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天臨人設崩塌的背後,是哪些人的憤怒
2019年02月16日01:19

來源:桌子的生活觀

曾聽過一句話:

世界上有三種東西是無法隱瞞的:咳嗽、貧窮與愛。

看過翟天臨的新聞後,我認為還要加上一樣——無知。

距2019農曆新年還有四天的時候,演員翟天臨在微博上曬出了一張北京大學博士後的錄用通知書,並配文

新的旅程,小翟要加油。

博士後錄用通知書
博士後錄用通知書

這本來是件挺勵誌的好事,也與翟天臨一直以來經營的學霸人設相符。

該微博下面全是一片“過分優秀”的吹捧。

沒想到,車開得有多順,就翻得有多快。

翟天臨在直播的時候不知道“知網”兩個字。

這就好像參加過高考的學生不知道高考模擬卷一樣可笑,繼而被網友扒出來一系列的造假行為。

首先是論文造假。

翟天臨的論文和別人的論文重複率居然高達40.4%,而且是一模一樣的複製黏貼。

文本複製
文本複製

大段大段地抄襲,讓原作者都坐不住了,站出來在朋友圈里“打假”。

黃立華教授
黃立華教授

這個在春晚上面剛剛飾演的打假警察,沒想到自己就是最大的假。

其次,缺少核心論文。

北京電影學院有明確規定,申請博士學位,必須有2篇公開發表的學術論文。

其中應至少有1篇在中文核心期刊發表。

博士學位
博士學位

和他一起參加博士論文答辯的19人都能找到這篇論文,唯獨他沒有。

翟天臨
翟天臨

再次,涉嫌吹噓高考成績。

翟天臨曾在採訪中自爆的高考成績,存在許多疑點。

據他自己說,當年高考的時候,他的分數超過了一本線,並且,數學只考了19分,文綜卻接近滿分。

翟天臨
翟天臨

網友們掐指一算,翟天臨參加高考是2006年,那年山東文科一本線是568分。

如果他說的數學和文綜成績都是真的,意味著英語和語文成績都要達到130分以上。

偏偏那年山東語文非常難,全省文科狀元都只考了107分。

寫一篇不到3000字的文章都要大段抄襲的人,語文成績有多大概率超過文科狀元?大家自行判斷。

就連平時的微博也是大段抄襲別人。

凡爾賽宮
凡爾賽宮

翟天臨微博
翟天臨微博

有人說他演戲表情有點不自然,而他的語氣不允許有人議論他的演技。

表演不自然
表演不自然

而這一次一系列造假事件,面對一把把實錘,翟天臨選擇了沉默。

事情經過發酵後,四川大學直接把他列為學術不端的案例,相信後續還會有更多的料爆出來。

翟天臨回應
翟天臨回應

明星文化水平低,翻車是常常發生的事情。

比如說靳東,日常樂趣是在微博上用繁體字進行創作,並經常PO出自己安靜閱讀的照片。

可惜網友總是毫不留情地揪出他微博中的錯字、病句、偽造的名人名言,分分鍾打臉。

靳東
靳東

甚至還鬧出了諾貝爾數學獎的笑話。

馬思純唸錯張愛玲的語錄。

馬思純
馬思純

楊冪把把莘莘學子,唸成辛辛學子。

楊冪
楊冪

Angelababy把橋字寫錯。

雨里雞鳴一兩家,竹溪村路板橋斜!

楊穎
楊穎

楊超越更是連福字都能夠寫錯,看得在一旁的主持人目瞪口呆。

楊超越
楊超越

在《真正男子漢》中,教官考了學員們一個小學數學題:3+2-5x0=?

杜海濤、張豐毅、袁弘、郭曉冬都回答0,王寶強回答了8,只有劉昊然一人回答了5回答正確。

《真正男子漢》
《真正男子漢》

《飯局的誘惑》中,蔡康永隨口問了一句包文婧“24+3等於幾”,包文婧表示不會。

《飯局的誘惑》
《飯局的誘惑》

對這些事,我們大多報以寬容,笑笑就好,不會較真,為什麼?

因為明星嘛,文化水平低很正常,我們主要是看他們的演技、顏值或者其他東西,他們又沒有說自己是學霸。

為什麼唯獨無法原諒翟天臨涉嫌學術造假的事呢?

一位微博網友的評論一語中的:

翟天臨在讀博四年期間,“至少主演了11部戲、參演了7部戲,做了24個代言、錄了17個綜藝”。

請問他哪有時間搞學術研究?

而我,整整四年,一年365天有360天都在看論文做實驗。

早上9點在實驗室,晚上11點從實驗室回家,每週7天都在裡面熬著,每個月工資才兩三千。

我只想問他憑什麼?

