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未拴繩嚇到孕婦 丈夫驅趕反被狗主人打倒踹頭
2019年02月19日04:44

  原標題:小狗嚇到孕婦 丈夫驅趕被打

  小區內遛狗的4人沒給狗拴繩,丈夫說自己被對方毆打倒地腳踹頭部致閉合顱腦損傷

  來源:華商報

  華商報訊(記者 佘欣)小區內4人遛狗未拴繩,小狗嚇到孕婦被其丈夫攆開,結果雙方發生爭執,衝突中孕婦丈夫閉合顱腦損傷。

  攆走孕妻身邊小狗被毆打

  2月15日中午,家住西安蔚藍花城的周先生和妻子出門吃午飯,“走到離小區西北門還有三五十米遠的地方,路邊突然撲來一隻小狗,嚇了我媳婦一跳,我媳婦已經懷孕7個月了。”周先生說,他當時就把小狗向反方向攆開,“我也沒踹到狗,但狗主人遠處看到就生氣了,從幾十米遠跑了過來,對我進行推搡辱罵,他們一行有四個人,我當時就報警了。”

  周先生說,在他報警期間,對方還在一直罵,“我媳婦氣不過還嘴了,我也一直在勸,對方兩名男性中一男子衝上來要打我媳婦,我趕緊擋住,阻攔以後我就還手了。因為擔心妻子受傷,我就往前跑,想離她遠點,別波及她。這期間那名男子一直擊打我後腦勺,將我打倒在地。後來他和另一名男性還多次踹我頭部。”周先生說。“後來我和妻子站起來後,他們還想衝過來打我們。那會兒離小區保安亭很近,我們及時躲過去,他們才肯罷休。”周先生說,事發後下午1時許,公安蓮湖分局紅廟坡派出所民警聯繫他,“警察來了後,我們一起去物業調監控,但毆打的過程沒有拍到,民警讓我去派出所報案。”周先生稱,被打後他感到頭暈、耳鳴、噁心,當日下午4時許,他去大興醫院檢查,是閉合顱腦損傷,醫生讓他住院,“因為媳婦沒人照顧,我就沒住。”周先生說。

  監控未拍到雙方動手畫面

  昨日,華商報記者在周先生提供的西安大興醫院診斷證明書上看到,檢查所見左側頭枕部壓痛陽性;左側面部輕度腫脹,局部壓痛陽性;上唇可見繫帶損傷,雙手各指尖部壓痛陽性。診斷為閉合顱腦損傷、“腦震盪?”、唇部損傷、全身多處軟組織損傷,處理意見為建議住院治療。

  隨後,記者在事發一段監控視頻中看到,2月15日中午12時54分,周先生和懷孕的妻子從小區通道向西北門走出視頻畫面,隨後周先生追趕一隻白色小狗回到畫面中,小狗並未拴繩,周圍也沒有別人。小狗跑向幾十米外,狗主人一行四人中一名黑衣男子從遠處衝向周先生,雙方發生爭執,周先生將妻子拉到一邊,狗主人一方的黃衣女性也上來拉架,男子仍走向周先生,周先生拉住妻子開始打電話,周先生妻子和黑衣男子仍在爭執。隨後,黑衣男子被黃衣女子拉走,周先生也將妻子拉走,12時57分,狗主人一方中穿花羽絨服男子追著周先生跑出畫面,另一女子跟著追上來,黑衣男子也掙脫黃衣女子追上來。在另一段監控中看到,狗主人一行四人回到畫面中準備離開。整個監控視頻中,小狗一直在路上亂跑,有電動車通過時差點撞到。事發過程中,未見到主人給狗拴繩或將狗抱起。

  正在查找遛狗一方當事人

  昨日下午,記者聯繫小區物業,工作人員說,監控視頻中只能看到追趕的過程,看不到毆打的過程,目前物業也無法確定遛狗一方是不是小區業主,會配合警方調查。“在小區宣傳欄內也有文明養狗的提示,但物業沒有執法權,只能是提示。樓管如果在巡查中看到遛狗不拴繩的情況,也會上前勸阻。”該工作人員說。隨後,記者從公安蓮湖分局紅廟坡派出所瞭解到,該案目前正在調查中,“雙方都有動手是互相毆打,遛狗一方還沒找到。遛狗必須要拴繩,而且必須辦理狗證,這都是有明確規定要求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