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網絡謠言繼續坑騙咱爸媽!我們該做些什麼
2019年02月13日05:47
製圖/高嶽
製圖/高嶽

  原標題 治理中老年網民信謠傳謠問題我們該做什麼

  來源 法製網

  記者 張昊 見習記者 王衛 劉欣

  ◆ 應該注重增強闢謠產品易用性

  ◆ 闢謠屬於互聯網企業社會責任

  ◆ 最佳闢謠為政府媒體網絡聯動

  ◆ 強化問責加大懲處傳謠者力度

  中老年人“移民”到互聯網後,年輕網友普遍吐槽,爸媽的朋友圈、家庭群成了網絡謠言重災區。

  何淩南,中山大學傳播與設計學院大數據傳播實驗室副主任、中國社會心理學會大數據網絡心理學專委會秘書長。2019年1月,他的研究團隊和騰訊公司聯合發佈了中老年人易感謠言分析報告。

  中老年人為何相信謠言?他們是否面對更大的風險?如何治理中老年人網絡傳謠信謠問題?近日,《法製日報》記者就此進行了深入採訪。

  中老年人謠言鑒別力弱、受教育程度低、主觀幸福感低

  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中老年網民突破8000萬人,中老年人上網狀況及風險網絡調查報告顯示,網絡謠言成為中老年網民群體遭遇比例最高的網絡風險,部分中老年網民甚至成為信謠與傳謠的主力軍。

  何淩南的研究對像是50歲及以上人群,他採取線上問卷調查方法,採集了34個省級行政區的1124個樣本,分析了微信平台每日舉報量疑似謠言文本296229條。

  研究報告顯示,在謠言認知方面,中老年人與其他年齡段人群大致處於同一水平;在傳謠方面,相較80後、90後的青年群體,中老年人群體更具傳謠傾向。

  何淩南研究發現,中老年人呈現謠言鑒別力弱、受教育程度低、主觀幸福感低的“三低現象”。相比於城鎮中老年人,農村中老年群體更有可能傳播謠言。

  騰訊公司闢謠產品較真平台主編王楊告訴記者,中老年人易感謠言從內容來看大致分為4類:飲食養生類謠言,如食物相生相剋、熱苦瓜水能抗癌;疾病醫療類謠言,如某月將流感大爆發、被某種蟲子咬了或染“新型愛滋病”;公共安全類謠言,如雪糕車偷小孩、3歲孩童被大狗吃了一條腿;公共管理政策類謠言,如退休金增減、農村補貼發放等。

  “很多孕婦吐槽曾收到婆婆轉發的謠言。”王楊和同事發起了線上蒐集謠言活動,發現存在很多中老年人相信、轉發育兒謠言的現象。育兒謠言涉及孕期、產後和新生兒哺育,例如嬰兒喝羊奶好,用枕頭能防止嬰兒頭顱變形,吃亞麻籽油能讓孩子更聰明等等。

  騙子利用中老年人關切利他心態,使他們成為謠言的二傳手

  接受採訪的專家都認為,謠言精準利用了中老年人焦慮心理、知識缺陷以及缺乏對新媒介的分析辨別能力。

  中國傳媒大學政治與法律學院法律系副主任鄭寧說,著名傳播學者克羅斯曾提出一個謠言公式,即謠言流通量=問題的重要性×證據的模糊性÷公眾批判能力。謠言的傳播效果如何,既同事件與人們的關聯性和重視程度有關,也取決於真實信息的透明度,同時受到公眾鑒別能力的製約。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鄭寧給出的原因是,中老年人大多沒有受過綜合教育,缺乏基礎科學常識,日常生活中大多以經驗主義判斷各種事情。他們接受新事物的渠道主要通過口耳相傳,對信息缺乏足夠的分析辨別能力,容易被網絡謠言誤導成為易感人群。“寧可信其有”的認知取向、“我是為你好”的關切心態形成一股合力,推動謠言實現病毒式傳播,甚至讓一些早已被闢謠的信息沉渣泛起、死灰複燃。此外,老年人精神世界空虛,也使他們容易被謠言攻占。

  中老年人“關切利他”的心態,被接受採訪的業內人士、專家多次提及。鄭寧說,謠言標題慣用趕緊轉給親朋好友、不轉就會如何如何的套路,利用了中老年人的善意,使他們成為謠言的二傳手。

