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從阿里離職的漂亮女高管 從來不過情人節
2019年02月15日20:04

  相關新聞:螞蟻金服陳亮回應“離職美女高管”傳聞:吹牛要有度

  來源:本草花樣年華 GLORIOUS YOUTH

  作者:Judy Wong

  陪你的第1篇

  今天是2019年2月14日,情人節。

  先給大家講個笑話:我是一家創業公司的CEO。

  而兩年前的今天,我是阿里巴巴年薪數百萬、期權超千萬的女高管。

  可我卻沒有享受過情人節,理由是,我不配。

  今天,我特想跟曾經的自己,以及所有的年輕女孩,說幾句心裡話。

  1

  “離開阿里,你算個屁!”

  2017年夏天,我做出了一個令所有人大跌眼鏡的決定:我從待了10年的阿里離職了。

  親朋好友們都覺得我瘋了,這次離職帶給我的期權損失,保守估計至少1000萬。

  我的閨蜜甚至罵我,“離開了阿里,你算個屁!”

  他們看到的,永遠是那個光彩照人的職場麗人。

  他們看不到的,是身體已被嚴重透支的我。

  這一點,從我的臉上就能看得出來。

  以前我的皮膚是中性肌膚,隨便抹一點護膚霜就可以出門,吹彈可破。

  現在,我的肌膚變得敏感、發紅、長痘、愛起皮,每天起床都不敢照鏡子。

  一個女下屬曾痛心地對我說:“Judy姐,你剛來阿里的時候皮膚真好啊,我一個成都妹子都羨慕你。可你現在也太拚了吧,真的要注意一下保養身體喔~”

  早在兩年前,我的朋友——時任國內某知名互聯網醫療公司的CEO,突然離世,年僅44歲。

  我一個女高管朋友,辭職時還說過這樣一段話:

  “我才30出頭,雖然我的收入高,但是這個代價更高,我不想毀了自己。”

  她在北京呆了快11年,工作6年,但她的大姨媽,差不多3年沒有正常過了。

  她說她當不了母親時,我一度以為她在開玩笑。因為不止是我,身邊好幾個女同事的“大姨媽”都是這樣。

  熬夜加班,每週出差3-5個城市,常年超負荷的工作壓力,讓我們對長痘、頭痛、掉頭髮、頸椎病、胃炎等,早已習以為常。

  我漸漸意識到,熬最深的夜,塗最貴的面霜,其實沒什麼卵用。

  再牛逼的人,也無力對抗身體的軟弱。

  有天晚上,看著曾在法國南部蒙彼利埃的咖啡館留下的開心照片,我難過得哭了出來。

  我已經很久沒有聞過花香,沒有聽過鳥叫,沒有早上為自己做過早餐了。

  阿里的工作,讓我成為一個還算有錢的女人,讓我經濟獨立,讓我可以不在乎我遇到的男人是否有錢。

  可是,我變得越來越無趣,越來越焦慮,我沒有時間去欣賞藝術,去享受生活。

  這一連串的事件,使我不得不思考,活著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我的人生只剩下工作了嗎?

  離開了阿里,我真的一無是處了嗎?

  我拚了命地工作、賺錢,最終卻為健康買單,這樣的生活是否值得?

  我的前半生,從來只有快進鍵,卻從未按下暫停鍵。

  2

  堅持一輩子的力量

  離職後,浪漫的我希望可以在法國,這個與我氣質相投的地方找到答案。

  於是,我踏上了歐洲遊學之旅。

法國ESSEC商學院國際奢侈品品牌管理MBA項目學術主管 Ramanantasao教授
法國ESSEC商學院國際奢侈品品牌管理MBA項目學術主管 Ramanantasao教授
梵克雅寶(Van Cleef & Arpels)工坊管理層Vranceanu女士
梵克雅寶(Van Cleef & Arpels)工坊管理層Vranceanu女士

  巴黎,芳登廣場22號,梵克雅寶珠寶學院。

  這座18世紀的老屋裡,能工巧匠們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的埋頭雕琢,他們雙手粗糙,捧出自己璀璨奪目的作品時,卻是滿臉喜悅。

  在這些飾品之間流連,我常常陷入思考,他們為什麼要把自己的人生獻給這些物品?而不是其他?

  一輩子專注於一件事,背後是什麼力量?

  在奢侈品工作坊,經驗豐富的Prof. Nyeck回答了我的疑問。他也是LV的高級顧問,奢侈品行業的大咖。

  他說的第一句話就是:Luxury is Culture(奢侈就是文化)。

  我恍然大悟。

  一個品牌背後,支撐它的不僅僅是美學上的作品,商業上的產品,更重要的是,產品和作品所傳遞出的觀念與價值。

  比如,人類為什麼要追求美?我為什麼要追求美?

