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創業:為何戴威被套 而胡瑋煒卻能解套?
2019年02月16日08:36

  什麼時候創業,決定了你是帶著怎樣的人生狀態與人生積累來創業。而校園創業,在中國現階段並不足取。

  原標題:為何戴威被套,而胡瑋煒卻能解套? ——什麼時候創業,決定創業命運!

  來源: 景素奇 中外管理雜誌 今天

  文:景素奇 責任編輯:楊光

  《中外管理》2018年第12月刊,約我寫了《戴威自作ofo殘局》一文,分析了戴威五大基因使ofo走入了死胡同。作為共享單車領域的兩大競爭對手ofo和摩拜,只寫一家總不完整。因此楊光總編約筆者寫一篇摩拜胡瑋煒的文章,算是前文姊妹篇。

  寫此文另一個頗為刺激的原因在於,同是共享單車創業者,兩人結局怎會如此迥異?

  戴威可謂從天堂到地獄。已陷入泥潭的ofo不僅有數不清的官司及債務纏身,創始人戴威還上了法院的老賴名單。從創業明星到人人喊打的老賴,用了不到一年時間,原來天堂和地獄距離如此之近。

  而胡瑋煒卻是體面轉場。先是2018年初賣身美團,整體套現15億,到年底連CEO也不當了,徹底退出了行業。雖然摩拜委身美團後,連名號都失去了,實現正現金流的曙光仍然渺茫,但這些都已無損胡瑋煒的個人品牌與職業生涯。從這個角度看,胡瑋煒在2018年頗有一種勝利大逃亡的意味。

  胡瑋煒和戴威同樣投身於共享單車的背景,是雙創大潮。大潮襲來,如果不創業,似乎人生就白活了。於是,創業已成為這個時代人們職業發展規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果說寫戴威,主要從創業者的文化理念及性格特點的角度分析,本文寫胡瑋煒則主要著眼於創業者職業發展的一個重要命題——什麼時候最適合創業?

  1

  十年創VS校門創

  胡瑋煒,1982年生人,2004年 畢業於 浙江大學城市學院新聞系,2004-2014年先後就職於每日經濟新聞、新京報、騰訊、IT經理世界、商業價值、極客公園。2014年7月創立極客汽車媒體,擔任CEO;2015年1月,創立摩拜科技,開啟了共享單車的事業。

  胡瑋煒畢業後前10年一直是一個媒體人,之後開始走上了創業發展的道路。單看她的職業發展經曆也沒什麼,但與戴威的職業發展路徑相比,就有很多比較價值。戴威在校期間就在共享單車領域折騰,把校園創業和畢業創業接續起來,本文稱之為“校門創”。而胡瑋煒走出校門10年後開始創業,我把它稱之為“十年創”。ofo和摩拜最終的結局,與兩個創始人的職業經曆有著密切關係。

  經常有人問我,什麼年齡段最適合創業?我答:人生任何階段都可以創業,褚時健74歲戴罪之身與70歲夫人馬靜芬一起還創業,並且創得很好。但最適合創業的年齡應該在30多歲。從胡瑋煒和戴威創業共享單車的故事來看,也印證了這一點。那麼“十年創”和“校門創”相比,優勢是什麼呢?

  2

  “十年創”優勢一:完成了職業化訓練

  工作10年後再創業最大的優勢是:經曆了職場曆練,完成了職業化的訓練和提升。如果再創業,對員工的職業發展和組織管理有了概念,會擯棄憑自己的興趣愛好與隨心所欲來管理團隊。相反,戴威沒有職場經驗,把哥們義氣與個人情感帶進了組織。一些離開ofo的人說,ofo內部儘管熱情很高,但管理一團亂麻,戴威賞罰隨意,用人隨意,製度隨意,跳躍性管理。而摩拜內部管理混亂的負面評價就很少,甚至有人會認為胡瑋煒是摩拜的靈魂。

  這一點我深有體會。我是2003年2月份開始創辦騰駒達做獵頭,不知不覺已經滿16年,接觸過40後到90後的諸多創業老闆,發現那些沒有經過正規組織訓練過的老闆,無論生意規模有多大,無論稟賦有多好,學曆有多高,企業內部管理往往隨意性比較強,職業經理人生存起來比較困難。這些創業者大概有以下三種情況:一是學曆羞澀,生活所困,十幾歲被逼走上創業之路;二是類似戴威,激情滿懷,一出校門就創業者;三是雖然有一定的社會工作經曆,但一直沒有在規範化的組織里工作過的創業者。這三類創業老闆都沒有經過組織化和職業化訓練,自以為是老闆,有360度的決策權,所以就會出現隨意性問題,企業管理的規範性就差,企業隱藏的問題就多,職業經理人生存起來就難。這些企業雖然也許生意不錯,但始終完不成從做生意到做企業的昇華,只是大生意和小生意問題。

