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衝基金趁美股反彈削減持倉 "未雨綢繆"成主旋律
2019年02月14日11:07

  儘管美國兩黨達成協議避免政府再度關門令隔夜道瓊斯指數大漲1.5%,但一家美國對衝基金經理張剛(化名)坦言“這不足以讓自己感到興奮”。

  “事實上,1月美股反彈7%創下1987年以來同期最佳漲幅期間,我們不但沒有加倉追漲美股,反而逢高削減了逾30%美股持倉,將資金轉向現金、美國國債與新興市場高信用評級產品。”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究其原因,他們內部認為1月以來美股大反彈其實在上演“最後的瘋狂”——儘管美聯儲轉向鴿派加息與中美貿易摩擦緩解令風險偏好回升,吸引資金重回美國科技股懷抱,但在不久的未來,美國歐洲英國經濟增長乏力、全球貿易摩擦不確定性、英國脫歐一波三折、特朗普減稅政策對經濟拉動效應遞減等因素,會讓美股再度回到下跌軌跡。

  他坦言,這兩天他所在的對衝基金交易員正在討論是否擇機逢高沽空美股,原因是這輪美股反彈幅度似乎與未來美國經濟衰退幾率增加形成“背離”,令沽空美股正變成勝算最高的套利交易之一。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持類似觀點與交易策略的對衝基金不在少數。

  美銀美林最新調查顯示,認為標準普爾500指數將在2931點見頂的投資者比例,從去年9月的11%跳升至本月的34%。與此同時,越來越多對衝基金對現金的配置比例達到44%,創下2009年金融危機以來最高值。與此對應的是,他們對美國股市的配置比重降至9個月來最低。

  “事實上,針對未來美國經濟負增長儘早做好佈局,才是當前對衝基金製定交易策略的主旋律。”張剛直言。

  未雨綢繆才是主旋律

  在張剛看來,不只是他所在的對衝基金對此次美股反彈“冷眼旁觀”,不少大型對衝基金都趁著美股反彈機會悄悄削減美股頭寸。究其原因,他們都預期美國經濟將在未來一兩年出現負增長。

  曾準確預測次貸危機的對衝基金大佬Kyle Bass近日接受媒體採訪時明確表示,隨著財政刺激效應逐漸衰減,美國經濟很可能將在2020年中期陷入溫和型衰退,令今年美股可能繼續下挫。

  在全球最大的公募基金Vanguard首席投資官Greg Davis看來,美國居高不下的政府債務與再創新高的家庭債務,將成為製約美國經濟增長的一大風險,加之貿易摩擦帶來的經濟負面衝擊,即便2019年美國經濟不大會陷入衰退,但明年這個幾率將變成50%,由此帶來的後果,是未來十年美股回報較五年前預期減少37.5%(從8%降至5%)。

  “事實上,近日美國政府公佈的政府債務與家庭債務數據,讓對衝基金對美國經濟衰退的擔憂進一步升溫。”張剛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週一美國政府債務首次突破22萬億美元大關,意味著政府借債融資需求對私人部門投融資的“擠出效應”進一步加大,導致美國經濟負增長幾率上升。而美國家庭債務創下曆史新高,較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時期的峰值高出7%,則預示著美國家庭消費能力透支幅度驟增,令未來美國以消費為主導的經濟增長模式前景堪憂。

  在張剛看來,這也是他們決定趁著1月以來美股反彈機會削減逾30%美股持倉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經曆了去年美股回吐全年漲幅與對衝基金全行業虧損6.8%,目前整個對衝基金投資委員會對美股高波動性與潛在風險變得極其敏感——在美股反彈幅度超過經濟基本面與企業業績增速,有可能引發新一輪劇烈波動的情況下,他們寧願選擇獲利離場。

  近日他注意到,不少激進的對衝基金開啟了沽空美股模式,甚至部分對衝基金持有的美股空頭頭寸接近基金條款規定的上限。

  這在部分機構的調研數據里得到淋漓盡致的展現。

  摩根大通主要經紀部門編製的客戶數據顯示,2月初,對衝基金將美股持倉調低至過去12個月以來新低值同時,以多空比衡量的淨持倉也接近去年1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高盛最新調研數據則明確顯示,1月份其客戶在美股的賣空與買入的比率為5:1,市場看空情緒明顯。

  誰在推高美股?

  儘管沒有“摻和”美股反彈,但張剛頗感好奇的是,究竟是哪些資金入場引發1月以來美股大反彈。“華爾街對此眾說紛紜,有機構覺得一些大型機構藉著美聯儲轉向鴿派加息之機抄底拉高美股(尤其是科技股),以減輕去年12月美股大跌所帶來的淨值下滑壓力,也有機構認為是海外資金(尤其是日本套利交易資金)在抄底美股套利,引發了美股這輪反彈。”張剛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透露。

  而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多方瞭解到,不少對衝基金認為最大的幕後推手,其實是事件驅動交易策略資金,而他們也是這波美股反彈的大贏家。

  彭博對衝基金數據庫的初步數據顯示,受1月美股反彈影響,當月對衝基金總體回報率為2.9%,創下去年7月以來的首次單月正回報。其中,事件驅動策略與股票對衝策略當月回報率分別為5.4%與4.4%,領跑整個對衝基金交易策略。

  張剛認為,事件驅動策略加倉美股反彈獲得高回報,並不令市場感到意外。因為這類交易策略資金更傾向追漲具有資產重組、資本運作、業績高增長的科技股或熱門概念股,而1月以來美股反彈令美國科技股股價較大幅度回升,讓他們總算揚眉吐氣一回。

  一位美國事件驅動型對衝基金經理對此直言,過去一個月他並沒有加倉美股,反而也在美股反彈期間逢高減倉了約20%美股頭寸。原因是儘管不少美股公佈的去年四季度業績增速超過市場預期,但這種業績高增長正隨著宏觀經濟衰退幾率上升變得不可持續。

  在他看來,目前全球股市反彈的內在驅動因素截然不同——新興市場股市反彈,得益於資金實實在在的流入與金融機構對其經濟增長前景的看好;而美股的這輪反彈,更像是資本逢高離場的“傑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