“寫”博士論文期間,翟天臨經常在微博上分享自己寫論文寫到崩潰的樣子,收穫了不少博士研究生們的共鳴。

寫論文到崩潰
寫論文到崩潰

結果到最後,你以為和你同病相憐的人。

其實用造假的手段輕而易舉地就得到了你夢寐以求的一切,沒有禿頭,沒有焦慮,沒有被論文支配的恐懼。

而且這個人還天天炫耀他的成功,反襯得你更加苦逼。

就問你氣不氣?

都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可是他們沒有吃苦依然成為人上人。

你們的人生信條,你平時所堅信的公平正義,在一路“躺贏”的“翟博士”面前通通遭到踐踏。

到底是這個世界病了還是我們病了?到底是他們太聰明還是我們太傻?

在網上有人問:讀博士真的那麼慘嗎?

最高讚的回答是:

每天擔心能否畢業,補助僅夠日常生活開銷,快30歲的人了,還沒有正式工作,卻過上了加班族的生活。你說慘不慘?

沒有光環,沒有鮮花掌聲,只有無窮無盡的壓力,和清貧、孤獨。

39%以上的博士研究生有抑鬱或者焦慮的症狀,這個數據是正常人群的6倍以上。

中國現在有200萬在讀博士生和研究生。

他們枕戈待旦、殫精竭慮,費盡千辛萬苦才能拿到畢業證,還有許多人不堪重負,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去年10月,浙江大學博士生侯京京在朋友圈留下一段話後,跳入錢塘江溺亡;

去年3月,武漢理工大學自動化研究院的一名研三學生墜樓身亡;

還有數不清這樣的人……

知乎上一個叫“劍膽文心薑叫獸”的學者說的很好:

多少人,到老只落得個花眼斕斑、頸椎疼痛、袋里空空,到老了也不過是學海之一粟。

別說什麼諾貝爾菲爾茲圖靈大獎,一生治學的精力丟在曆史長河裡連水花都濺不起半朵。

但偏偏就是有這樣一群傻人抱著九死未悔的愣勁兒往里衝。

這就是博士。

一群傻人抱著那點微不足道的學術夢想。

以自己一點薄力一身精血一生追求,為的不過是把人類的知識庫在微不足道的一小點上向外推那麼微不足道的一分一寸。

但請別笑,也請別忘了,人類的文明史,恰恰是這群傻人千百年來如飛蛾撲火般獻身所打造出來的。

這群人里,99.999%的人不會在曆史上刻下可見的記號留下顯赫的姓名。

但低頭看看自己腳下的文明金字塔,是這群傻人以自己的血骨與理想堆砌打造而成的。

這就是博士。

這兩個字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學位一個頭銜。

更不是濫竽充數魚目混珠之輩能隨意別在胸前的榮譽勳章。

因為你不配!

200萬學子嘔心瀝血的時候,同在讀博的翟天臨在做什麼呢?

拍戲、代言、上綜藝,賺得盆滿缽滿。

拍戲
拍戲

兩相對比,怎能不讓人憤怒?

你在熬夜做實驗的時候,別人輕輕鬆鬆用作弊通過考試。

你在辛辛苦苦賭上青春忍受清貧生活的時候,別人已經賺到了大把的錢,還毫不費力地得到了你拚命才能得到的學位證。

你在擔憂前途的時候,別人已經通過“深造”,給未來鍍上了一層金邊,登上人生巔峰。

作假者成了贏家,孤注一擲鑽研學術的你,反倒活得像個loser。

你說悲不悲哀?

翟天臨們最大的惡,是動搖無數像苦行僧學者努力的意義:

熬到頭髮都掉光,賭上自己的一生,卻還是看起來像個笑話,這樣的堅持還有什麼意義?

寫這篇文章之前,有人對我說:

學曆造假,學術腐敗已經成為了一個普遍現象,你這個小作者改變不了什麼!

是,我知道自己的力量微弱,也沒有能力改變什麼,但是我還是要選擇振臂高呼,因為一旦你開始預設,只會越來越濫。

我想說的是:

學術是神聖的,不是明星們鍍金的砝碼。

如果每個像翟天臨一樣有點名氣的人,都跑到學術圈插一杠子。

那麼純粹的學術就會淪為空談,學子們的拳拳之心也將失去意義!

如果舍不下娛樂圈的聲色犬馬,不肯安於靜室苦做學問,就別妄想吃這碗飯,更別賣弄人設來牟取利益。

學術圈的這片淨土,不容許沽名釣譽之徒來踐踏!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