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這一場“反伊朗大會”能帶來中東和平嗎?
2019年02月14日18:32

  原標題:這一場“反伊朗大會”能帶來中東和平嗎?

▲當地時間2019年2月13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到訪波蘭,將出席中東問題會議。圖/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2019年2月13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到訪波蘭,將出席中東問題會議。圖/視覺中國。

  2月13日,為期兩天的中東問題會議在波蘭首都華沙拉開帷幕。這是一場由美國一手推動舉行的、號稱有60多個國家代表參與的國際會議。雖然在公開的議題設置上弱化了指向性,但仍不可迴避地劍指伊朗。作為並不會出場的主角,伊朗將此次華沙會議抨擊為“反伊朗馬戲團”。

  而無論如何,一貫單幹的特朗普政府這次卻轉回了多邊軌道,其中有不少耐人尋味之處。

  就美國而言,華沙會議顯然是吹響了進一步向伊朗極限施壓、落實其新中東戰略的號角。雖然此次會議的級別並不太高,除美國和波蘭兩國高級別政要外,只有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和英國外交大臣亨特等人前來捧場,但如此規模的國際會議,無疑將對伊朗在國際社會上製造更大的政治與話語權壓力。

  同時,此次會議也可以被理解為,特朗普政府繼去年8月、11月兩次對伊製裁無果後,對今年5月再次施加製裁做國際輿論準備。

  對美國而言,波蘭在伊核問題上的參與以及對美國支持,也可能發揮分化歐洲對伊朗態度的催化作用。因為即便英法德三國仍堅持伊核協議,卻也對伊朗發展彈道導彈的威脅與伊朗在中東地緣格局中的持續做大表示擔憂。而波蘭的存在,恰恰會在歐洲各國之間散佈並擴大這種擔憂情緒,進而可能弱化英法德堅持協議的強硬立場。

▲資料圖。圖/視覺中國。
▲資料圖。圖/視覺中國。

  同樣重要的是,由以色列領導人與阿拉伯世界溫和派國家領導人同框出席的中東事務會議,實屬少見,上一次可能還要追溯到1991年的馬德里和會期間。而這個劇本剛好契合了特朗普政府的中東戰略新思維,即弱化巴以或者阿以矛盾,轉而團結以色列和阿拉伯盟友共同應對伊朗。

  與美國諸多層次的考量相比,波蘭的目標則更為直白。背負著長期在歐洲與俄羅斯之間搖擺與抉擇的慘痛曆史,如今的波蘭在戰略安全方面更期待借助所謂“第三鄰居”,即美國的力量來維持平衡;而在美國的支撐下,這一次波蘭也借助中東事務將全世界的視線吸引到了華沙,對提升其國際地位與地區影響力頗有助力。

  在美波兩國各取所需的同時,選擇波蘭這個“歐洲的十字路口”召開會議,也就預示著中東事務或者是伊朗問題仍舊處在“十字路口”。特朗普政府在多輪製裁效果不彰的情況下,一面採取繼續製裁施壓,一面也只好通過多邊場合製造國際輿論,這也一定程度上印證了特朗普政府不會輕易軍事介入的判斷。

  雖然此次會議有可能在美國的集結下拋出某種形式的多邊表態,卻無助於真正改變各方在伊核協議上的堅持立場。英法德等主要歐洲國家以及歐盟將捍衛伊核協議,尤其是英國脫歐、美退出《中導條約》以及從敘利亞撤軍等各種情況,也在降低相關方改弦更張的概率。

  同樣,華沙會議不但不會軟化俄羅斯的站位,反而會適得其反地因為美波關係的持續升溫而激怒俄羅斯。或者說,華沙會議的最大效果,其實是進一步攪動了原本就一團亂麻的中東事務,帶來的絕不是和平,而是各方持續堆疊的矛盾與分歧。

  中東事務無疑是牽動全球秩序的關鍵議題。特別是在當前中東恐怖主義與極端勢力尚未平息、傳統大國退場、區域大國角力加劇的大變局下,中東地區的和平與穩定的確需要整個國際社會的共同努力。

  要推進這個過程、最終實現這個目標,需要各國之間的平等協商、尊重彼此關切基礎上的相向而行,而非完全為了某些國家個別利益的算計與佈局。

  □刁大明(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