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涼山商行現塌方式腐敗:商人騙貸62筆共3.78億
2019年02月18日16:33

  原標題:四川涼山商行現“塌方式腐敗”:商人騙貸62筆共3.78億

  上遊新聞客戶端2月18日消息,四川省涼山州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稱涼山商行)成立於2007年5月,是涼山州首家城市商業銀行。據該行披露的2017年度報告顯示,2017年淨利潤僅為1872.48萬元,較2016年下降81%,多個盈利能力指標也呈現較大幅度下降。

  涼山商行盈利能力下降的背後,是一起觸目驚心的腐敗窩案。

 深陷“塌方式腐敗”風波中的四川省涼山州商業銀行。本文圖片均來自上遊新聞客戶端
 深陷“塌方式腐敗”風波中的四川省涼山州商業銀行。本文圖片均來自上遊新聞客戶端

  上遊新聞瞭解到,涼山商行在2017年成立十週年之際,迎來了一場劇烈風暴。涼山商行原董事長、黨委書記郝衛寧,前副行長、貸審會主任陳盛文,薪酬和提名委員會主任楊承斌,風險管理部原主管毛明,小企業貸款中心原風險主管羅萬勇先後涉案被查。

  涼山州紀委形容涼山商行系列案件為“典型塌方式腐敗”、“國有資產遭受重大損失”——如此嚴厲的形容詞對於一家地方城商行來說,近年來少見。

  權威信源證實,西昌當地商人塗建繁,通過向涼山商行小企業貸款中心時任風險主管羅萬勇行賄38萬餘元等方式,編造虛假經營實體、商戶等手段,讓涼山商行向自己發放了62筆貸款,最終造成該行3.78億元的直接經濟損失。

  一位資深金融人士表示,涼山商行的種種操作,嚴重違反了銀行業“審慎經營”原則,“典型塌方式腐敗”再次給金融行業敲響了警鍾。

 涼山州商業銀行前董事長郝衛寧(左一)。
 涼山州商業銀行前董事長郝衛寧(左一)。

  “塌方式腐敗”,連續4個高管被查

  涼山商行的前身是涼山州城市信用社於2007年5月31日開業,郝衛寧為第一任董事長。郝衛寧在涼山當地金融圈工作近30年,從銀行櫃檯出納做起,通過努力最終成為涼山商行副行長、董事長。

  涼山商行成立後發展迅速,成為四川省內眾多城市商業銀行中的佼佼者。公開資料顯示,涼山商行獲得大小榮譽表彰近20次,獲得“全國區域性股份製商業銀行最具競爭力十大品牌”、“全國支持中小微企業發展十佳銀行”等稱號。2012年,郝衛寧還獲得“全國服務業百名創新優秀企業家”稱號,並在“2012•首屆涼山州十大傑出企業家推選活動”中獲得含金量最高的“傑出貢獻獎”。

  截至2012年9月末,涼山商行資產總額達136.54億元,較成立之初增加了100多億。

  2017年2月,涼山州政府發佈幹部職務任免的通知,免去郝衛寧涼山州商業銀行董事長職務。2018年1月,涼山州紀委發佈了郝衛寧“雙開”消息,稱郝衛寧濫用職權違規發放貸款,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貸款審批和重大投資決策中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巨額財物。

  郝衛寧被“雙開”,是繼該行風險管理部原主管毛明、小企業貸款中心原風險主管羅萬勇,原副行長陳盛文後落馬的第四名高管,“塌方式腐敗”一詞由此而來。

  眾多高官被查後,涼山商行的經營水平也較開業前期有所下降。上遊新聞記者查詢涼山商行2017年年報後發現,2017年淨利潤為1872.48萬元,較2016年的淨利潤10009.02萬元下降了81%;2017年基本每股收益為0.02元,較2016年基本每股收益0.13元下降了84%。

  涼山商行平均淨資產收益率、不良貸款率等多個資產質量指標呈現較大浮動,多個盈利能力指標也呈現較大幅度下降。

  西昌商人塗建繁通過控製的賬戶共騙取62筆貸款,造成涼山商行3.78億元直接經濟損失。
  西昌商人塗建繁通過控製的賬戶共騙取62筆貸款,造成涼山商行3.78億元直接經濟損失。

