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議“0”稅收:亞馬遜對紐約真的“一無是處”嗎?
2019年02月18日11:34

  “誰為亞馬遜將近30億美元的補貼埋單?我們。”

  “我們拒絕為了一個零回報的公司而犧牲社區的生活和基建質量。”

  這是反對亞馬遜入駐的紐約長島市居民的意見。在他們看來,亞馬遜的新總部落地以後,地鐵服務質量下降、學校人滿為患、租金上漲等一系列狀況“只會惡化”,而亞馬遜拿到了巨額補貼,卻不會對當地居民有任何回饋。

  亞馬遜選定紐約長島和維珍尼亞阿靈頓地區為第二總部時,承諾在這兩個地區各投資25億美元建設總部、提供25000個就業崗位。作為回報,阿靈頓和紐約將提供投資補貼和稅收優惠。

  而美國智庫稅收與經濟政策研究所(the Institute on Taxation and Economic Policy,ITEP)的一項調查,似乎進一步證實了亞馬遜的“噬血”:2018年亞馬遜淨利潤112億美元,但在享受了美國聯邦稅收抵免(tax credit)和扣除公司高管的股權補償後,公司獲得1.29億美元的聯邦退稅。稅改後法定企業稅率為21%,而亞馬遜的有效稅率相當於負1%。

  紐約長島的反對派獲得了最終的勝利。亞馬遜已經於2月14日發佈聲明,公司不會在紐約州建設新的總部;不會重新進行第二總部選址,將按計劃推進維珍尼亞北部和田納西那什維爾建設。

  那麼,亞馬遜的第二總部是否真的像輿論抨擊的那樣,在稅收貢獻方面一無是處?

  紐約州對亞馬遜的15億“補貼”,最大一部分來自稅收抵免(tax credit)。亞馬遜將在十年間獲得上限為12億美元的稅收抵免,另外還有3.25億美元的現金津貼。假設12億美元的稅收抵免均攤到10年間,那麼亞馬遜每年獲得的稅收補貼就是1.2億美元。

  亞馬遜在2017和2018年的聯邦納稅額的確接近0,不過,這是建立在亞馬遜過往多年虧損的基礎上的。根據美國稅法“虧損抵後”的規則,企業可用當年發生的虧損額,去抵消以後年度的應稅所得,從而實現所得稅收益。

  亞馬遜在創業的20年間虧損了數十億美元,上市後的八年里就虧損了30億美元。最近一次年度虧損是在2014年,當年虧損了2.41億美元。虧損抵後是合理的避稅方式,只不過以亞馬遜目前的規模和成就,零納稅比較難以讓民眾接受。

  而且,美國的州和地方稅與聯邦稅並不相同,聯邦稅收的減免未必適用於州。在亞馬遜幾乎沒有聯邦納稅的同時,它卻仍然在對地方納稅。過去兩年間,亞馬遜貢獻了5.33億美元州稅。

  那麼,亞馬遜如果將第二總部建設在紐約,它會給該州納稅多少?

  亞馬遜的第一總部位於華盛頓州西雅圖,西雅圖時報曾報導稱,2017年,亞馬遜對華盛頓州納稅約2.5億美元。而紐約州的稅率遠高於華盛頓州。如果亞馬遜第二總部入駐了紐約,假設當地的兩萬五千名僱員中只有10%是紐約市民,亞馬遜的平均工資是每年15萬美金,這意味著紐約每年將增加1200萬美元個稅收入。僅僅計入亞馬遜校園的影響,紐約州的房產稅每年就將增加2000萬美元。參照2017年西雅圖的酒店數據,亞馬遜消費33萬間酒店住房,按紐約地區酒店均價300美元、客房稅6%計,紐約的酒店客房稅收將增加600萬美元。

  在去年11月亞馬遜公佈第二總部選址結果時,紐約州長和市長就在聲明中提到,預計亞馬遜將在未來25年間帶來275億美元的稅收收入。反對派看見亞馬遜的12億稅收抵扣優惠,而扼腕歎息者原本更加期待亞馬遜能將該州稅基擴大。

  來自華爾街見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