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未成年新娘曆經磨難想回家,歐洲國家卻很為難
2019年02月14日14:05

原標題:ISIS未成年新娘曆經磨難想回家,歐洲國家卻很為難

美軍準備撤出敘利亞,被敘利亞民主力量(SDF)扣押的數千名“伊斯蘭國”(ISIS)極端組織成員前途未卜,尤其是那些來自歐洲的外籍成員,他們能否回國、孩子能不能帶走、回國後又將面臨怎樣的刑罰,一切未知。

據CNN,德國少女萊姆克(Lenora Lemke)是他們當中的一員,15歲隻身來到敘利亞,剛到幾天就嫁給了ISIS成員,然後生下了孩子。

4年過去了,現年19歲的萊姆克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這兩個孩子是ISIS的後代。現在她想回家,但是不論是她自己還是孩子,歸鄉之路荊棘密佈。

“我們兩天只吃一塊麵包,孩子1歲了還不會走路,她沒有長牙,因為無維生素攝入。沒有一個母親能承受這些。”萊姆克說道。

萊姆克一失足,付出了近乎毀掉整個人生的代價。

美國五角大樓一份報告稱,美政府正在敦促各國遣返本國的ISIS士兵,並對他們進行審判。

然而,由於政治因素和法律證據蒐集困難等多方面的原因,遣返外籍ISIS成員的過程推進艱難。目前只有俄羅斯、印尼、黎巴嫩、蘇丹執行遣返。歐洲方面,遲遲沒有動靜,僅法國表示有計劃執行遣返計劃。

德國少女萊姆克還能回歸平靜的生活嗎?ISIS外籍成員如何面對未來的人生?

ISIS的未成年新娘

15歲的萊姆克嫁給了同樣來自德國的ISIS成員馬丁,並很快融入了ISIS主婦群體。但是隨著ISIS在敘利亞節節敗退,留下的家庭越來越少。

萊姆克說:“他們(ISIS)從不考慮,失去這個城市的駐地之後如何安置我們。當危機來臨,只會把我們安排到清真寺待著。”她還稱,ISIS經常發生派系內鬥,特別是外籍士兵和敘利亞士兵之間。

萊姆克的丈夫雖是ISIS成員,但是從未參與真正的戰鬥,他是組織的IT程序員。而萊姆克只是一個單純的家庭主婦,什麼也不懂。

“不可否認,我們是ISIS的一部分,是其追隨者。我意識到自己是恐怖組織的人,支持殺害無辜,這是錯誤的。我應該擁有自己的生活。”

持有德國護照的萊姆克希望她和孩子們都能回到德國,“我希望孩子們有一個美好的未來,特別是剛出生的瑪麗亞,她沒有一個真正的家,沒有玩具、牛奶和食物。我希望讓她過上一個普通孩子的快樂生活。”

萊姆克表示,至今尚未收到任何官方消息指示她們一家人該去往何處。她清楚,丈夫可能要在監獄度過餘生,但是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會怎樣。

據CNN,德國外交部發表聲明稱,政府將考慮所有的可能選項讓德國人離開敘利亞,特別是出於人道主義理由。

在伊拉克接受審判的德籍ISIS成員,他們的孩子已經送回德國和親戚生活在一起。不過德國外交部強調,目前政府沒有明確針對ISIS成員子女的遣返政策。

德國檢察官克勞斯稱,萊姆剋夫婦如果回到德國,將面臨6個月至10年的拘禁。

萊姆克的父親對CNN說:“她才19歲,還有兩個年幼的孩子,應該給她一個機會。”

歐洲國家難做決定

據半島電視台報導,美國支持的敘利亞國防軍表示,他們拘押了超過3200名ISIS成員,其中超過900人是外籍人員,另外還有4000多名家屬。

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羅伯特·帕拉迪諾說,美國呼籲其他國家盡快遣返本國的被拘人員。然而少有國家響應,這讓敘利亞國防軍不知如何處理,因為眼下美軍說撤就撤。

據福克斯新聞,法國內政部長卡斯塔內2月5日表示,將接收大批在敘利亞被捕的法籍ISIS成員,約130人將在最近數週內被送回法國。法國也成為歐洲首個願意接納ISIS成員的國家。

英國政府拒絕接受ISIS成員,並稱已剝奪ISIS組織中英國成員的公民身份,沒有法律義務將其遣返。同時,荷蘭和澳州也拒絕ISIS成員回國。

大部分國家都不願意接收來自本國的ISIS士兵,要求庫爾德武裝在敘利亞對其進行審判。但不同於伊拉克,依然處於戰鬥中的庫爾德武裝缺乏審判所需的硬件條件。

據《泰晤士報》,近年來歐洲國家恐襲頻發,人們誠惶誠恐。在這樣的背景下,ISIS成員回歸被視作對國家安全的威脅。

歐洲刑警組織2017年發佈的《歐洲聯盟恐怖主義形勢與趨勢報告》警告,長期接受恐怖組織思想教化的個人,如果能夠熟練運用武器並有過實戰經驗,他們退出組織回國後仍非常危險,可能與國外恐怖主義勢力保持聯繫。

據法新社,法國政府曾在2016年9月試驗性設立“去激進化中心”,負責關押和教育曾前往海外參加恐怖組織的年輕激進者。

然而這所特設監獄運行10個月就被迫關閉,因為該中心實行自願參與原則,運行期間只有9個服刑人員,沒有一人完成教育改造課程。而且中心的運行費用極高。

據阿拉伯媒體Alaraby報導,歐洲國家正在採取多樣化的措施應對回國的ISIS成員及其家屬。除了一部分人員將被監禁,政府將為其他人員提供教育、住房、就業、社會關係、心裡治療等多方面的幫助。

歐洲議會報告指出,對於如何更好處理回國的ISIS成員,歐盟各國尚在摸索、辯論階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