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版《一吻定情》:經典IP的快消式損耗
2019年02月18日11:39

原標題:電影版《一吻定情》:經典IP的快消式損耗

作為曾給台版《惡作劇之吻》刻光碟、剪MV,如今上KTV還要吼兩嗓子《靠近一點點》《遇到》的筆者,聽說台灣金牌製作人陳玉珊要拍電影版《一吻定情》時,是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的。

期待的是,作為製作人的陳玉珊早年在台灣偶像劇市場,的確創造了不少高收視率的話題作品,其首執導筒拍攝的電影《我的少女時代》,也為台灣偶像片的複興添磚加瓦,並一力捧起了同為本片男主的王大陸;害怕的是,王大陸的形象,實在與柏原崇、鄭元暢等在廣大觀眾心目中經典的(入)江直樹相去甚遠。

此外,日本漫畫家多田薰的原著漫畫《淘氣小親親》,到第10冊男女主就結婚了,11-23冊的內容主要是兩人婚後的趣事。從劇本容量來說,其實更適用於中短篇電視劇集拍攝,鄭元暢、古川雄輝版均有兩部,金賢重版有16集,就連柏原崇版也至少拍了9集。如何把這些生活化的細節濃縮在120分鍾的電影里,是考驗導演功底的挑戰。

事實證明,這樣的擔憂並沒有錯。

王大陸飾演江直樹,林允飾演原湘琴

天才和笨蛋,都不好演。

從演員的表現力來說,林允飾演的女主原湘琴,年齡合適,穿上製服裙,比林依晨更有高中少女感。可惜,她的表情拿捏始終空泛,缺乏變化,對人物個性的揣摩也與過往的經典演繹有很大出入。愣、呆、傻,明明是三種情緒,被她演得像複製黏貼,彷彿湘琴不是F班力爭上遊的元氣美少女,而是B站點擊幾十萬的美妝博主。多了些機智的花樣,少了些笨拙的可愛。

相較之下,反倒是筆者一開始擔心的王大陸,雖不及其他版本的男神美顏盛世,卻去掉了一些演技上的做作痕跡,舉手投足清爽了不少。

王大陸的表現有意外驚喜

如果撇開原著和珠玉不談,以一部《女友粉的自我修養》教材的角度,來看這部宛如一場大型Produce101相親選秀節目的電影,倒是有些樂趣。

江直樹(王大陸 飾),A班選手,全校乃至亞洲高中生C位:業務能力滿分,情商有待提高,放棄了A班的學霸校花,選擇F班具有雜草精神的女友。

原湘琴(林允 飾),F班選手,江直樹的女友粉:日常依靠APP雲追星;房間貼滿愛豆照片、抱枕手幅切頁本一個不能少;一個不高興就脫飯回踩,就將愛豆的女裝舞黑曆史公之於眾。

江媽媽(鍾麗緹 飾),江直樹的媽媽粉:成日擔心兒子吃穿用度,為了將他與自己心儀的兒媳婦湊作對,不惜以姨母飯的身份群發兩人的親密合照。

女二(蔡思韻 飾),A班選手,原湘琴的對家。

男二(陳柏融 飾),F班選手,江直樹的對家。

還有那些江直樹的西皮粉、站姐、私生粉……片中甚至安插了一場偶像運動會,給A、F班的幾位選手製造衝突,把飯圈那些撕x梗玩得666666。

湘琴打算燒掉江直樹的應援扇

為了與多個版本的電視劇所區分,影版《一吻定情》加入了不少新的內容,比如女主堅持苦讀考入A班,是為了“證明人人平等”,而不單單是追求男神;比如男主在波士頓救助的小孩,是他選擇學醫的契機。“所有你覺得不可能完成的事,只是等待被人完成”,這句台詞並不老土,甚至有些勵誌。無論是從人設還是台詞、劇情設置上,還是有細節值得深入挖掘的,卻偏偏都淺嚐輒止。以往台版或日版細膩的生活化劇情,刪得一點不剩,畫虎不成反類犬。

從配角演員的陣容來看,《一吻定情》更像是陳玉珊拚出的一部彩蛋片:阿金陳柏融是王思聰前女友張予曦的現男友,女二蔡思韻是陳奕迅那部《短暫的婚姻》女主,江爸爸是範文芳的老公、金鍾獎最佳男主角李銘順,江媽媽是永遠的大美女鍾麗緹,原爸爸是台灣主持人邰智源,就連江家的打掃阿姨都是拿過金鍾獎最佳女主角的鍾欣淩。

可惜的是,在陳玉珊構建的台劇宇宙中,觀眾只記住了男女主光速kiss、同居,女主光速考進100名,兩人光速在民宿過夜,男主的父親突然生病,導致他不得不子承父業,與女二訂婚以解家族產業危機,最後其父又突然病癒,危機解除,男二女二瞬間消失,男主則毫無懸念地光速向女主告白,結束。

這些在十幾年前的台灣偶像劇中司空見慣的狗血橋段,被一股腦捏扁搓圓了塞進兩小時的電影里。沒有層層推進,甚至沒有一丁點的防備和鋪墊,強行收尾,令人措手不及,又哭笑不得,全然沒了《我的少女時代》細膩又服帖的青春熱血。你既看不出原湘琴為了靠近江直樹,付出了多少努力,也不知道為何江直樹非原湘琴不可。

兩人在民宿過夜

八百倍速的劇情設置,與誇張演繹的追星模式異曲同工,令整部片像一台粉紅色的泡泡機,每吹出一個泡泡,都是對經典IP的快消式損耗。哪怕對這個IP有再厚的粉絲濾鏡,哪怕請來多少知名配角客串演出,也架不住這空洞的改編劇本,和同樣空洞的塑料演技。

僅憑一個IP的空架子,就想要投機取巧,難度係數太大。而豆瓣5.4分的評價,就是觀眾給出的真實答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