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術師的操作水平,真的有那麼讓人窒息?
2019年02月15日10:44

  距離魔術師上任已經將近兩年了,說實話,在珍妮巴斯聘用魔術師擔任總裁之前,湖人的那些日子幾乎可以用“災難”形容——他們曾經給了莫斯高夫四年6400萬,也曾經給了洛爾鄧四年7200萬,單單是這兩份合同就已經堵死了湖人在高比退役之後未來四年的操作空間。所以魔術師上任之後,首先需要做的便是清理湖人的空間,僅從這一點上來看,魔術師的操作相當果斷,並且非常有決心。

  在上任之後,魔術師做了這麼幾件事:

  先是將路易斯送到了火箭,從而得到了布魯爾以及火箭的一個首輪簽,由於路易斯和布魯爾的合同金額相差無幾,且都是2018年到期,因此這一舉動首要目的並非清理空間,多是為了選秀權。最終,布魯爾在2018年被湖人買斷,火箭送給湖人的選秀權則成為了首輪第28順位,火箭又用這28號簽和爵士交易,得到了一個30號簽和一個次輪,這個30號簽成為了祖殊哈特,次輪簽則選中了湯馬士拜仁,相當成功。

  休賽期,魔術師又將莫斯高夫送到了網隊,此時的莫斯高夫合同還剩下三年4800萬,堪稱聯盟最大的垃圾合同之一,為此湖人不得不將羅素一同打包送出,從而得到了處於合同年的盧比斯和一個27順位選秀權。考慮到當時羅素還未打出身價,並且湖人又急於清理空間,因此這筆交易放在當時其實還可以理解。最終,湖人用自己手中的二號簽選中了和羅素同位置的波仔——大概也證明了魔術師早想將羅素放走,至於獲得的27順位,最後選中了古斯馬。

  在這兩筆交易之間,還發生了這麼一件事情。

  溜馬當家球星保羅佐治申請交易,並且將湖人指定為了下家,還表示“非湖人不續約”,從而讓自己的交易價值大大下降。此後,溜馬向魔術師提出了以湖人當時手握的二號簽或者恩格林為主體的交易——此消息在佐治離開溜馬後由Woj曝出,注意溜馬當時只想要二號簽或者恩格林中的一個,然而魔術師並沒有同意,只給出了奇勒臣、蘭杜和選秀權為籌碼,溜馬沒有同意,最終將佐治送到了雷霆。

  如今來看,這筆沒能達成的交易顯然是失敗的,因為佐治本賽季已經打出了MVP級別的表現。有些人認為,那時候佐治只不過是一個三陣全明星,不然,即便是當時來看,拿還沒有打出身價的恩格林或者手中的二號簽其中之一去交易佐治,也是等值甚至超值,可惜魔術師的算盤打得太精明,就因為佐治一句“非湖人不續約”,就想著到了2018年夏天再裸簽。如此一來,湖人既不用送出手中的年輕天賦,也可以省下簽約佐治的幾千萬——如果是交易續約頂薪將是5年1.77億,如果裸簽則是4年1.30億。然而,天下哪裡有那麼美好的事情,佐治最終被韋斯卜克打動留在了雷霆,不僅如此,還是以4年1.37億降薪留下。

  毫無疑問,失去佐治對魔術師以及湖人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教訓,隨後的整個2017-18賽季,湖人由於沒有次年的選秀權,幾乎每場比賽都在全力以赴,然而年輕人畢竟是年輕人,儘管波仔、古斯馬、哈特和恩格林都展現了一些潛力,但是湖人還是沒有進入季後賽,期間魔術師和布魯爾達成買斷,釋放了一些空間,並且將奇勒臣(合同剩下兩年2600萬)和小蘭斯(一年220萬)送到了騎士,換來了小湯馬士和費爾兩個到期合同,此舉也是為了清理空間,為了2018年夏天做打算。

  7月1號到來之前,李安納申請交易了。

  和佐治相同的是,李安納也指定了下家,洛杉磯會是他的首選,但是不同的地方是,當時哪怕包括馬刺在內都不知道李安納傷病到底恢復了幾成,且馬刺和李安納之間也有一些矛盾。在這種情況下,馬刺幾乎下了狠心不滿足李安納去洛杉磯的意願,一度有過不和湖人做交易的傳言,即便是交易也是直接要價古斯馬、恩格林、哈特和未來的三到四個首輪選秀權(此消息同樣由Woj曝出),魔術師顧忌到李安納的傷病並沒有答應,最終李安納去了多倫多,並且重新打出超巨水準,湖人又一次失去了引援的機會。

  說實話,當時交易李安納就像一場賭博,畢竟誰也不知道他傷好了多少,試想,如果湖人真用四少梭哈來李安納,但是李安納卻沒有打出傷前水平,那麼湖人過去幾年的爛幾乎也就白擺了,因此這裏我們還是可以理解魔術師的顧忌,至少比“佐治事件”上更能理解。

  總結下2018年休賽期,湖人大概發生了這麼些事:沒有得到佐治和李安納;盧比斯、小湯馬士、費爾等人合同到期,湖人沒有續約;同樣到期的還有蘭杜,湖人也放走了;新賽季開始之前,湖人買斷了洛爾鄧;以及最重要的,簽下占士。

