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岩稱中國球員留洋要定位正確 曾春蕾就吃過虧
2019年02月18日10:42

方岩
方岩

  見到方岩指導,是1月16日廣東女排在北京的一堂賽前訓練課上。那一週,廣東連續作客作戰面對天津和北京,鑒於前北京女排主教練這個特殊的身份,方岩帶領的隊伍獲得在北京休整訓練一週的機會。

  雖然早早確定了無緣四強,廣東女排還是一絲不苟地進行著她們的賽前訓練。木樨園體校排場館內,廣東、北京兩支隊伍僅隔著一堵簡易防護牆,兩邊隊員的叫喊聲此起彼伏,這樣的氛圍有種較勁的味道。方指導半坐在一個桌邊完成的這堂訓練課,每每看到隊員某個環節做得不到位,他都會走到場邊,耐心提醒著她該怎麼去做動作。

  本賽季,廣東女排的兩名外援拉巴德捷耶娃和坦達拉分別來自保加利亞和巴西,她們都有著各自的母語。然而從法國回來的方指導,在場邊還是習慣用他的那口“北京味兒”法語和外援做著溝通,這一下,把我們拉回到20多年前,他剛到法國開始說起。

  結緣康城競技 打造法國排球首都

  1990年,還在方岩執教下的北京女排流失了五名隊員,其中三人去了德國,兩人去了日本,隊伍的成績免不了下滑。當時他的老隊友白覺剛正好在法國,出於隊員都走了,自己也想出去看看的想法,方岩在白指導的介紹下成為里永女排球會的主教練。“一開始沒有想過去這麼長時間,就想出去一兩年看看,沒想到這一下待了27年。”

  里永是個法國中部城市,帶隊三年方岩便幫助球隊拿到了法國女排甲級聯賽的冠軍,隨後他接受康城競技球會的邀請,一待就是23個賽季。“康城是個排球的傳統城市,我們球會是1922年成立的,因為南部都是沙灘,所以排球在康城很受歡迎。之前康城競技是第四、第五名的水平,我去了以後先是拿到法國的冠軍,然後在歐洲逐漸闖出成績,現在大家都知道康城是整個法國的排球首都。不光在法國,在歐洲都知道康城競技是個強隊,因為我們曾經10次打進歐洲冠軍杯的四強,也算創立了自己的品牌。”

  剛去的前兩年,方岩的計劃很簡單,幫助隊伍打進法國聯賽前三名,獲得參加歐洲冠軍杯的資格。沒曾想1995年她們就闖入了歐洲冠軍杯四強,1998年直接進入爭奪前三的行列。在博斯曼法案出來後,歐盟球員不佔用球會外援名額,方岩有了更大發揮空間。2002賽季康城競技首度站上歐冠之巔,隨後直到2010賽季,她們基本保持在歐冠四強的隊伍里。“決賽里我們贏了兩次輸了兩次,4次第三名,4次第四名。”

  帶隊成功的幾個賽季,方岩的隊中總有中國球員的身影,這得益於他和許多國內教練保持著良好的關係。“國內一些教練會給我推薦隊員,周紅是胡進推薦的,張越紅是陳忠和,還有上海隊的教練,他們給我推薦了大概6,7個中國球員。因為我們在經費上沒法和意大利、土耳其的球會比,所以我每年會找幾名18、9歲有潛力的運動員,後來歐洲經紀人發現好苗子都主動向我推薦,在康城打幾個賽季後基本都去各大球會,像塞爾維亞最多的時候有6名國手在我的隊裡頭。”

  熟知塞爾維亞 見證歐洲勁旅的成長

  “包括很多俄羅斯、芬蘭、保加利亞的年輕隊員,19,20歲到我那裡,打三四年後到歐洲大球會。雖說走的時候很遺憾,但她們經過康城到別的隊伍,對她們發展空間更大,我還是感到很高興,我和這些隊員都保持不錯的關係,經常見面。”方岩說,在法國的20多年里,他帶過近200名球員,分別來自30個不同的國籍,包括南美、亞洲、歐洲的都有。

