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匪馮學華的末路逃亡:一路嗜酒如命途中強姦兩人
2019年02月18日10:04

  原標題:悍匪馮學華439天末路狂逃:途中強姦兩人 一路嗜酒如命

  2019年2月16日,四川樂山,馮學華落網了。在涉嫌強姦5人、殺害3人,末路狂逃439天之後。

  在50歲生日當天被抓,從眉山的白馬鎮逃出,在近100公裡外的樂山白馬鎮落網,兩個“馬”又湊巧成了他的姓,讓馮學華的落網在坊間傳言中充滿了宿命感。

  從眉山白馬到樂山白馬,這439天里他都經曆了什麼?封面新聞記者多方走訪,試圖還原“悍匪”馮學華最後的末路狂逃。

馮學華在審訊室內。
馮學華在審訊室內。

  案子:背負3起命案 遇難女子都是熟人

  “舉報抓獲,15萬就是你的了!”2月13日,眉山市公安局發佈了一則《懸賞通告》,對“身負命案的眉山市白馬鎮犯罪嫌疑人”馮學華進行追緝。《懸賞通告》顯示,馮學華,男,49歲,中等身材,身高約1米7,眉山市東坡區白馬鎮橋樓村村民。

  馮學華涉嫌的命案有3起。2017年12月4日,馮學華的鄰居、橋樓村女子餘某,連人和電瓶車一起失聯。12月6日,警方在馮學華家幾十米外,一處老房子的枯井中,發現了餘某屍體。警方排查發現,馮學華有重大嫌疑,此時馮已不在家中。

  但馮學華的行蹤很快就出現了。12月5日,餘某失聯後的次日,約3公裡外的東坡區修文鎮,一名闞姓女子也被殺害後拋屍果園。通過DNA對比,嫌疑人正是馮學華,警方將兩案合併,成立專案組展開偵查。然而此後,馮學華就好像憑空消失了。

馮學華。
馮學華。

  直到2018年10月19日,警方再次接到報案,馮學華的鄰居、橋樓村女子羅某,於兩天前的晚上,獨自回家後失聯。警方偵查發現,馮學華有重大嫌疑,並在附近另一口枯井中找到了羅某屍體,該作案手法與10個月前餘某被害案如出一轍。

  至此,3起命案均指向馮學華。而且,3名遇害者均被強姦,且均於馮相熟,餘某、羅某是馮的鄰居,馮家與兩家人的房屋,直線距離均僅不過百米,闞某則與馮一起打過工。橋樓村村支書說,馮平時與三名受害者家裡有些摩擦,但都是多年前的瑣事,彼此並無深仇大恨。

  不過,馮學華認為“仇很大”。他稱自己多年前強姦餘某未遂,餘某一家雖然原諒了他,但給村里其他人說了,壞了他的名聲,所以才找她報仇。至於殺害闞某,則是他給闞的親戚打工時,農忙請假時沒被批準,於是對闞某心生怨恨。

馮學華在老家附近的一處藏匿點。
馮學華在老家附近的一處藏匿點。

  逃亡:從白馬到白馬 途中強姦搶劫兩人

  但是,馮學華“報仇”的作案動機很難成立。因為2019年1月12日、2月8日,在數十公裡外的樂山市市中區,他又對素不相識的兩名女子下了手。

  在眉山最後一次作案後,馮學華騎著搶來的摩托車,到了樂山市市中區悅來鄉。1月12日晚9時許,悅來鄉女子李某已經躺下睡覺,一名男子突然闖了進來。“拿著斧頭,滿口酒氣,喊我不準動,動就砍死我。”李某回憶,男子將她強姦後,還搶走了500元錢,“還給我說,逮不到他的,因為他不是本地人。”

  警方偵查發現,強姦李某的嫌疑人,極有可能是在眉山犯下纍纍罪行的馮學華。於是,組織了數百人進行搜捕。但因為悅來鄉地處偏遠,有很多荒無人煙的大山,這輪搜捕在持續幾天后無果而終。但也不是毫無發現,比如找到了馮學華從眉山搶來的摩托車。