  我把企業老闆用人劃分為四個層級,一是老闆用自己,二是老闆用能人,三是用團隊,四是用系統。沒有完成組織化職業化訓練的老闆,無論生意做多大,絕大多數停留在第一、二個層級,很難昇華到三四級。因為三、四級,尤其第四級是對人性的約束,是對追求自由的人性的約束。

  3

  “十年創”優勢二:有真切的市場體驗

  如果是想做一番事業的有心人,10年的工作曆練,肯定會對市場趨勢及風險有連續體驗和應對措施。如果沒有工作經曆的“校門創”,對市場的感知更多是靠自我邏輯:認為會怎麼樣。所以同樣是抓到了共享單車的市場機遇,但戴威和胡瑋煒是不一樣的,戴威是出於對自行車騎行的愛好與情懷,再加上移動互聯網的技術進步,認為共享單車的市場會爆發且可持續,甚至靠自己的力量來影響和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所以,他拚了命來幹共享單車的事業,於是資本風口過去後,仍舊執拗地堅持,只知進而不知退,一條道走到黑。這是沒有對市場有連續性體驗,不知道市場的殘酷和血腥。

  而胡瑋煒於2014年7月份創立了極客汽車,想做汽車媒體生意。這是由於過去她10年的從業經曆大多都與汽車有關。此時不少人在議論下一個風口是什麼,已經有人預測到共享單車,所以胡瑋煒果斷地抓住了這個機會,於2015年1月份創立了摩拜,進軍共享單車。雖然起步晚於ofo,但獲得A輪融資卻早於ofo。2016年共享單車市場瞬間爆發,熱度超乎想像。同樣出於對市場的感知,隨後胡瑋煒發現單車市場的風口已過,2018年4月又果斷賣掉摩拜套現,12月徹底走人。市場競爭是殘酷的,不能簡單憑愛好、喜歡、熟悉、情懷來做事,更不能執拗、賭氣,一定順應市場的規律。而有10年職場經驗者,年齡一般在30-36歲,正是激情滿懷、壯誌淩雲的時候,再加上有對市場的感知和體驗,創業時避險意識和避險能力要比“校門創”強得多,因此便有了ofo和摩拜的不同結局。

  4

  “十年創”優勢三:見多識廣,進退自如

  如果有10年的職場辛勤耕耘,必然經過了職場的學習期和成長期,肯定會見多識廣。試想,單車生意再好,比汽車市場還是小巫見大巫的。胡瑋煒在財經傳媒工作10年,會獲得比常人多得多信息、見識,及眼光,就不會像戴威眼睛里只盯著單車。胡瑋煒本來2014年7月創業做汽車,但發現共享單車機會來了,就迅速出手,用3年多的時間做了一把共享單車,不僅賺到了錢,也賺到了名氣,更賺到了操盤的經驗,提升了實戰的能力,這是難得的人生財富。儘管對摩拜有著不捨和依戀,但把包袱甩出去後,下次風口吹來時也許有更大的實力和信心及經驗抓住。

  而戴威和共享單車談起了戀愛,無論風吹雨打,起起伏伏都始終堅守,結果傷痕纍纍,共享單車市場風口已過,他仍在站崗。我們佩服戴威的頑強,同時也在擔心ofo的結局。

  5

  “十年創”優勢四:能找高人,早磨合

  除了前三點,下面三點同樣關鍵。

  當共享汽車正火的時候,很多人都在預測下一個風口是共享單車,那為什麼抓住的都是少數呢?要抓住風口,僅有想法或一個策劃案能行嗎?試想與資本圈不搭界的人,拿個自認為牛得不得了的商業策劃案去找風投,誰理你?而“十年創”就不一樣了。如果是有心人,10年左右的職場打拚曆練,一定會結識很多的人脈。這些人脈的價值在哪裡?

  如果有10年的職場積累,在圈子內有了一定的積累,包括能力、實力、信用等,與業內人士建立起了信任及感情基礎,人脈中那些成功人士,對你的人品、心智及行為模式有所瞭解,不僅相信你能做成事情,而且還瞭解你的底線,知道和你合作的風險點在哪裡,如何控製等,所以才敢給你投資,讓你創業,俗稱天使輪投資。

  即使有了天使投資,也要看天使投資本身的實力和能力。天使投資人的水平決定著你創業後的競爭優勢及格局和段位,決定著以後A輪B輪投資人的段位。蔚來汽車李斌作為摩拜天使投資人,起點就高,隨後A輪、B輪融資的事就是順利成章的事情。而戴威作為校門創業者,自己投的天使輪,天使輪資金花完後,就必須費心費力再找投資人。這就是自己人脈圈子的檔次和質量問題。那麼如何積累高質量的人脈呢?工作的平台很重要。

