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新喜劇之王》,我們終於不欠周星馳電影票了
2019年02月18日15:35

  周星馳,一個所有八零後九零後童年回憶絕對繞不過去的一個名字,任何一個小朋友肯定都在CCTV6電影頻道看過一兩眼周星馳的電影。

  坊間流傳一句話,叫“每個人都欠周星馳一張電影票。”這句話從開始的時候其實是正面的調侃,我們小時候看周星馳電影都是免費看的,要麼在網上要麼在電影院里,還真沒有花過電影票錢。

  所以周星馳《西遊降魔篇》上映的時候票房成績是真的爆炸,一方面是因為電影本身質量不錯,另一方面就是觀眾有情懷。

  但是隨著《西遊伏妖篇》、《美人魚》一部一部轟炸過來,觀眾情懷早就耗光了,一直等到炒冷飯的《新喜劇之王》,觀眾終於不買賬了。原本是院線經理最看好的電影,但上映三天之後電影排片迅速下跌,甚至被《熊出沒》超越了票房。

  目前,《新喜劇之王》的票房成績是5億多,貓眼給出的預測票房是6億,對當時喊出的15億口號來說是撲街了。

  從口碑來說,《新喜劇之王》豆瓣評分5.8,春節檔前四強里唯一一部評分不及格。《新喜劇之王》終於成了口碑票房雙撲街電影。

  周星馳終於走下神壇,徹底把觀眾好感度敗光,我們終於不再被那句“欠星爺一張電影票”綁架,誰愛欠誰欠著去,誰讓我小時候你電影不在內地上映的?

  評價這部電影之前,《新喜劇之王》的拍攝過程就透露出一股濃濃的趕鴨子上架的粗糙質感。

  你仔細想,是不是突然收到了《新喜劇之王》開拍的消息?是不是馬上又聽到了《新喜劇之王》上映的消息?是不是感覺前半年都沒啥風聲,年底突然殺出的程咬金?這電影是不是趕工期的?沒錯,你的直覺是對的。

  本來角逐今年春節檔的周星馳電影應該是《美人魚2》,但《美人魚2》的後期一直做不出來,趕不上春節檔了,挪到了國慶檔。但周星馳又很想在春節檔撈一筆,那怎麼辦?臨時拍一部湊數吧!

  沒有錯,《新喜劇之王》這個項目誕生最開始的理由就是這麼簡單粗暴,據說《新喜劇之王》拍攝週期只有一個多月。

  所以,同誌們啊,製作週期一個多月你們想看點啥好東西?

  你照著這個思路看,周星馳必須要在春節檔之前拍攝出一部完整的電影,他投機取巧的選擇還真就是炒冷飯,把過去經典的電影拿出來,致敬一下,炒一炒,新鮮電影不就出來了嗎?

  他過去最讓人熟知的電影有兩部,一部《大話西遊》,題材已經被他的西遊篇消耗掉了。另外一部就是大名鼎鼎的《喜劇之王》,那就他吧,要情懷有情懷,要話題有話題,當時微博熱搜還搞了一個張柏芝周星馳重新補拍內容。一看,這麼一通搞下來,是不是又是一臉爆款相。

  但是,沒想到觀眾學精了,主要是市場大了。隔壁有《流浪地球》中國首部科幻,有神仙陣容的《瘋狂的外星人》,有小鎮青年韓寒的《飛馳人生》,甚至是今年出乎意料好評的《熊出沒》。

  觀眾面臨這麼多選擇,憑什麼要去看炒冷飯的《新喜劇之王》?我要是喜歡這個故事,我回去重新看老版《喜劇之王》好不好?

  平心而論,這部電影有優點的,他有一個挺不錯的故事內核,非常有意思的暗黑色彩。看預告片的時候很容易被騙是個小人物成功逆襲的勵誌電影,但中間表達了很多人世無常,閨蜜不想當明星卻走在馬路上被人拉走當明星,如夢各種努力就是無法成功。

  王寶強演的一個戲霸,被嚇得尿褲子之後,本以為到了人生低穀,因為身邊人都在刷他尿褲子的短視頻,他感覺沒臉見人,結果卻因為這個短視頻火了。掐頭去尾只看中間暗黑負能量的部分其實非常優秀。

  但這個優秀根本架不住他整部電影的粗糙。就像是中學生寫作文,他有一個很牛逼的文章立意,但這篇文章的文筆就跟屎一樣,你讓觀眾怎麼接受?