馮學華眉山市東坡區白馬鎮的老家。
馮學華眉山市東坡區白馬鎮的老家。

  2月8日上午,與悅來鄉相鄰的關廟鄉,發生一起入室搶劫強姦案,受害者是一名年僅17歲的少女。警方偵查發現,犯罪嫌疑人又是馮學華。在作案後,馮搶走了受害人外婆的電瓶車,和一件女式中長款綠色連帽羽絨服。此後到落網,馮學華長期穿著這件羽絨服,且多次在各種監控中出現。

  從作第一起案開始,馮學華都是打一槍換一個地方。2月8日作案後,他騎著搶來的電瓶車,從關廟鄉出發,經牟子鎮、全福鎮、青平鎮,在當晚抵達了白馬鎮。這裏和他的老家相隔近100公里,但是兩個小鎮同名,此時電瓶車也沒電了,就留下過了一夜。

  2月9日上午,馮學華出現在白馬場鎮上。他想找個地方給電瓶車充電,但因為才正月初五,修車的店舖還沒開門,他最終也沒能充上電,把車扔在了修車店外。雖然沒了交通工具,但他也沒消停下來,坐摩的去了約13公裡外的井研縣城。當天,井研縣城多個監控都拍到了馮學華,包括後來《懸賞通告》中的那段視頻。

馮學華嗜酒如命,在老家附近一處藏匿點留下了大量花生殼。
馮學華嗜酒如命,在老家附近一處藏匿點留下了大量花生殼。

  圍捕:一路嗜酒如命 買酒時被監控發現

  連續作案,逃亡一年多,讓坊間出現傳言,稱馮學華曾當了8年特種兵。但警方很快闢謠,馮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從事搬運工、裝修工等職業,並不是傳言中的特種兵。不過,其因為長期在農村生活,具有較強的野外生存能力,並在逃亡中學會了一些反偵察技能。

  還有一個原因是,此前發佈的通緝令中,使用的是馮學華身份證照片,與其本人近期相貌有不小的出入。當2月9日井研的影像公佈後,各種蛛絲馬跡便隨之而來。監控畫面還發現,在井研停留一夜後,馮於2月10日一路步行,又回了市中區白馬鎮。

  2月11日早上7時55分左右,馮學華最後一次出現在監控中。白馬鎮一家副食店的攝像頭,拍下了他去買東西的經過。他身著綠色連帽羽絨服,帽子把頭壓得很低,懷裡挎著個藍色口袋,買了一瓶白酒、一瓶大可樂、一罐小可樂、一包紅塔山、一盒餅乾,一共花了31元錢。

2月11日,馮學華在副食店買酒時被視頻拍下。
2月11日,馮學華在副食店買酒時被視頻拍下。

  因為當時剛開門,加上還沒細看新的通緝令,副食店主當時沒有認出馮學華。但是後來,警方從旁邊一所學校的監控中,看到了馮學華來副食店買東西這一幕。“第二天,民警就來問我。”副食店主調出監控,儘管只有側臉,但民警辨認後,發現正是馮學華。

  最新影像頻頻出現,對馮學華的包圍圈也越縮越小。實際上,自進入樂山後,樂山警方先後印製了7萬份《懸賞通告》,重點確保了從悅來到關廟,再到白馬這條線人手一份。與此同時,在井研縣和市中區多個鄉鎮,組織了常態化設卡和多次大規模搜捕。

  與此同時,不斷有村民發現了疑似馮學華的身影,出現在白馬鎮萬井村、白鶴村和石龍鄉努力村。於是,在警方的統一指揮下,這3個村之間的三角形區域,成為監控和搜捕的“金三角”。2月14日開始,一場連續3天的大搜捕在這一區域啟動。

馮學華在樂山市市中區白馬鎮一座舊民房內落網。
馮學華在樂山市市中區白馬鎮一座舊民房內落網。

  困獸:狡兔四窟 敵不過5天饑寒交迫

  這次大搜捕的展開,將馮學華死死困住。2月11日冒險去小賣部後,他再一次躲到了山上。

  實際上,自從2017年首次作案後,他就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常常白天找地方睡覺、晚上出來活動,行進的路線主要是沿山走,夏天就在樹林、荒野過夜,冬天就找廢棄的房屋,有時餓了就到地裡偷紅薯、到林子偷水果,沒衣服穿了就去偷別人晾曬的。

  儘管惶惶不可終日,但馮學華始終保留著喝酒的嗜好。在老家,馮學華給人的印像是“嗜酒如命”。馮妻說,馮學華喝了酒還要打她、罵她,婚後不久只好提出離婚,但馮怒不可遏地撕掉了結婚證,“他還威脅我,說要是離婚,就殺了我娘家人。”

