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離開了紐約但沒有離開輿論的漩渦
2019年02月17日04:49

  新浪美股訊 企業聲譽和管理專家表示,亞馬遜突然放棄在紐約建立新園區的計劃,雖然結束了紐約市的抗議活動,但並沒有消除全美對該公司的審查。

  美國西北大學凱洛格管理學院管理學教授佈雷登-金(Brayden King)表示:“目前美國有兩種非常活躍的民粹主義形式,一種是左翼,另一種是右翼,但兩者都不太喜歡亞馬遜。對雙方來說,亞馬遜都在成為替罪羊。”

  專家表示,短期內,亞馬遜的銷售可能不會受到什麼影響。然而,該公司未能在紐約建立此前聲勢浩大的新園區,令人質疑該公司能否左右公眾對重大創意的看法。

  達特茅斯學院塔克商學院企業溝通學教授保羅-阿根蒂(Paul Argenti)表示:“紐約市中心有2.5萬個工作崗位是件好事。但如果你不能與公眾很好地溝通,你就無法執行它。在過去的幾天里,他們(亞馬遜)已經完全證明了這一點。”

  亞馬遜最初計劃投資25億美元,為紐約長島帶來2.5萬個就業崗位。當地官員承諾提供30億美元的激勵措施,但這項經濟發展計劃遭到政界人士和地方團體的批評。亞馬遜以當地反對總部為由取消計劃。

  “科技公司不會永遠是寵兒,”阿根蒂說,“現在,我們開始看到失寵之後是什麼樣子。”

  Cornerstone Capital Group研究和公司治理主管約翰-威爾遜(John Wilson)表示,亞馬遜低估了社區阻力,這應該引起股東的擔憂。威爾遜稱,亞馬遜雖然在繼續增長並主導著許多其他市場,卻無法打入紐約等地。

  “(這一事件對聲譽)的風險是無形的,”他表示,“這類問題短期內不會出現在資產負債表上。但如果紐約是你想去的地方,人才是你的主要資產,而現在你無法接觸到那個人才庫,隨著時間的推移,你會受到影響。”

  一些人認為,亞馬遜退出紐約的決定,是為了減少對其稅收減免和企業公民身份的持續審查。

  凱洛格管理學院的金說,“從曆史上看,亞馬遜並不是一家喜歡屈服於這些要求、並在必要時與之抗爭的公司。”

  他舉了亞馬遜最近反對西雅圖向大公司徵稅以幫助解決流浪漢問題的例子。

  即便如此,亞馬遜還是經受住了很多爭議,包括對其倉庫工人待遇的批評,以及它在西雅圖經濟適用房短缺中所扮演的角色。他說:“很多人對亞馬遜有意見,但這些意見很少會影響他們購買其產品的方式。”

  康奈爾大學不平等研究中心主任、社會學教授金-威登(Kim Weeden)說,亞馬遜搬到紐約引發的強烈反彈,可能是因為美國人對財富和不平等的看法發生了轉變。對亞馬遜的激勵措施持批評態度的人經常會質疑,為什麼由全球最富有的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經營的公司需要補貼。

  “美國人經常對億萬富翁愛恨交加,我認為我們正處在一個態度有些許轉變的時期。“ 威登說,“因為人們逐漸認識到我們的許多大公司不支付我們可能認為其應繳的稅款。”

  她說,對於亞馬遜,人們越來越覺得,其與當地政府達成的一些交易“對當地來說效果不太好”。

  在全國範圍內,越來越多的政治家正在討論對年收入超過1000萬美元的人徵收財富稅和所得稅。威登說,兩年前,這些話題還不是對話的一部分。

  不過,她預計紐約的舉措不會長期影響亞馬遜的聲譽。她說:“如果讓我來預測,我會說大概不會。美國人在很多方面的記憶都很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