  如果是在知名的高端平台(如知名的諮詢公司、獵頭公司、投行機構、財經媒體等)積累的人脈資源,會遠超越其他行業從業者。胡瑋煒做了10年財經記者。做記者的最大好處,就是見多識廣,結識牛人多。又正是因為胡瑋煒跑汽車口,認知了汽車領域的很多大佬牛人,就包括蔚來汽車的創始人李斌。而李斌不僅作為摩拜的天使輪投資人,投了146萬元,而且隨著風口到來,自然會吸引到更多優質的投資機構。2015年10月,愉悅資本的劉二海投了300萬美金,因為愉悅資本也是李斌創立的易車網和蔚來汽車的投資人。在摩拜的投資方中,多數人都和李斌有著不錯的私交。其中,愉悅、紅杉、高瓴、華平、TPG德太資本、淡馬錫同時也是蔚來汽車的投資人,BAI(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同時是易車網的投資人,而騰訊和劉二海則同時投資了蔚來、易車、摩拜三家。以胡瑋煒過往的職業經曆,不可能認識這些知名機構的投資人,但她認識李斌就夠了。後來的A輪、B輪、C輪投資佈局,這些都不需要胡瑋煒操心,這就是高段位天使輪投資人的重要性。可以說,胡瑋煒能在共享單車領域里創業成功,關鍵是結識了李斌。

  找到投資人不易,但磨合起來更不易。10年職業經曆積累的人脈,不僅有助於找到好的投資機構,還省去了與投資人的磨合成本。戴威做共享單車要早於胡瑋煒,由於沒有職場的積累,只能在北大校園的學生圈子裡找人脈,所以當自己的天使輪資金花完後,在漫長的煎熬中苦苦尋找A輪投資,好在幸運遇上了金沙江投資。但短暫的蜜月期過後,遇到的就是痛苦的磨合,甚至不惜把矛盾曝光於公眾媒體。同樣,金沙江投資人朱嘯虎在投資ofo後的磨合中,也十分痛苦,不得不於2018年1月套現走人,從此在投資界留下了話柄。相反胡瑋煒則根本不用操心和投資人磨合,因為職場中積累人脈的過程,就是通過一件件具體的事相互瞭解、相互磨合的過程。這是先結婚後戀愛,還是先戀愛後結婚的問題。胡瑋煒在職場中認識了李斌,與李斌自然建立了信任,而與後來的A、B、C眾多輪投資人磨合,主要是由李斌來完成。即使胡瑋煒必須正面面對眾多投資人,遇到矛盾,還有李斌來周旋和調解,而李斌與這些投資機構早已磨合好了。這就是職場10年積累的人脈的價值作用。

6
6

  6

  “十年創”優勢五:風口改變,能隨機應變

  胡瑋煒在共享單車的風潮起落中,做到了隨機應變,戴威沒有做到。為什麼?

  戴威是ofo團隊的核心創始人,其他成員都是比他還青澀的“校門創”,屬於“自信人生二百年,會當擊水三千里”的學生情懷者,即使後來有了眾多沙場老將朱嘯虎等投資人,但戴威剛出校門,還處於目空一切、我行我素的階段,哪聽得進去投資人的意見?所以,投資人一看碰見了杠頭,根本不知道風該停了,一味自己快意,於是朱嘯虎乾脆套現跑了,把戴威等套在了高高的山崗上。不必嘲笑和批判戴威,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從職場跌打中走來的,我們也都青澀過、執拗過。經曆風雨才是人生成長的營養元。

  胡瑋煒不同於戴威,10年的職場磨煉早已退去了學生青澀。她一定知道要順大趨勢,不能與趨勢為敵。

  重要的是,胡瑋煒在摩拜團隊中的角色與戴威在ofo團隊中不同。戴威是ofo的帥,是ofo的天,代表著ofo的最高水平,而胡瑋煒只是摩拜團隊中的先鋒官。我們看看摩拜的核心創始團隊成員領軍人物:李斌,摩拜的天使投資人兼董事長,易車網、蔚來汽車創始人,知名投資人,有出行教父之稱,創立摩拜時已有將近20年的創業經驗,僅此就是ofo團隊無法比的。再看摩拜的聯合創始人兼CEO王曉峰,2015年加入摩拜之前也有將近20年的職涯,包括Google、騰訊、優步等世界級企業的高管經曆。

