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刹海往事:吳京是吳彥祖師叔還是李連杰的接班人
2019年02月17日18:10

  原標題:什刹海往事:吳京是吳彥祖師叔,還是李連杰的接班人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功夫小子”吳京又火了一次,還帶火了一個神奇的名字“北京武術隊”,順道還上了微博熱門話題#吳京是吳彥祖師叔#。

  實際上,這個讓圈外人有些陌生的武術隊,是真的“名人輩出”。

  李連杰是這裏出來的,吳京是這裏培養的,甄子丹在這裏練過。不僅吳彥祖,甚至張一山和高曉鬆都在這裏學過拳腳。

  北京武術隊到底是一個什麼神奇的存在?

  “保護全中國億萬人民”

  北京武術隊的前身是北京什刹海體育學校的武術班。當時什刹海體育學校還不是現在的名字,而是叫北京業餘體育運動學校。時任“業餘”武術班的教練叫吳彬,訓練以“哭”著稱。

左二吳彬
左二吳彬

  1971年,正在籌建武術班的吳彬接到北京長橋小學一位體育老師的電話:“我這有一個小學生長得不錯”。

  這個小學生是李連杰,緊接著,李連杰從1000多人的考試中脫穎而出,成了武術班的學員。

  當時才二年級的李連杰並不明白武術是什麼,更對吳彬的嚴格要求叫苦不迭,沒過多久就不想去了。李連杰的姐姐李連萍曾經回憶,吳彬為此三天“賴”在她家不走,才把李連杰接了回去。

  武術班成立的第三年,也就是1974年舉行的全國武術比賽中,李連杰一鳴驚人,獲得了中國武術比賽少年組第一名以及全能冠軍。

  同年,李連杰以北京武術班優秀隊員的身份赴美,見到了美國第一批登上月球的宇航員,還在白宮為尼克遜表演節目。

  尼克遜青眼相加,對站在基辛格旁邊的李連杰說:“小朋友,你的功夫讓人印象深刻,長大了當我的保鏢好嗎?”

  李連杰馬上朗聲答到:“不,我要保護全中國億萬人民!”這成了日後在影迷口中經久不息、輾轉相傳的故事。

  也是因為這一年的突出表現,1974年11月,經北京市體委批準,北京武術隊正式組建。李連杰自此蟬聯中國全國武術大會冠軍五年之久,直到1979年傷病退役。

  1980年,李連杰被來選角的導演張鑫炎看中,出演《少林寺》,從此家喻戶曉。

  “武術冠軍滿街都是”

  1994年,香港電影正開始走向蕭條,功夫片也趨於沒落,張鑫炎和袁和平想複製昔日輝煌,所以北上再次來到北京武術隊選角。

  這次北上之旅,張導欽點吳京為李連杰“接班人”,拍了一部量身定製的《功夫小子闖情關》。也是這一階段,吳京認識了來北京武術隊學功夫的吳彥祖。他是大吳、吳彥祖是小吳、吳彬是老吳。

  相比於李連杰,吳京的出身好多了,他是滿族正白旗武術世家,祖上出過武狀元,6歲開始習武,15歲進入北京武術隊,成了李連杰的師弟。17歲獲得全國武術比賽冠軍。

  1996年《功夫小子闖情關》上映,雖然被一手捧紅李連杰的張導欽點,但吳京並沒有重複李連杰的輝煌。電影反響平平,又趕上香港電影的衰退,吳京再次拍電影是6年以後的事了,他在徐克的《蜀山傳》里演了一個五名開外的配角,那一年李連杰正在拍攝張藝謀的《英雄》。

  2003年,吳京赴港,想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香港很現實的,你有名,片約不斷,你沒名,沒人睬你。”初到香港的吳京整整一年,他都沒有戲約。

  直到2005年,他才在《殺破狼》中得到機會。其中有一場跟甄子丹的對手戲,他拿刀,甄子丹拿木棍。這場戲演得好,網友說吳京演出了殺手的狠勁,至今仍被網友拿來對比兩人的功夫。但網友不知道這場戲沒有套招,甄子丹的木棍每一下都是實打實地打在吳京身上,那股狠勁是打疼的。

  事後甄子丹接受採訪時曾說:“武術冠軍滿街都是,不是所有人都能成為功夫明星的。”

  “我要打十個”

  其實,甄子丹也算吳京的師兄。這又要說回到吳京的教練吳彬。

  北京武術隊自1974年正式成立以後,直到1986年的12年間,包攬了11屆全國武術比賽團體冠軍。只有1980年例外,因為那一年他們全隊出訪美國。

  這次赴美,吳彬來到了波士頓,此時甄子丹的媽媽麥寶嬋正在波士頓開武館,他讓甄子丹在吳彬面前表演了一番。

  後來甄子丹回憶,當時教練客氣地跟他媽媽說:“你的孩子如果回來北京,肯定在武術方面有發展。”

  甄子丹說媽媽把這句話當真了。

  1982年,李連杰的《少林寺》上映,引得萬人空巷,甄媽媽動了心,次年,她帶著甄子丹和甄子丹的妹妹甄子菁找到吳彬。

  因為甄子菁沒有基礎,吳彬只留下了甄子丹一人,成了李連杰的同門師弟。

  不過,讓人想不到的是,初到北京武術隊,甄子丹是跟的女班練習。因為甄子丹一直練的南拳,柔韌性不夠,要在女隊練練柔韌性。

  後來吳彬說他腰腿的基本功,就是那個時候打下的基礎。

  甄子丹在北京武術隊待了一年多就準備回美,順經香港,被介紹給電影導演袁和平,開啟了演藝事業。

  不過,同是63年出生,李連杰已經大紅大紫,甄子丹的閃耀要還要等很久很久。直到2008年,甄子丹終於在《葉問》中大火,那句經典台詞“我要打十個”至今仍被提起。

  功不唐捐

  同樣是這一年,李連杰登上了美國《時代週刊》的封面,吳京第一次嚐試自導自演,拍攝了《狼牙》,但沒有擺脫港式警匪片套路,結果票房不振、評論不佳。

  吳京可以說曾是這一波武術明星中失意的一位,起步晚,趕上電影市場的衰退,再加上形象限製。他感歎說:“成龍有《警察故事》,李連杰有《黃飛鴻》。到我這兒,沒有代表作。”

  不甘心的吳京2017年壓上了全部身家,《戰狼2》橫空出世創造了票房奇蹟。雖然爭議很大,但吳京本人終究是火了,他再也不用提什麼李連杰的接班人了,自己的時代到了。

  這一年,他還和李連杰、甄子丹共同出演了馬雲的《功守道》。這部短片標誌著中國商人的成功,中國經濟的發展,以及互聯網給這個世界帶來的變革。

  轉眼2019年,大家都知道了,《流浪地球》這匹黑馬讓吳京又火了一次。2003年南下香港的他最終還是火在北京,而口碑仍是如此兩極分化。

  時代變了,從李連杰到吳京,華語電影的執牛耳者已逐漸從香港變回北京,看電影成了中國人的大眾消費娛樂方式,觀眾對明星的態度也不像《少林寺》時那樣單純。

  北京武術隊也早已新人換舊人,培養過無數武術運動員和武打明星的老吳早已退休。但無論如何,苦過、累過、熬過、閃耀過,李連杰、吳京、甄子丹,還有無數他們的同門們,都在這個時代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對於每個人來說,付出總是有用的,功不唐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