  先從買斷洛爾鄧開始說起,事實上魔術師也不是沒有想過交易洛爾鄧,可惜洛爾鄧這合同實在是過於大,魔術師一直沒有能夠找到下家,對比隔壁莫雷甩掉安達臣,不僅只送出一個受保護選秀權,還直接降低了奢侈稅,從中可以看出來一定的經驗不足。但是說實話,這種垃圾合同,換個人上來還真未必就能處理得了,最終選擇買斷,實際上也是不得已手段,為此湖人接下來的三個賽季都將支付洛爾鄧500萬美元的工資,並且這500萬還都是佔據薪資空間的。

  再來說說占士,可以肯定的是,魔術師在簽約占士這件事上還是付出了一定心思的,他提前去占士家門外等待,並且給了占士未來規劃,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打動了占士。若是占士沒受傷,湖人直到賽季結束都能保持住西岸第四,那麼魔術師很有可能就因為這麼一筆操作就拿個最佳經理之類的。

  但是呢,同樣不可否認的是,家庭是占士做出前往洛杉磯的第一考慮,這一點包括占士本人都曾經承認過,因此“占士加盟湖人”這筆引援並非完全是魔術師的功勞,非要說,還是洛杉磯好地方——若非如此,也不會每個自由球員都和洛杉磯掛上鉤了。

  此後,湖人又簽下了一些合同年球員,期間還有這麼一件事,據卡辛斯透露,當時他曾經打電話給湖人索要一份迷你中產,可惜湖人並沒有提供。我們並不知道魔術師是因為湖人想要進入季後賽並沒有太多時間等到卡辛斯復出,還是因為覺得跟腱斷裂後卡辛斯連一份中產都不值,反正結果是,湖人的那份迷你中產特例最終沒有使用。卡辛斯復出的狀態也打了聯盟不少球隊的臉,這一點同樣是魔術師乃至湖管的大失策,因為他們一直缺少一個能夠拉開空間的大中鋒。

  到了本賽季的交易截止日之前,又一個爆炸性新聞爆出:一字眉申請交易。

  說實話,如果佐治、李安納還能夠理解,那麼一字眉這件事上,魔術師也許真的做了一些錯事:一來,湖人的保密工作實在做得不行,每一次交易籌碼都被媒體全部知曉,導致了整支球隊的不和;二來,魔術師的手段過於明顯,一字眉申請交易一事甚至直接讓塘鵝管理層要求聯盟介入調查——這是一個非常不好的現象,從當初的佐治、李安納到後來的一字眉,三人都是想去洛杉磯,結果所在管理層一個比一個硬。

  說白了,這樣的舉動已經讓聯盟其他管理層開始警惕湖人——好比前幾天西蒙斯說夏天想跟魔術師訓練,結果就搞得聯盟調查是否存在誘導。確實也是如此,放以前,球員交易都是管理層和管理層接觸,現在直接就是球員指定下家,甚至存在球員和對方管理層直接對話的潛在可能。雖然話說是沒錯,球員也有權利,但是管理層畢竟是老闆,這樣做怎麼可能不得罪老闆——說難聽點,佐治指定下家那一套,多了就不新鮮了,還讓其他球隊管理層覺得反感了。

  不僅反感,還略顯尷尬。你看塘鵝,放著一字眉留在隊中,結果搞得塘鵝上下都不知如何是好,一字眉持個球吧,主場球迷直接噓聲送上,進個球吧,又是歡呼,但是也不能進太多,比如對木狼,前三節32分,第四節直接DNP,當然,這也總比對魔術全場只拿3分6籃板好太多了。

  如何引援占士外的其他巨星,這將會是魔術師操作上的一大難題,而且還涉及到眼光問題——李安納傷病不談,沒看出佐治的超巨潛力,終究是魔術師的錯誤——就像雷管為交易夏登載入史冊一樣。

  再如我們所說,魔術師的一些操作其實並不差,大部分時間裡他都是在給小巴斯之前的操作“擦屁股”,包括他選人的眼光也是相當獨到,古斯馬和哈特最能說明這點。但是,湖人在培養上還是差了一點。

  最能直接體現的便是羅素和蘭杜,這兩人都是魔術師放走的,結果一個已經成為了全明星,一個場均將近20分打出生涯最佳——說明兩人身上是真的具有天賦的,那麼為何他們在湖人就是沒有這樣的表現?魔術師、禾頓需要去研究,不然真要放走了波仔或者恩格林,再打出來的時候就不知道要如何打臉了。

  以及還有最後一個問題,湖人在占士到來之後的引援。

  占士熟悉的體系我們都清楚,一星四射,這種戰術其實被證明過很成功了——去年的騎士缺的是防守和一個更好的持球人。但是魔術師卻不想效仿,於是乎,在休賽期引援的時候,湖人單純地選擇了朗度、史提芬遜、比斯利這樣的持球手和麥基這樣的吃餅型,放走了盧比斯。結果呢,到最後發現三分不夠用了,只續約了波普一人,為此在交易截止日之前緊急換來了穆斯卡拉和布洛克,還送走祖巴茨,至今湖人還在尋找一個協防出色的大個子。想當初,留下盧比斯也許就能解決這個問題了,再看看盧比斯如今在公鹿的樣子,這操作恐怕魔術師也是始料未及。

  總的來說,魔術師確實在清理空間上有過一些亮點,但還是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尤其是在引援其他球星、培養新秀和簽約球隊輪換上。當然,他畢竟還只是剛剛上任總裁兩年,以他的未來規劃和洛杉磯的市場,我們相信湖人未來一定會崛起,只是能不能在占士最後的巔峰上加把勁,也許得到今年夏天才能知道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