  馮學華自己也承認,每天都要喝二兩,雖然害怕被發現,但總是忍不住。追捕過程中,警方發現了多處馮學華的藏匿點。不管是在眉山還是在樂山,都能找到馮學華飲酒的痕跡,酒、香菸、花生基本上是標配。而買東西的錢,馮學華自稱是以前打工掙的。此外,還有作案時搶來的。

  這次躲到山上後,買的東西不久就吃喝一空。副食店主回憶,最後那次買東西時,他拿了張100元的,因為是31元,又拿了張1元,她找零了70元。雖然馮學華身上還有錢,但他再也沒有下山買過東西,因為山下已經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圍成了“鐵桶”。

  不僅不能下山,就連山上也不安全了。馮學華不敢在同一個地方呆太久,他在白馬鎮桐麻山村的一座荒山上,精心佈置了4處落腳點。4個點都很隱蔽,周圍植被茂密,人躲在裡面,就算路過也不易發現。4個點彼此間隔三四十米,互為犄角之勢,就算萬一被發現,也能迅速躲到下個點。

  如此沉得住氣,加上費心的佈置,讓馮學華躲過了2月14日、15日的搜捕。但問題是,就算“狡兔四窟”,這樣只能坐以待斃。於是2月16日,在距最後一次光顧副食店5天后,饑寒交迫的馮學華堅持不住了。

馮學華在樂山市市中區白馬鎮被抓獲。
馮學華在樂山市市中區白馬鎮被抓獲。

  落網:聾啞村民立功 3木棒讓他伏法

  不知道是準備鋌而走險,還是被困太久警惕性下降,馮學華最終被人發現了。2月16日上午10點多,白馬鎮桐麻山村一名聾啞人,在趕集回家途中看到山間有人影晃動。“戴著帽子,捂著頭,在跑。”聾啞人連比帶劃,將發現的情況告訴了村民小組長。

  兩人隨即再返現場,在發現人影的山間,找到了一處隱蔽的窪地。扒開門口偽裝的荊棘,裡面有一件白色襯衫、一個啤酒易拉罐,一個飲料易拉罐,還有一個煙盒,看起來都很新鮮。後經證實,這裏正是馮學華“狡兔四窟”中的一窟。

  情況上報後,民警、警犬不久也到了場。大家在周圍地毯式搜尋,其他“三窟”也逐一浮出水面,共發現一個白酒瓶、一個紅塔山煙盒、一個大可樂瓶、一把電瓶車鑰匙、一個藍色口袋、4張《懸賞通告》。經過辨認,白酒瓶、煙盒、可樂瓶、藍色口袋,都疑似在2月11日副食店的監控中出現,電瓶車鑰匙來自2月8日關廟鄉受害者的外婆。

  值得一提的是,藏匿點發現的4張《懸賞通告》上都寫了些字,大意是“你們不要再找我了,我走投無路,準備去尋死”。後經證實,這些字跡出自馮學華之手。有搜捕人員分析,此舉旨在擾亂視線,讓人誤以為其已自殺,從而放棄繼續搜捕。

馮學華被押解回眉山。
馮學華被押解回眉山。

  當然,這一招並未見效,大量新痕跡的發現,帶來的是更大規模的搜捕。下午5時30分許,在白馬鎮萬井村8組的一間舊民房內,兩名搜尋人員發現了躲在柴房裡的馮學華。彼時,他躲在柴房角落,身上偽裝著黃豆秸稈,被發現後立即跳了出來,還摸出了身上的美工刀。

  然而,饑寒交迫的“悍匪”,終究敵不過手持木棒的村民,而且周圍還不斷有人趕來。沿屋後簷溝逃了一圈,再繞到地壩中間,幾十秒時間里,馮學華挨了3木棒,最終被打倒在地。民警給他戴上了手銬的時候,現場“逮到了!逮到了!”的歡呼聲此起彼伏。

  “我想自殺。”馮學華說,那一刻他只想死。那一刻的時間是2月16日,馮學華50週歲生日當天;那一刻的地點是白馬鎮,與他的家鄉小鎮同名。

  封面新聞記者 丁偉 李昕鋒 部分圖片由警方提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