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第一座北極科考站——黃河站
2019年02月16日04:04

原標題:走近第一座北極科考站——黃河站

走近第一座北極科考站——黃河站(新中國的“第一”·70年)

背景故事

中國北極黃河站,位於挪威斯匹次卑爾根群島的新奧爾鬆,是中國建立的首個北極科考站,落成於2004年7月28日。黃河站是我國繼南極長城站、中山站兩站後的第三座極地科考站。中國也成為第八個在斯匹次卑爾根群島新奧爾鬆建立科考站的國家。

黃河站的建立,為我國在北極地區開創了一個永久性的觀測研究平台,為解開日地相互作用、北極氣候環境變化及其與全球變化的關係等眾多課題提供了一個窗口。

親曆者說

講述人:楊惠根,自然資源部中國極地研究中心主任、首任黃河站站長

北極科考與南極有何不同?

北極和南極有很大不同。北極的主體是北冰洋,也有一些島嶼,但所有島嶼都有主權歸屬。中國的北極科考也是以北冰洋考察為主,主要是以船基為依託的海洋調查。但是,為完整認識北極氣候和環境變化,只做北冰洋考察是不夠的,還需開展北極地質、冰川、凍土、陸地生態調查,以及以陸基支撐的大氣科學、空間科學等學科的觀測研究。

黃河站為什麼選址挪威新奧爾鬆?

首先,中國是《斯匹次卑爾根群島條約》的締約國,擁有在斯匹次卑爾根群島開展包括科學考察等活動的條約權利,這是我國在該地區建立科學考察站的法律依據。挪威政府製定政策將新奧爾鬆作為一個綠色科考站來開發,使當地擁有不受汙染與干擾的原生自然環境和便捷的交通、通信條件,提供完善、專業的後勤保障,便於廣泛的國際合作,這些都為我國在此建站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黃河站如何建成,長什麼樣?

黃河站建設本身相對容易,對一棟租賃的建築按照科考站功能改造,設立觀測設備和建設分析實驗室。

黃河站是一座二層小樓,包括實驗室、辦公室、閱覽休息室、宿舍、儲藏室等。在小樓的頂部有五個小“閣樓”,是北極科學考察中重要的設施——極光光學觀測平台。每年春天到秋天,不同學科的科考隊員根據任務需要輪流上站開展考察;當極夜來臨,黃河站上會有1至2名極光觀測隊員上站考察;其他時間,站上沒有考察隊員,但有設備自動觀測。

黃河站的主要工作是什麼?

北極黃河站是一座綜合科考站,開展的主要科考項目包括高空大氣物理觀測、氣象觀測站建立、GPS衛星跟蹤站建立、地球生態環境演變考察、近岸海洋環境監測、冰川長期監測的可行性調查和大氣化學采樣等。

“建站的最大難題在於,中國作為後來者,如何建立和擁有自己特色的研究項目,而不是重複其他北極考察站的項目,對北極研究做出中國獨特的貢獻。”楊惠根說。

“當時我們已經建了南極中山站。中山站和黃河站的磁緯都在75度左右,基本上處在地球同一根磁力線的南北兩端。因此,中國科學家能在南、北兩極對極光進行共軛研究。”楊惠根說,黃河站將日地相互作用作為主要研究內容,找到了自己的“中國特色”。

黃河站以及周邊科考站,有一個約定俗成的規矩,就是不能鎖門,且門全部是朝外開的。“當地有北極熊出沒,這些是防熊的措施。一旦熊來,任何人隨時都能迅速跑進樓里避難,北極熊只會推門,不會拉門,所以門要朝外開。”楊惠根說。

2019年將迎來黃河站建站15週年。經過中國科學家十幾年的努力,黃河站已經成為一座具有世界影響的北極考察站,擔負起了這一地區日地相互作用觀測的國際責任,取得了一系列具有重要價值的科學成果。“近兩年,我國進一步加強了北極地區的研究,在黃河站實施了北極環境變化業務化觀測,這種連續的、長期的觀測,將對全球北極監測做出新的中國貢獻。”楊惠根說。

參觀貼士

位於中國極地研究中心內的極地科普館,由上海市科委、國家海洋局極地辦和中國極地研究中心聯合籌辦,是全國科普基地。在這裏可以回顧我國極地考察的艱辛曆史和巨大發展,領略極地的神秘靜美。科普館同時收藏展示了一批珍貴的實物藏品,如極地考察的工具用品(如雪地車、考察服、采雪器)、極地標本樣本(南極隕石、冰川水、企鵝、海豹、風蝕石)等,能讓觀眾對極地科考有更直接的感受。極地科普館位於上海,已對社會免費開放,參觀前需致電中國極地研究中心(021—58718663)預約。

國家海洋局極地考察辦公室官網(http://chinare.mnr.gov.cn/)極地影像欄目,每日更新長城站、黃河站拍攝的極地影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