  我思前想後,得出我自己的答案:這是世界賴以變得更好的價值尺度之一。

  我可以通過自己的行為,讓周圍的人,以及周圍的世界,變得更美。

  而這可能就是中國人最不注重的事物了。

  價值決定觀念,觀念決定行為,行為改變我們。

  3

  一次爛臉,改變了我的後半生

  這期間,發生了一件事,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方向。

  作為職業OL,我有每天敷面膜的習慣。一次我敷了朋友送我的幾片日本旅遊帶回來的面膜,隨後臉上開始發紅、長疙瘩、發癢,整晚睡覺都在抓撓。

  在紐約,我的好朋友給我介紹了一位朋友——紐約赫赫有名的哈洽德·阿肖特醫學博士。

  他告訴我,我敷面膜的頻次太高了,在他們當地,很少有人會每天敷面膜,而且經過檢測,他發現我用的這款面膜里,含有皮膚鴉片”糖皮質激素”。

  長期使用此類護膚品,可能導致面部出現黑斑、萎縮變薄等問題,還可能出現激素依賴性皮炎等後果。

  回國後,我治療了2周才把膿包去掉,快半年痘印才淡化。

  隨著深入瞭解,我才發現我的遭遇並非個例,整個護膚品行業的亂象早就十分嚴重:

  便宜的產品愛添加有害成分,安全的產品又太貴,虛假宣傳、不可思議的加價率、暴利……

  這次差點毀容的遭遇,讓我有了切膚之痛。

  我們每天打開手機,“范冰冰每天敷面膜”、“大S吃抗血凝劑美白”的各路新聞不絕於耳,但很少有人跳出來說一句:嘿,你們這樣做是不對的!

  嗯,我打算要做那跳出來的人。

  到底怎樣的愛美方式,才是科學、健康、合適的?

  想到自己的慘痛遭遇,想改變行業亂象、做一款自己敢用、閉眼都能買得起的護膚產品的念頭,在我心裡萌芽了。

  我想創業。我想要打造一個新青年國貨品牌,它是自信、自由、自立、自美的。

  但是,我遭到了身邊所有人的反對。

  創業本身就很難,九死一生。跨界就更難了,需要不同行業之間的融合與包容,成功率更低。

  我猶豫了。

  我請教了我的前老闆馬雲,他給我發來8個字的短信:堅持初心,勇敢去做。

  4

  跑遍全世界,也要做成這件事

  雖說在互聯網行業摸爬滾打十來年,但美妝行業我還是一個門外漢。

  我想起了遠在美國的阿肖特博士。

  他是世界頂尖抗自由基領域專家,曾榮獲2004年獲得了歐洲人文和自然科學院等多項大獎,並取得多項研究專利及成果。

  我飛到了紐約,說明了我的來意。但他始終拒絕我的邀請,“我從來沒想過把我的專利配方給一個外人。”

  無論我如何遊說,他都不為所動。

  一週後,無功而返的我,在回國的飛機上,想起闖蕩北京的種種艱辛,想起離職時遭遇的不理解,想起自己的失望和難過,一時之間,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全飛機的人都以為我瘋了。

  後來,前排一個帶著孫女的老奶奶,扭頭塞給了我一包軟糖,微笑著對我說:Everything will be allright.

  是啊,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反正已經處在最深的穀底,往哪邊走都是上坡路。

  下了飛機,我打了一個電話給阿肖特博士,我堅定地跟他說,就算被他拒絕,我跑遍全世界,也要完成這件事:

  我要打造一系列不輸國際大牌、價格僅有它們十分之一的美妝產品,讓更多的中國女孩,享受最安全、最芬芳的美麗體驗。

  中國這樣的年輕女孩有兩億。

  阿肖特博士沉默了5秒,說了一句“I will follow you。”翻譯過來就是,我願意追隨你。

  很久之後,我才知道,這是Ricky Nelson在1960年代的名曲。

  不管你是否願意,世界把所有的問題都留給了年輕人,我相信只有年輕人,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

  真正獨立自信的女孩,從不依靠別人發光,因為她會自帶光芒。

  2019情人節,不管小仙女們是單身狗還是有人陪。

  我想說:嘿,對自己好一點。

  你的不快樂,就是因為你沒有好好愛自己。自己,才是自己最好的情人。

  我,會一直在這裏,陪伴你們。

  在變美的道路上,今朝的容顏,美於昨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