  工期太趕導致太多問題了,比如你看這部電影從頭到尾都像是一個草台班子,我看了很多人都說,不敢相信是周星馳拍出來的,太像網絡大電影了。

  《新喜劇之王》的整體質感透露的就是兩個字草率,從佈景運鏡到劇本都沒來得及打磨。比如如夢這個角色,對標的應該是女版尹天仇。

  在原版《喜劇之王》里,為了突出尹天仇是一個戲癡,花了幾場戲來表達,無非是群眾演員太有自己想法,搞砸了片場。尹天仇是個戲癡不是個戲瘋子,他在演戲的時候瘋瘋癲癲,但沒有去破壞正常生活波及其他人。尹天仇的設定沒有家人沒有朋友,所以他自己一個人瞎胡鬧就行了。

  但是《新喜劇之王》里怎麼表現如夢戲癡呢?第一場戲,如夢拿著一本《演員自我修養》,看到路邊有個老大爺被撞了,還以為老大爺是演戲碰瓷,於是上去跟老大爺交流演戲經驗,最後老大爺真被救護車抬走了,路人對著如夢罵了一句:神經病!

  我作為觀眾一點也沒有產生對如夢的好感,也沒感覺她多勵誌,罵如夢神經病的時候我只想說,罵得好!

  怎麼表現如夢熱愛表演到不顧一切的地步?第二場戲,父親過壽如夢來參加,畫著死屍妝,頭上頂著一把菜刀道具,父親發火之後還咋咋呼呼的拍攝父親憤怒的表情,說父親這個情緒特別到位,回去要學習一下。

  我看到這裏也沒感覺到搞笑,心想他爸爸趕緊把她砍死吧。觀眾對於女主角這個小人物壓根兒產生不了好感,最後逆襲的時候怎麼感動?

  中間有一段周星馳自我致敬部分,讓如夢cosplay《喜劇之王》的柳飄飄。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汗毛都炸起來了,不管怎麼掩飾,觀眾都是感官動物啊,他們就喜歡看漂亮的啊,不然《驚奇隊長》選角是怎麼被罵的那麼慘的。張柏芝是什麼顏值?如夢是什麼顏值?觀眾本來不想比,但你偏偏放在一塊兒對比,妥妥的打臉啊。

  返回來看原版的《喜劇之王》,如果用今天的眼光看,《喜劇之王》真的是一部能夠評到8.6分的好電影嗎?最後的警匪臥底戲碼,經常讓人懷疑是不是強塞進去的,占比太重導致以為看的是兩部電影。莫文蔚的那條支線說沒就沒,完全沒有交代最後的人物歸屬。

  感覺《喜劇之王》能夠成功,運氣也占了很大的成分,是周星馳和張柏芝兩個人聯合才能拍出經典,多少人打分是因為他倆愛情故事感人?提到《喜劇之王》我們現在想起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不是那句“我養你啊”?

  雖然《喜劇之王》也是無厘頭惡搞,但該認真的地方還是認真的,對於尹天仇的事業線結局刻畫的很寫實,尹天仇最後沒有獲得成功,沒有一舉成為超級巨星,他還是那個小人物,只不過在愛情上收穫了柳飄飄。

  但《新喜劇之王》的結局就有點扯淡了,如夢跑了十幾年的龍套,導演前半段電影根本沒有具體展示如夢的演技如何,只有那段才藝演示的時候還可以,但那個太個例了,觀眾對於如夢表演的印象只有一個努力,演的到底是多麼出神入化了?觀眾看不到啊。

  但是就這樣,在電影結局,如夢一年後被選上女主角,馬上就當了影后。這個經曆看上去也不能說扯淡吧,就是概率太低了,畢竟也有新人演員處女作拿影后的,但這些女演員起碼都有一張過得去的臉。

  按照電影里推斷,如夢當時已經三十歲了,前面十幾年演戲生涯一直在跑龍套,女演員的黃金時間就那麼幾年,突然一年之後從路人甲變身影后,這個差距也太……像做夢了。

  最讓人詬病的是廣告植入,這個我真的無法容忍,不是說不能植入廣告,但麻煩圓潤一點。請周星馳學習下隔壁廳的韓寒。韓寒也有廣告植入,他放在了沈騰被追打的那場戲,最後沈騰撞上了地下室的廣告牌,合情合理又順暢。

  但《新喜劇之王》里就是拿出一個手機,XXX美容軟件真好用,然後打開了手機瀏覽了這個APP的頁面。臥槽……我當時就驚呆了,把一張廣告放大至四米的電影屏幕,那該是什麼感覺。廣告商爸爸應該會笑出花來,觀眾的心情就跟吃了屎一樣,國產偶像劇都不這麼幹了好嗎!

  很多人就中間那段黑暗內核寫了很多分析的影評,說大多數觀眾沒有看懂啊,這個應該是反諷現實啊,最後如夢成功是一場夢啊,你們都是渣渣啊。不好意思,我看懂了,但觀眾沒那個義務去解讀啊,一部賀歲檔電影應該是能讓大多數觀眾看得舒服,然後再去追求立意。

  不過看完《新喜劇之王》,誰愛欠周星馳電影票誰欠著吧,下次宣發方能不能別拿這句話出來鞭屍了?這句話快成嘲諷周星馳的黑話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