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榮耀“互懟”背後,手機行業或將只剩三種品牌
2019年02月16日09:06

  本文來自太平洋電腦網

  2月15日早上,一條“互懟”微博引發了手機圈網友的關注。起因是榮耀熊軍民在轉發討論榮耀V20和小米9的微博時表示,榮耀V20作為科技標杆,還沒有與其比肩的產品出現,歡迎小米9來追。

  隨後,小米盧偉冰轉發截圖,認為TOF技術是“噱頭”,沒有用處。不久榮耀老熊迅速回應,TOF在榮耀V20上應用已經相當廣泛。

  對於喜歡關注廠家互懟的網友們來說,這無疑是一次千載難逢的吃瓜機會。然而在吃瓜的背後,我們看到了什麼?

  研發還是營銷?

  倒閉、寒冬、收購、市場收縮。。。這些略帶悲觀色彩的關鍵詞充斥著2018年整個手機行業。甚至有悲觀者認為,隨著馬太效應逐步增強,金立倒下、美圖棄盤。。。消費者“吃瓜”到最後或許會發現,在2019年,智能手機廠商只剩寥寥數家手機廠商。

  更加激烈的市場競爭不可避免,如何在複雜的市場環境中突破重圍,各家手機有著自己的方式,有的靠實力,有的靠智取。在可以預見的2019年,5G、摺疊屏、全屏指紋等熱點技術相繼爆發,各家廠商在爭奪首發曝光度的同時,預示著研發和營銷之間的衝突將會更加明顯。

  吃瓜的背後,榮耀熊軍民PK小米盧偉冰的事件,無疑是這個大環境的一個縮影。

  面對市場的變化,未來手機廠商很有可能會最終歸於三種品牌。這裏所說的三種品牌,並不是指未來只有三個特定品牌的手機可以選擇,而是在面對市場競爭和研發壓力的選擇,各大手機品牌趨向的產品路線,大致可以分為三種。

  第一種,是具備技術掌控力的品牌。

  這些品牌的主要表現在於,在具有強大的研發能力的同時,兼具對產業鏈主動式的管控。也就是說,這些手機廠商在產品上實現的創新功能,不單是依賴產業鏈的解決方案,而是自身成為產業鏈的一環,從而在產品中佔據絕對優勢,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超一線廠商。

  具備強大產業鏈能力的代表非Samsung莫屬,得益於Samsung半導體豐厚的技術實力,Samsung旗下產品可以說是整個Samsung集團的技術結晶:SamsungNote 9,擁有智能手機最頂級的AMOLED屏幕,同時更有自研UFS儲存芯片和LPDDR內存護航。Samsung手機產品,體現其作為產業鏈大廠對整個生產過程中的把控能力。

  Samsung對技術的掌控源自於產業鏈優勢,另一方面,Apple產品的獨到之處來源於理念上的創新。iPhone X/iPhone XS系列超窄底框設計至今還是Android陣營難以攻破的工藝,另外,Apple在A系列芯片設計、以及對硬件綜合體驗整合的能力,都處於業界頂尖的水準,如果說Samsung是以產業鏈技術突破引導創新,那麼Apple則是用創新將產業鏈現有的技術發揮再整合,實現突破。

  華為作為後起之秀,很好地結合了Samsung和Apple方式,且這種做法帶來的好處顯而易見。

  在2018年下半年,旗艦處理器機型處於即將迭代的階段,許多廠商都在手持高通Snapdragon845處理器等待Snapdragon855的出現,甚至為了搶奪“首發”話語權,在宣傳和營銷上惡意競爭,結果就是消費者“吃瓜”,損害了手機廠商的品牌信譽。

  與此同時,華為發佈了麒麟980處理器,率先為下代旗艦機型做好硬件準備,華為Mate 20系列、榮耀Magic2、榮耀V20等機型均搭載麒麟980處理器上市,率先開啟了下代旗艦智能手機迭代的腳步。和Samsung類似,從元件源頭入手,擁有自家SoC方案,成為華為、榮耀在2019年旗艦機型中的先發優勢。

  另一方面,對供應鏈進行深度把控,結合自身技術創新,同樣是華為實現向超一線廠商突破的因素之一。以最新款的麒麟980旗艦榮耀V20為例,其不僅在硬件上領先同期Android陣營機型,更搭載Link Turbo、盲孔全面屏、IMX586 AI超清攝影等技術,體現的不僅是單純的技術整合,更有像Samsung一樣對供應鏈的強勢把控,像Apple一樣對現有技術的整合與超越。

  根據國際數據公司IDC在2019年1月發佈的調研數據,顯示18年第四季度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排名前三品牌為Samsung、Apple和華為,其中華為出貨量超過第4、5名總和,市占率同比增長43.9%。

  與之相對應的是,歐盟委員會在去年12月發佈的《2018年歐盟工業研發投資排名》顯示,華為以113億歐元的研發投入位列全球排名第五,成為前50家企業中唯一中國企業,同時排名位於英特爾、Apple之前,Samsung方面則以134億歐元排名第一。

