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低音歌唱家吳蔚:格萊美“光環”下的低調歌者
2019年02月18日14:00

原標題:男低音歌唱家吳蔚:格萊美“光環”下的低調歌者

美國當地時間2019年2月10日下午,第61屆格萊美音樂獎頒獎典禮在洛杉磯斯坦普斯中心舉行,與奧斯卡獎之於電影藝術的意義相仿,這項美國本土音樂獎再一次毫無意外地聚焦了來自全世界的目光。對於中國觀眾而言格外難得的是,獲獎名單中出現了一張嶄新的華人面孔——由旅美男低音歌唱家吳蔚參演的當代歌劇《史蒂夫·喬布斯的進化(革命)》The (R)evolution of Steve Jobs獲得了“年度最佳歌劇唱片獎”,吳蔚也由此成為繼馬友友、譚盾等音樂名家之後又一位獲得格萊美獎殊榮的、為數不多的華人。

當地時間2019年2月10日,洛杉磯,第61屆格萊美音樂獎,吳蔚(右一)和團隊成員。 視覺中國 圖

相較於擁有卡魯索、帕瓦羅蒂、考夫曼等耀眼巨星的男高音聲部,即使是喜愛古典音樂的樂迷可能也並不都能在第一時間說出三位男低音歌唱家的名字,可這個鮮少擔當“男一號”角色的聲部又往往是一部成功的歌劇不可或缺的支柱。筆者曾有幸多次在北京欣賞吳蔚參演的歌劇製作,無論是羅西尼筆下靈動歡脫的《塞維利亞理髮師》還是瓦格納恢弘豪邁的《唐豪瑟》,他總能以醇正的演唱風格和精確的人物刻畫自如遊弋於迥異的音樂氛圍之中。當然最令人讚歎的仍是吳蔚2013年在國家大劇院版《霍夫曼的故事》中一人分飾四角的驚豔表現,尤其是他扮演的魔術師達佩圖托那一段雋永曼妙的詠歎調“閃耀的鑽石”,不斷攀升的音域已經超過了男低音的慣常表達,但吳蔚的詮釋仍然堪稱完美,也正是這樣優異的表現讓執導該劇的華盛頓國家歌劇院總監弗拉切斯卡·讚貝羅將他推薦到多明戈-卡福里茲青年藝術家歌劇中心,真正開啟了吳蔚的國際樂壇之旅。

儘管吳蔚經常用“幸運”來形容自己,但每一個瞭解他從藝經曆的人都知道這個癡迷於歌唱的“北京爺們兒”,是怎樣依靠堅韌恒久的付出向世界歌劇藝術的核心地帶邁出紮實步伐的。12年前,從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學院畢業不久的他就成為了作曲家郭文景創作歌劇《詩人李白》的“B角李白”,可能彼時的吳蔚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這部作品將對他音樂生涯做出的深刻改變:他與“A角李白”、旅美著名男低音歌唱家田浩江老師結緣;他隨劇組前往美國科羅拉多州巡演,並決定赴美進修深造;他開始對當代歌劇作品充滿好奇,超強的學習能力讓吳蔚在此後十餘年間參與了眾多新劇目的首演——包括此番獲得格萊美獎的“喬布斯”。

《史蒂夫·喬布斯的進化》演出海報。

在2017年夏天首演的《史蒂夫·喬布斯的進化》中,吳蔚扮演的角色是影響喬布斯一生的已故日裔佛學大師乙川弘文,正是這位日本曹洞宗的高僧對青年喬布斯宣講的禪學思想激發了後者對於生活態度和產品創造的全新視角。歌劇腳本作者馬克·坎貝爾在研究了人物生平後,覺得吳蔚身上的謙遜又不乏幽默感的氣質與乙川弘文非常吻合,便最終促成了這次合作。歌劇首演後,《華盛頓郵報》用“幾乎‘偷’走了演出(almost stole the show)”來稱讚吳蔚幾近蓋過主角光芒的精湛表演。而對於吳蔚來說,另一個肯定和鼓勵顯然更加值得珍視——乙川大師的大女兒在觀看完歌劇演出後跑到後台,在表達了對吳蔚角色刻畫的高度認可後激動地向他贈送了父親的紀念冊。

在吳蔚看來,傳統的古典歌劇凝結了前輩大師非凡的藝術才華和不朽的動人旋律,但是一門藝術不能僅依靠緬懷過去的經典而存在,一定要與當下的社會生活產生關聯,而當代歌劇無論從題材還是聽覺上都更接近今天年輕受眾的審美習慣,儘管它時常會因為“缺乏旋律性”而被批評和質疑,但是在真正傑出的作曲家(比如“喬布斯”的作曲梅森·貝茲)筆下,依然能夠與古典歌劇形成一種互補的、“奇妙的和諧”。這次“格萊美”獎的巨大榮譽似乎並沒有改變吳蔚低調的作風,他未來一年的演出計劃早在獲獎前就已經排滿,既有在甘迺迪藝術中心亮相的歌劇名作《托斯卡》《魔笛》《奧賽羅》,也包含即將在明尼蘇達歌劇院進行世界首演的當代歌劇《交易》,他像一個專注而純粹的工匠沉浸在音樂的世界中,不斷打磨和精進自己的“手藝”,榮譽和掌聲只是順其自然的額外收穫。筆者和所有熱愛聲樂藝術的樂迷一樣,祝福吳蔚的藝術之路更加寬廣,也期待著與他儘早在國內舞台上“重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