  而這其中他最熟悉的,莫過於塞爾維亞球員。據方岩瞭解,目前有150名塞爾維亞女排運動員在歐洲各聯賽打球,這個民族對球類有天賦,不管男女只要是集體項目,包括水球、手球、籃球、足球、排球都很擅長。“我經常去塞爾維亞,她們有很多培養球員的學校,那些孩子喜歡排球而且想到歐洲大球會去改變生活。她們的普及率非常高,身體條件也好,排球的傳統文化保持得好,現在國家隊這些很多是我看著長大的。”

  2009-10賽季,方岩首次在隊中引進了兩名塞爾維亞小將,二傳安東妮耶維奇和接應杜拉科維奇。之後那年,又把主攻斯帕索耶維奇和名不見經傳的新人拉西奇招致麾下,這一用人,幫助她們在2012賽季重返歐冠決賽。“安東妮耶維奇第一次跟我接觸的時候才15歲,已經在打歐洲冠軍杯的比賽,最後19歲到的康城。第一次見米哈伊洛維奇她17歲,後來20歲到我們這裏。拉西奇很巧合,她的經紀人寄給我一盤錄像帶,一局就扣了一個球,我看了看覺得不錯就要來了。”

  方岩說,塞爾維亞球員有她們的天賦、她們的文化和她們的基礎,但她們身上也有自己民族起伏大的特點,有的時候打得特別好,有時候特別差,所以國家隊成績雖然一直在前面,但不穩定。“她們離開的時候也挺傷感的,不過現在好幾個準備在我們那兒買房,想打完以後回到康城。我們那兒環境比較好,再一個她們熟悉我們那兒的生活習慣。”

  加入廣州恒大 為排球再做點貢獻

  2015-16賽季,在幫助康城競技蟬聯第18個法甲聯賽冠軍後,年滿60的方岩選擇了退休。退休後他閑散過了一年多,“剛開始挺滿意的,但這麼多年忙碌習慣了這種節奏,半年後我就覺得實在沒意思,想找個隊再幹一兩年。”當時康城的勁敵勒卡內想邀請他,條件開得很好,人員也不錯,但考慮到和康城實際是同一座城市的兩傢俱樂部,在當地這麼多年,不管是球迷還是球會都很難接受他轉投對手帳中,猶豫幾天后方岩拒絕了。

  “我都準備帶隊員的孩子們了,也是一撥條件很好,15、6歲左右的東歐後裔。就在這時候國外一個經紀人問我想不想回中國,說現在有個機會,當時我正在猶豫,這麼大年紀去意大利、土耳其都不合適,壓力和環境都不一樣,就想著沒準這是個最好的選擇。”於是乎,2017年,方岩重返國內,開始執教曾由郎平帶領過的廣東恒大女排。

  “我很喜歡和運動員在一塊兒,享受訓練的這種感覺。” 回國的這兩年,方岩還是遇到了不少的困難,體製上的不同加上人員的短缺,他接手廣東女排時,隊伍可以說是有馬無糧。但他還是堅持留了下來,並且用自己的努力,幫助這支球隊建立自己的後備力量,真正達到一支職業球隊該有的配置。而他的執教能力和團隊建設同樣有目共睹,連續兩個賽季打進了排超前八名。而事實上很多人都衝著方岩的名聲在幫助他,本賽季的保加利亞外援拉巴德捷耶娃在經紀人推薦以後,第一句話就問誰是教練,知道是方岩後,馬上答應簽約。經紀人問你不考慮薪水嗎?她直言不用考慮。

  對於未來的規劃,方岩說自己還是想當個技術顧問或者指導會比較寬鬆,繼續當主教練有些難度,“包括惠若琪也跟我聯繫過,想辦些推廣排球或者培訓的活動,我就想把當教練的經驗分享出去,這是我比較感興趣的。”

  那麼未來他是否會繼續留在國內,成為一座中歐排壇交流的紐帶,促進更多的國內國際球員流動呢?說起這個話題,方岩表達了自己的觀點:“中國運動員要有自己正確的定位,不是每個球會去了都能管用,比如曾春蕾其實是很好的隊員,但必須找個亞洲或者像喬瓦尼那樣知人善用的教練。如果說找個一般的教練,看不到她的優勢,就很難發揮作用。另一方面你要明白自己出去是幹什麼的,是見世面、提高球技還是掙錢?這些都不一樣,根據你的目的才能找到合適的教練和隊伍,不是每個運動員出去都能像朱婷那樣成功。”

  (SuperVolley 浩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