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爾:去PSG是我夢想 但愛華頓不放人
2019年02月18日14:29

古爾稱加盟大巴黎是自己的夢想
古爾稱加盟大巴黎是自己的夢想

  據法國媒體《隊報》報導,在1月份的冬季轉會期,巴黎聖日耳門一直在尋找一位合適的防守型中場球員,愛華頓球星古爾(Idrissa Gueye)也曾十分接近加盟法甲首都球會,然而這筆交易最終還是未能成行。日前古爾接受了《隊報》的專訪,在此次訪談中,他談到了自己無緣加盟巴黎的細節。

  在週四訓練結束後,古爾來到一家位於曼徹斯特機場附近的酒店。和許多曼聯、曼城、利物浦及愛華頓球員一樣,古爾也住在城郊的地區。這位現年29歲的愛華頓中場已為塞內加爾國家隊出戰過62場比賽,在2011年隨里爾隊獲得法甲聯賽冠軍後,古爾一直夢想著能夠加盟一家歐洲豪門球會。今冬轉會期他曾非常接近加盟巴黎聖日耳門,只是最終他還是繼續留在了愛華頓。在接受《隊報》採訪時,古爾也談到了這個話題。

  記者:你如何看待巴黎2比0擊敗曼聯的比賽?

  古爾:我沒有看那場比賽。我獲得了幾天休假,回到了法國,去了我的嶽父嶽母家,他們家裡沒有電視頻道轉播那場比賽。但是後來我看了比賽的集錦,巴黎明顯佔優。要知道曼聯最近的表現很強勢,這也證明了巴黎的實力確實很強大。

  記者:巴黎這樣的表現是否會讓你覺得更加後悔,因為你在冬季轉會期未能加盟這傢俱樂部。

  古爾:這是我的夢想,不幸的是這個夢想未能實現。每球員都想努力加盟豪門球會,想為這些球會出戰歐冠盃這樣的比賽。但是巴黎對我感興趣,這也讓我覺得很自豪。現在我知道自己得到了這些球會的興趣和關注,我也會為克服最後一道困難、為加盟一家豪門球會做好準備。我會繼續努力工作,以便實現自己的夢想。加盟巴黎的夢想可能並未結束。

  記者:你是否覺得自己錯過了職業生涯一次重要的轉折?

  古爾:我已經準備好加盟巴黎聖日耳門了,所以我覺得很失望,但是我也能夠看到自己努力工作後的回報。我成長於塞內加爾的Diambars青訓營,後來我來到了里爾,之後我又登陸了英超賽場,先是在阿士東維拉球會,隨後又上了一個台階,加盟了愛華頓。所有這一切都是直線上升的,我在不斷建立和完善自己。我錯過了加盟巴黎聖日耳門這重要的一步。

  記者:所以當時具體都發生了什麼?

  古爾:在2018年底我的身邊人就得到了巴黎對我感興趣的消息。在冬季轉會期開啟後,交流與接觸也隨之加速開展。巴黎方面詢問了愛華頓高層放人的條件,但是愛華頓方面給這筆轉會刹了車,他們不想把我賣掉。我自己也在推動這筆交易的實現,我跟球會高層有過會面,我告訴他們我想加盟巴黎,因為這對於29歲的我來說是一個黃金機會,也是一個巨大的挑戰,我不想讓這個機會流逝掉。巴黎方面也在積極與我接觸,圖赫爾教練還跟我通過電話。

  記者:圖赫爾都跟你說了些什麼?

  古爾:能夠與圖赫爾交流,這對我來說已經很重要了。我當時知道自己已經進入了他的球隊計劃,他向我展示了他的戰術想法。我們談到了比賽,談到了我在比賽中的作用,我也把我的想法告訴了他。之後我們還溝通過幾次,我們還相互發過短信。

  記者:你還與巴黎聖日耳門球會哪些人有過交流?

  古爾:巴黎主席納賽爾也與我通過電話。

  記者:你與納賽爾主席都交流了什麼內容?

  古爾:我們用英語進行了交流,這和與圖赫爾溝通相類似。納賽爾主席也給我發了短信,他給了我一些待遇方面的提議。

  記者:你從未與巴黎體育總監安特羅-安歷基(Antero Henrique)交流過麼?

  古爾:我從未與他交流過,我也不知道在他身上發生了什麼。此外愛華頓球會也沒與他溝通過。

  記者:巴黎方面提供了怎樣的報價?

  古爾:巴黎總共提過兩次報價,第一次是在1月20日左右,2500萬歐元轉會費。第二次是在1月31日下午晚些時候,3000萬歐元轉會費。每一次巴黎報價的時候,我都會給愛華頓球會施加壓力,我都在向球會重申我的意願。巴黎方面也提供了不錯的報價,因為2016年8月份愛華頓從阿士東維拉購入我時是花費了700萬英鎊(約合800萬歐元),時隔2年半之後,如果賣掉我,我能讓愛華頓得到近乎四倍的回報。我還能夠回到法國,這是除塞內加爾外我的第二故鄉,我的很多家人和哥們都住在那裡。加盟巴黎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好機會,我能夠贏得許多冠軍頭銜,每年還能雄心勃勃地去面對歐冠盃聯賽比賽。

  記者:你為什麼不與愛華頓球會翻面呢?

  古爾:我不是那樣的人,我是有教養的人,我非常尊重愛華頓球會,我也尊重身上的愛華頓波衫。我在愛華頓得到了成長的機會,也受到了其他球隊的關注。即便在與巴黎接觸的核心期,我也保持了職業態度。我盡心盡力踢比賽,並沒有去鬧罷工,因為這不是我的風格。如今儘管總會有點失望,但是我會繼續為愛華頓球會付出一切。

  記者:你與愛華頓的合約在2022年才會到期。你是否已經協商好了,會在夏季轉會期找到一個好下家?

  古爾:不是這樣的,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巴黎或者其他豪門球會能夠把我帶到一個新高度。此前與巴黎方面溝通這一個月所發生的事情,我也都見證了。

  記者:這是指什麼?

  古爾:我從未接過這麼多電話、短信和消息,還有社交網絡上那些我不認識的人發來的信息,這些都發生在今年1月份。大家都告訴我我很棒,他們也希望我能實現夢想。我最好的朋友當時也在塞內加爾我母親家裡等我的好消息,當他知道這筆轉會未能成行的時候,他在1月31日晚上哭了一整夜。我最近回法國的時候,認出我的人也比以往多了起來。就連機場海關人員也在問我為什麼沒能加盟巴黎,因為他是巴黎聖日耳門的球迷。這些事情此前從未在我身上發生過這麼多。

  記者:所以積極的一面就是,儘管你無緣加盟巴黎聖日耳門,但是卻增加了你的出鏡率。

  古爾:是的,即便我會害羞,但是這樣的感覺也挺好的。

  記者:大家經常會拿你與簡迪相比較,他是你的榜樣麼?

  古爾:在我年輕的時候,我的榜樣是拉斯-迪亞拉。但是與簡迪相比較,我們確實踢同樣的位置,我們有著相近的經歷。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曾是球場上的10號。後來我進入了Diambars青訓營,在那裡我學會了如何去防守和對抗。我欠Saer Seek和Jimmy Adjovi-Boco這兩位青訓營教練太多太多,是他們向我灌輸了價值觀和理念。如今我和效力於水晶宮的索亞雷(Pape Souaré)一同成為了Diambars青訓營的傑出代表,這讓我非常自豪。我想向塞內加爾的年青人證明,如果我們自己足夠努力,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我想成為他們的榜樣。

  (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