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新書披露IS行動細節:恐襲小組前往警局投降
2019年02月15日01:07

  原標題:恐襲小組前往警局投降!法國新書披露IS組織行動細節

  參考消息網2月14日報導 法國《解放報》網站2月8日刊登了羅曼·卡耶的一篇題為《對“伊斯蘭國”組織情報部門的調查》的對馬蒂厄·敘克的新書《恐怖組織的間諜》的書評文章,全文編譯如下:

  在“聖戰主義者”走上台前的現象開始佔據新聞頭條的時候,很少有記者或者專家對這一變化擁有足夠的消息來源。甚至直到2015年,有研究人員依靠個人線報在一些話題上獲得的信息比法國情報機構還要多。隨後,美國為首的“國際反恐聯盟”同“伊斯蘭國”(以下簡稱IS)極端組織開戰。國際聯軍針對IS目標的空襲變得越來越密集和精確,消滅了很多極端分子,迫使倖存者變得更加低調,也因而更少同外界聯繫。

  與IS核心相關的線人們開始消失。按照戴維·湯姆森著作中的流行說法,他們中的很多人成為“幽靈”,回到法國向情報機構提供了不少信息。法國情報機構因此在蒐集有關IS情報方面的能力開始逐步加強。如今,如果不依託警方消息來源,想要認真研究極端分子的演化變得越來越不可能了。到2019年,那些在情報領域擁有獨特資源者(個人線報)成了對IS極端組織最瞭解的人。而馬蒂厄·敘克就是其中的代表,他的新書《恐怖組織的間諜》對於希望瞭解IS反間諜機構如何運作的讀者來說是不可或缺的。

  本書時間跨度從IS興起以及法國被綁架者在敘利亞受難開始,還包括了IS針對法國本土發起的一系列襲擊以及法國情報部門挫敗的一系列恐襲計劃。除此之外,馬蒂厄·敘克的著作中還提供了很多有助於給圍繞極端主義的討論帶來全新思考的材料。我們認為,儘管恐怖分子行事在個人層面的動機呈現多樣化,但極端組織整體上卻是以理性的方式打擊西方國家。

圖為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恐怖分子
圖為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恐怖分子

  就IS而言,該組織就是有意要懲罰由美國領導的“國際反恐聯盟”成員國。證實我們這一假設的極端分子言論有很多。馬蒂厄·敘克在書中就明確提及從敘利亞遙控指揮多名恐怖分子的法國極端分子拉希德·卡西姆的言論,其曾勸阻一名下線不要針對一處猶太教堂發動襲擊,擔心這種襲擊會被人視為與巴以衝突有關聯,而不是針對參與反恐的法國的報復行動。以此類推,“基地”組織的刊物《激勵》也認為瞄準同性戀群體會產生反作用。

  馬蒂厄·敘克指出,邁赫迪·奈穆什於2014年5月針對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猶太博物館的襲擊,儘管從未被IS認領,但襲擊者和拉卡方面的聯絡是確實存在的。作者也承認,奈穆什在對同牢房獄友的私下交談中,遺憾地宣稱沒有得到任何IS方面提供的後勤支持。

  此外,有關IS反間諜組織的披露也是本書看點之一。馬蒂厄·敘克讓讀者瞭解到了各國情報機構的很多情況。作者指出,面對極端分子,所有國家都摒棄前嫌互相幫助。通過閱讀本書我們瞭解到以色列“摩薩德”人員曾前往雅典,試圖抓捕2015年11月13日法國系列恐怖襲擊的組織協調人員阿卜杜勒-哈米德·阿巴烏德。此外書中還披露,歸功於伊斯坦堡機場的一名土耳其警察的警惕,首批前往敘利亞的法國極端分子蒂萊爾·維盧斯曾試圖重回法國,卻因瑞典護照上的照片與真人不太像而被抓捕。

  更讓人吃驚的是,我們會發現法國情報機構一些探員的幼稚。在一場會議上,這些人本來是想如此宣稱:“伊拉克人嘲諷我們的國家。我們之所以成為目標,是因為阿爾及利亞人來了,然後說法國是敵人。”如果說此類殖民問題紛爭在恐怖襲擊計劃實施上發揮決定性作用,2016年前還能讓人相信的話,自此之後全歐洲恐怖襲擊不斷增多,就與傳統的殖民矛盾沒多大關繫了。

  最要強調的是,作者在對IS反間諜機構的調查中,注意避免陷入2個重要的陷阱:要麼高估那些受教育程度通常不高、分析能力有時很有限的個人的能力,要麼相反對這些人的水平不屑一顧。IS有時能夠成功發動襲擊的,但它遭遇的失敗同樣有很多。書中提到:一名恐怖分子在自己的家鄉城市迷路;另一名恐怖分子則在開槍射擊時將子彈打到自己大腿上;一名全身裝備精良的極端分子“老手”在高速列車上被警察繳械;一個恐怖襲擊小組的全部成員集體前往巴黎十八區的警局投降。這些和IS的精英部隊距離甚遠,IS其實對此也是清楚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