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裡的春天
2019年02月18日16:14

原標題:正月裡的春天

還在正月裡陶醉,來不及從濃濃的年味里回過神來,朦朧的春就急不可耐地撞開了山野的門扉,把絲綢般的微風披在大地身上,回望田野,莊稼拔節的聲音,昭示新生命誕生的欣喜。

正月裡的春天,帶著溫暖的夢想,帶著敏感簇新的情懷,帶著碧青的綠意,一切都是美好的,好奇的,期待的。如果你細細傾聽,那無限溫柔里一定藏有幻想,有喜悅,有激情,有醉意。

初春的雨最調皮,它油油地下著,帶著一絲清冷,卻又不捨得去凍一凍生機盎然的大地。彩色的傘花猶如冬天的心結,一一打開。田野里,細細的雨絲斜織著,樹枝被毛毛雨澆開了,結出了一個個滋潤的苞朵,小草兒靜靜的斜靠在一起露出了尖尖的腦袋。此時,你可以穿著雨衣或是撐著傘,行走在鄉間的小徑上,抑或是在小河邊迎風而立,沐浴在柔柔的雨中,心也早早地醉了。站在石橋上遠遠看去,小村在雨里靜默著,青磚黑瓦的房子,在雨霧中漸漸迷濛,透出祥和安靜的氣息。好一幅淡雅的山水畫,我在想,春天的腳步真輕,甚至都感覺不到。

春天,是綿綿細雨洗出來的。

一場春雨一場暖,就連陽光也都洗得淨淨的,一股腦地抖落在院子裡,日子漸漸地亮起來。這時,春風不再寒冷,也不鑽身了,帶著溫情,母親般慈愛地撫摸著你,幾許關愛。風中有青草的新鮮,有迎春花淡淡的香,還混著泥土的醇,讓人陶醉,令人暢想。我忽然明白,原來春天是盈盈春風吹出來的。

人勤春早,正月裡的春天陽光明媚,麥子開始變得黑油油的,油菜也開始從地裡站起身,農人們忙著為莊稼施肥,有的忙著撒尿素,有的忙著施農家肥,更有心急的老漢,早早地牽出牛,明亮的犁鏵掀開了封存一冬的土地。

原來春天是犁鏵犁開的。

南遷的候鳥也重回到了枝頭,燕子飛回到每家每戶的簷下,它們成群結隊地在空中翻飛著,嘰嘰喳喳叫個不停。田野里,各種小動物都醒了,伴著春天的旋律,唱著快樂的小曲兒,歡快地低吟,奏響了春天的序曲。就這樣,春天被清脆的鳥聲喚醒了。

正月裡的春天是孩子們放飛紙鳶的好時節,他們牽著春風,歡快地如小鳥兒一般,跑啊、跳啊、追啊、樂啊!忘記了料峭的春寒,頭上掛著細密的汗,泛著熱氣,一個個就像剛從蒸籠里鑽出來似的,到處是喜悅與暢快。

春天,是小朋友的汗水暖化的。

城里的工廠都開工了,到處是熱火朝天的場景。街上的門店都開業了,街道被行人壓得筆直,可以看見新春的紅燈籠,可以看見從高高煙囪冒出的白煙,最顯眼的是一個挨一個的起重機,伸著長長的手臂,把春天的願望舉得高高,塔頂上的紅旗,染紅了人們一年的渴望。

春天,是工人們用挖掘機挖出來的。

正月裡的春天是曼妙的,是一場輕音樂,沒有夏的火熱,秋的殘酷,冬的蕭條,具有年輕人酣暢淋漓的熱情與活力,有中年人的穩重和憨厚,有老年人的溫婉和老成,明媚著、鮮豔著、芬芳著。春天的美好,有生命中的憧憬與忙碌,有新生命的誕生和成長。

我喜歡正月裡的春天,儘管僅僅是一年的開始,但它是最有希望的,最讓人回味的。因為,春天是被人們憧憬開的……

來源 / 經濟日報

作者 /潘新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