  和Samsung涉獵汽車、家電、半導體、消費電子等廣泛領域不同,華為主營業務仍然圍繞通訊設備,不難看出,華為在通訊領域的研發力度之大,其實超過了相當多的同類企業。

  在市場環境收縮的情況下仍然加大研發投入,對許多廠商來說都並不容易,然而研發在前,實力在後,從市場數據的反饋情況來看,這三家品牌的研發投入都相當值得。

  然而,不是每家手機廠商都像SamsungApple和華為那樣對供應鏈有強大的控製能力,但它們的創新同樣令人映像深刻,通過敏銳的行業觸覺,在消費者痛點找到突破口,成為它們的致勝關鍵。

  如OPPO、vivo兩家堅持技術本分的品牌,在營銷方面並不會大肆宣傳搶發某個配置,然而OPPO的Super VOOC超級閃充、vivo APEX 2019實現的全屏幕屏下指紋,眾多前沿配置都在顯示這兩家品牌擁有不俗的研發實力。第二種品牌,是自身技術和行業的優秀整合者,將技術與營銷相結合,輕裝上陣,在產品類型上更加靈活,從而可以覆蓋更多消費者。

  第三種手機品牌,則是以營銷為主,以宣傳的方式,達到更高的曝光量,這種方式的好處在於,可以保持品牌在較低的研發成本下運行,同時成本反映到售價上也更易於被消費者接受,這種方式在國內手機市場初期相當普遍。

  然而,這種通過營銷實現產品最大化曝光的方式有它的弊端,用戶在拿到手機之後,會很容易發現手機功能與宣傳的不相符。Asus董事長施崇棠此前在承認手機業務失敗的採訪就表示:““亂cost down(降價)的結果,產品一上架,就被消費者發現,怎是這種東西”。

  金立手機的倒下成為營銷至上路線最矚目的警示牌,在宣佈破產重整的一年前,金立舉行了一次聲勢浩大的發佈會。

  從2017年開始,華為、OPPO、vivo等國內廠商都開始逐步轉型向技術導向的產品,也有部分廠商依舊選擇營銷策略。從小米集團披露的2018年中期報告可以看到,小米集團2018年截至6月30日半年數據顯示,小米研發開支為24.67億人民幣,推廣開支為34.78億人民幣,可以看見營銷開支佔據較大的部分。通過營銷帶來的曝光度,小米可以在較少研發成本上實現更多的銷量,不僅是小米,還有部分手機廠商同樣沿用這種方式。

  不過,這種營銷方式並不是長久之計,IDC公佈的2018年中國手機市場第四季度數據顯示,小米手機出貨量同比下滑34.9%,華為、OPPO、vivo均有上升。

  值得一提的是,在加入小米之前,盧偉冰曾在金立擔任總裁職位。

  殊途同歸,產品說話

  回到開頭所說的,本次榮耀熊軍民PK小米盧偉冰,其實可以看做研發路線和營銷路線之間衝突的一個小插曲。一方面,榮耀V20所代表的研發路線體現了目前Android智能手機在技術上的科技標杆,容易引發對比。另一方面,小米9主營銷的策略,不可避免地將產品帶到“搶首發”和“互懟”環節上來,這也是兩個品牌的定位所決定的。

  在小米盧偉冰質疑TOF深感鏡頭之後,榮耀熊軍民在微博做出了詳盡的回應,顯示榮耀V20的TOF深感鏡頭在美體瘦身、體感遊戲上已經有了實際的應用,而非小米所說的一樣。這次“互懟”事件最終勝負如何,其實觀者心中早就有了自己的答案。

  對於手機產品來說,真正的有實力並不是指單純的“搶首發”、甚至是在首發失敗之後搶“真首發”,產品優秀之處應該在於日常體驗當中的自然感受,而不是還在玩國內手機市場十年前那一套,用堆砌配置來壓到對手。

  對於有研發實力,敢於投入的手機廠商,我們大可讚賞且支援。而對於營銷至上的手機廠商,我們也無需過度捧殺,因為選擇營銷的品牌,自然有其苦衷之處,可能是在研發資金上遇到了問題,也可能是在技術壁壘上遭遇了瓶頸。小米早期自研的澎湃核心也曾引得市場矚目,但為何沒有堅持,又是否會有迴響,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作為旁觀者只能默默說聲加油。

  實力與否,本分應守

  無論是否有技術上的實力,手機廠商的本分其實最後還是要回歸到消費者身上,畢竟消費者的滿意,才是一款手機實力的真正體現。無論是榮耀的V20、Magic2,還是OPPO、vivo的爆款機型,都用暢銷的成績告訴我們,實力是無聲,實力不是隔空喊話,也不是無腦相懟。

  真正的實力簡單直白,就像餘承東在看完iPhone發佈會的那條微博一樣,簡短二字:“穩了。”就是實力的體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