理一些網友上傳的非正版化內容。而日本動畫的正版化,也讓更多網友朋友可以更便利的觀看到更新更好的內容。

  日方一直都十分注重知識產權,因此對於國內正版化的發展當然也是十分高興的。除了在收益的部分,透過版權這個雙方溝通合作的媒介,中日雙方對彼此的文化能有更多的瞭解和交流,從而可以衍生出更多其他合作的方向和契機。比如ACG藝人來到國內開演唱會、聲優見面會、中日雙方共同投資製作動畫、國產動畫對日的出口等等。

  《頭文字D》《城市獵人》《流星花園》……是不是讓你回憶起青春的美好?而我們能有幸看到它們,除了它們的原作者之外,還要感謝將它們引進來的發行商——羚邦集團有限公司。

  其實大多數人在聽到這家公司的時候,都覺得比較陌生,畢竟大家平時吃雞蛋的時候也不會關注搬運雞蛋的是誰。但實際上這可是一家一年收入幾個億的低調財主。(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