  從創始團隊核心成員構成上看,摩拜全方位比ofo的團隊優異得多,或者說根本不在一個量級。正是這樣優異的創始團隊,在市場風口發生變化時,能及時調整方向,進退得當。

  胡瑋煒能進退有度,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摩拜團隊與機構投資人是和諧的,遇到問題能與投資人一起協商,形成合力,共同進退。而戴威與機構投資人始終是矛盾的。這一反一正,ofo的殘局、戴威的悲劇也就不可避免了。

  摩拜由李斌領銜,就決定了摩拜“當豬養、當豬賣”的命運。因為李斌既是創業者,也是成功的投資人,風口來了,讓豬飛起來,必須在風停前及時出手賣掉。也就是說摩拜的創始團隊最初就把摩拜當豬養,把豬賣掉是早晚的事,只是賣的時機、價格問題。即使賣不掉也不要緊,因為蔚來汽車後面還有更牛的老闆——騰訊,而騰訊的生態系統就豐富多彩了,所以風停了也總有價值重生的可能。於是美團就及時出擊了(騰訊是美團的第一大股東)。

  而戴威是把ofo當兒子養的,投資人可以加持,但不能擁有。ofo必須聽我的,誰說都不行,出錢了也不行。所以才有了與投資人的矛盾,才有了風停了也要堅守,為情懷付出了代價。

  7

  “十年創”優勢六:懂拿資本的錢,辦資本的事

  戴威在與風投資本的合作過程中,蜜月期很短,隨後便是無休止的摩擦。戴威認為,投資人投資後,就不要多管閑事了,等好消息就是了。多麼天真的想法!因此抱怨資本管的太多,而且不聽資本的意見。結果導致投資人代表朱嘯虎套現走人,而不管單車行業的洪水滔天。其實朱嘯虎們是有苦難言的:我投進了真金白銀,你卻不讓我瞭解具體運營狀況,能不急嗎?不是不相信問題,而是投資後的風險管控問題。而投資人眼看風停了,風險來了,豬要摔死了,戴威又不聽勸,投資人只能趕緊撤退避險。

  這一點,有10年職場經驗的胡瑋煒就明白:既然摩拜接受投資機構的投資,創業團隊就必須尊重投資人的意見,給投資人信心,創始團隊唯一要做的就是讓投資人賺到錢,為投資人利益最大化全力以赴。因為投資人投的是真金白銀,自己只是創業者。這就是基本邏輯,是規則。投資人要撤,如果不能堅守,也只能跟著一起撤,與投資人共進退,無論多麼不甘和委屈,對摩拜多有感情,都不能拿感情說事,更不能拿情懷說事。投資人一定是該套現就套現,該退出就退出。

  所以,作為創始人必須明白,風投就是過江龍,不是與你白頭偕老的終生伴侶,不可能與創業者共擔風險的,也不可能替你經營管理企業,但一定要及時瞭解企業真實的運營狀況。風投一定是要適時套現,不可能像創業者那樣對企業產生感情,報著情懷做事。如果說投資人有情懷,那就是賺錢,再賺錢。至於企業的死活及社會責任,那是企業家的事情。所以,當創業者,既然在風口上借用了資本的力量,就一定要承擔資本天然的避險本性給企業帶來的風險。而不能像戴威這樣天真,既依賴資本的力量在市場飛翔,又不想受資本的約束。世界上哪有這等好事。

  如果不想受資本的驅使和約束,那就壓兒根不要沾資本的腥,自己學烏龜,靠企業自身的造血機製,滾動爬行。這能自主。但在資本瘋狂肆虐的今天,這種可行性在逐漸減少。

  職場就是戰場,10年足可以磨掉你的個性和幼稚。世界上沒有任何事是單純的好事,有其利必有其弊。

  8

  “功成名就”能延續多久?

  人生職場旺季,通常有3個10年。戴威是第1個10年就做得風生水起,可惜陷進去了,且看他如何掙紮自救吧,但畢竟風光了一把,算是名就功不成。胡瑋煒在職場的第2個10年里,做成了一件事,可謂是功成名就,體面轉場。尤其是女性,能在第2個10年里做到如此段位,是非常了不起的。第2個10年的成功,與第1個10年緊密相連,是第1個10年職場積累的結果,雖然有運氣成分,但也是水到渠成的必然。《真心英雄》歌詞寫得非常好:“不經曆風雨何以見彩虹,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把握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動”。只有這樣人生才能與眾不同。那第3個10年會怎樣呢?那看她能否把握生命力的每一次感動,能否經曆更多更大的風雨了。因此,我們只能是期待。但現實是職場中很少人能夠連續3個10年都輝煌的。

  最後,寄語這個時代的人們:平凡雖是真實的人生,但真正的英雄一定會閃爍在燦爛的星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