  送禮38萬元,36筆信貸審核形同虛設

  根據司法資料顯示,涼山商行風險管理部原主管(總經理級風險主管)毛明、小企業貸款中心原風險主管羅萬勇等人落馬,與一起匪夷所思的騙貸案件有關——西昌當地商人塗建繁,通過贈送現金、實物等38萬餘元的方式,以62個個體工商戶、個人及企業為貸款主體名義,連續詐騙涼山商行貸款62筆,造成經濟損失3.78億元。其中,經羅萬勇審批的貸款,給涼山商行就造成2.06億元的經濟損失。

  上遊新聞記者通過公開渠道查詢發現,塗建繁是西昌一名商人,運營著西昌天際雲酒店有限公司和其它幾家投資、農業公司。2011年通過朋友介紹,他認識了在涼山商行負責貸款風險業務的羅萬勇。

  塗建繁表示,因在涼山商行辦理貸款業務時,有些手續不太規範,羅萬勇就幫忙給下面的客戶經理打招呼,讓他們不要去實地審查,從而讓其能順利貸款。為表示感謝,2013年,塗建繁將10萬元現金裝在茶葉袋子中送給了羅萬勇。

  2013年6月,羅萬勇的母親過60歲生日。塗建繁因故未能前往,事後以賀壽的名義送了10萬元給羅萬勇。

  2013年到2014年期間,塗建繁還以各種名義,送給羅萬勇500克金條和在澳門購買的勞力士手錶,這些物品後經司法機關鑒定,總價值為18.415萬元。

  上遊新聞記者注意到,加上收受的20萬元現金,羅萬勇共計收受了塗建繁38.4萬元的賄款。就是這38萬賄款,讓涼山商行的信貸審核體系形同虛設。

  據介紹,塗建繁利用與羅萬勇之間用金錢建立起來的特殊關係,從羅萬勇2013年擔任涼山商行小企業貸款部專職審批人以來,在2013年至2014年期間,通過羅萬勇從涼山商行貸了36筆款,貸款總額是1.437億元。截止2018年10月,仍有1.432億元本金及6362.87萬元利息(共計2.06億元)沒有歸還給涼山商行。

  僅一名商人就騙取62筆貸款,總損失3.78億元

  塗建繁承認,他通過羅萬勇貸款時所用的手續和資料,都是嚴重違反銀行信貸審核原則的。他用來貸款的多為農家樂休閑莊,但除西昌伊蘭堡餐飲有限公司和西昌市喳鬧魚頭餐飲服務有限公司實際存在外,其它32家貸款實體都是通過冒用公司員工名義註冊的虛假公司,再以辦手機卡的名義騙取員工身份證件辦理貸款。

  時任涼山商行信貸客戶經理的羅某,經手了塗建繁一筆500萬元的貸款業務,相關貸款資料竟然是羅萬勇轉交給羅某的。羅某在現場勘查後發現,貸款主體西昌伊蘭堡餐飲有限公司只是天際雲酒店整棟樓中的一部分,感覺它和天際雲酒店是同一個主體,“因為是同一個主體,就不能分開來貸款。”但羅萬勇指示羅某,“這種情況是可以發放貸款的。”在羅萬勇的幫助下,塗建繁通過他人,成功拿到了這筆500萬元的貸款。

  上遊新聞記者注意到,毛某曾直白地表示,塗建繁的貸款額度大、貸款頻率高、用來貸款的資質所對應的經營場所都不存在,但仍然能取得貸款。涼山商行在給塗建繁提供貸款過程中,沒有客戶經理、審貸會成員提出過貸款資料存在不規範異議,原因就是塗建繁把他們買通了。

  上遊新聞記者從“塗建繁貸款詐騙”案的審計鑒定報告(川金達會審字[2017]第534號)中瞭解到,司法審計鑒定最後認定,包括塗建繁從羅萬勇手上獲得的1.437億元貸款在內,塗建繁共通過62個個體工商戶、個人及企業,詐騙了涼山州商業銀行貸款62筆,總金額2.228億元,總共給涼山州商業銀行造成貸款損失金額合計3.78億元,其中本金損失2.16億元,利息損失1.61億元。

  成都某商業銀行信貸專業人士鄭先生向上遊新聞記者表示,根據正規的信貸審核流程,貸款客戶向客戶經理提出信貸業務申請後,客戶經理第一步要進行調查,形成書面調查報告並將信貸材料送信貸審查崗審查;銀行信貸審查崗、審貸小組、有權審批人還要進行後續的審查、複核,通過之後進行款項發放,貸款發放後還有貸後的經營管理的步驟。涼山商行在塗建繁案件中,這麼多道關卡都失效了,特別是羅萬勇作為有權審批人可行使一票否決權,這值得銀行業深刻反思。

 截止2017年年底,西昌瀘山鐵合金公司是涼山商行第三大股東。
 截止2017年年底,西昌瀘山鐵合金公司是涼山商行第三大股東。

  董事長聯合股東騙貸9000萬元

  涼山商行2017年年報顯示,西昌市瀘山鐵合金有限責任公司是涼山商行的第三大股東,占股8.05%,而涼山商行的董事長郝衛寧,就和瀘山鐵合金有限責任公司合作,騙取了銀行貸款9000餘萬元。

  2018年11月1日,四川省冕寧縣人民法院對西昌市瀘山鐵合金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楊承斌犯騙取貸款罪一案一審宣判。冕寧縣法院稱,被告人楊承斌等人以虛假的公司職工個人消費貸款和商務合同為由,獲得涼山商行貸款9000餘萬元。

  相關法律文書等披露的案情顯示,2013年6月,楊承斌找到涼山商行董事長郝衛寧、行長王某,提出棚戶區改造資金短缺,準備貸點款。由於土地性質問題,不能以棚戶區改造名義申請貸款,最後三人商量出了以職工名義貸款的辦法。

  西昌瀘山鐵合金公司財務科向銀行提供了該公司169位職工個人貸款申請書、徵信報告等資料。涼山商行安排5個客戶經理,按資料加班加點地對相關資料進行準、審核,最終放款。

  上遊新聞記者瞭解到,按照涼山商行內部管理規定,個貸中心辦理的最長貸款期限一般不超過3年,但西昌瀘山鐵合金公司給的名單則是最長不超過10年;個貸中心辦理的執行利率相較基準利率最低上浮幅度不低於40%,但西昌瀘山鐵合金公司最後執行的僅是基準利率上浮10%。

  除發放優惠貸款,楊承斌作為涼山商行薪酬提名委員會主任,還虛構項目進行貸款。2014年6月,四川發展意欲投資涼山商行,導致涼山商行股權變動。楊承斌與時任董事長郝衛寧等商討,最後以西昌瀘山鐵合金公司矽鈣特種合金礦熱爐技改項目項目的名義,向涼山商行申請貸款。在郝衛寧等銀行高管的授意下,楊承斌如願拿到5265萬元貸款。

  相關司法文書顯示,技改這件事,實際上是不存在的,是郝衛寧和時任行長王某、信貸管理部楊某等人在會上討論出來的。郝衛寧表示,“楊承斌是商業銀行的董事,他的企業是商行的優質客戶,現在楊承斌要貸款,我們要支持。”

  信貸專業人士對上遊新聞表示,涼山商行暴露出的問題是十分嚴重的違規行為,不僅因此遭到監管機構的嚴肅處理、被紀委點名為“塌方式腐敗”,也讓同業深刻認識到“審慎經營”原則的重要性。

  2018年8月,四川省金融工作局局長歐陽澤華,曾專程帶隊赴涼山商行調研並召開座談會。針對涼山商行如何走出“過去的陰影”,歐陽澤華表示:涼山商行要痛定思痛,要從過去經營管理中存在的問題和發生的案件中,認真總結經驗教訓,深刻查找原因。

  來源:上遊新聞客戶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