  “中老年人轉發謠言同他們購買保健品並不是真的需要一樣,而是把購買過程當成了親情缺失的安慰劑。”何淩南說。

  “不相信謠言卻又轉發謠言的背後,是想表達關愛、關注的心態。”王楊補充道。

  何淩南通過觀察發現,中老年人比同齡人更早學會使用電子產品的技能,會覺得很有面子。硬件設備容易獲得,而信息素養、網絡素養、科學素養這些“軟件”的提升卻相對困難。

  中老年人相信謠言、轉發謠言,不但與群體特質有關,很大一部分原因要歸於謠言生產者、生產過程的目的性和手法。

  “謠言的製造手法可謂專業,往往避談現在、著眼未來,強調事件對身心帶來的不良後果,以增強代入感。用‘你’進行指代,讓讀者在閱讀過程中有著較強的身份捲入度,產生消極情緒引發死亡恐懼。”何淩南說,網絡謠言經過演化,破壞力已滲透到整個中老年人群體,進行“無差別式打擊”。

  炮製偏方製造季節性謠言;偷換概念編造科普常識;以“研究機構”“專家”名義嫁接晦澀難懂的科學術語;用危言聳聽的語言製造時事熱點謠言;用“有毒”“致癌”“致死”等刺激性詞語抓住中老年人害怕生病死亡的恐慌心理;移花接木製作視頻謠言……

  何淩南說,這些謠言的產生與互聯網追求流量、注意力有關,一些謠言帶有特定的目的,例如營銷某種商品,或者想把賬號做得更有商業價值,以吸引流量或產生大的影響。

  情緒傳播是當下收割互聯網流量的“王道”,很多謠言正是利用了這一點。王楊說,謠言往往使用能夠激起情緒反應的措辭。

  “謠言就像病毒一樣反復出現,生命力頑強。人們攻克一種病毒,又會出現變種或新的病毒,容易產生、傳播,而不易被消滅。”何淩南說。

  網絡謠言、虛假廣告、網絡詐騙、低俗色情是中老年人最易遭遇的四類風險

  “有人讓您花錢超過100元的,您跟我說一下,不要被壞人騙了。”王楊常常這樣對母親說。

  王楊的母親會跟她說哪個鄰居聽信了保健品推銷,哪個鄰居相信了傳銷,還要拉她加入。王楊和母親之間的溝通還不錯,母親也很依賴她,闢謠相對容易接受。

  王楊覺得容易相信謠言的人,相較其他人更容易掉進更深的陷阱。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研究員趙占領說,老年人聽信謠言可能導致財產損失,影響身體正常恢復,甚至陷入網絡傳銷。點擊謠言信息中的非法鏈接,可能發生網絡支付賬號、網銀賬號被盜現象。

  “網絡謠言、虛假廣告、網絡詐騙、低俗色情是中老年人最易遭遇的四類風險。”鄭寧告訴記者,中老年網民極易遭遇的網絡詐騙包括保健品詐騙、紅包詐騙、中獎詐騙,也有不少中老年網民遭遇過網絡傳銷、理財欺詐、非法集資等。其中,保健品詐騙最為嚴重,這些用來詐騙的保健品,一般都會對中老年人的身體健康造成危害。

  “有些中老年人只是謠言的易感人群,並不一定會按照上面說的內容去做,但有些人則可能成為受害者。”王楊說,一些老年人聽信心腦血管疾病不吃藥或亂吃藥的謠言,可能真的會丟了性命。

  應積極對父母進行網絡反哺教育,幫助他們找到正確的接受知識渠道

  中老年人知道自己轉發出去的是謠言的時候,會不知所措,表現得很緊張,該如何進行疏導?

  “我會說我先給你查查,然後告訴老人相關內容在哪裡已經闢謠了,而不是簡單粗暴地說‘這東西是假的,你不要信’。”王楊說,子女與父母溝通時應儘量表達尊重,不能有所謂的“智力優越感”。造謠者的手段很厲害,加之每個人都有知識盲區,都可能被騙,所以先要讓老人知道相信謠言並不是件丟臉的事情,然後建立相互信任的關係,把闢謠渠道介紹給父母。中老年人則要提高理性、提高科學素養和信息素養。闢謠產品應注重增強中老年人群體的易用性。

  “新的技術容易在子女和父母之間劃上一道鴻溝,最重要的就是多陪伴。走進網絡新世界,他們需要我們的陪伴,正如我們幼時需要他們的陪伴一樣。”鄭寧與王楊建議,子女應該給予父母更多的理解和關愛,在教會他們使用新科技的同時,提醒各種不良信息的存在,不斷增強他們抵抗謠言的免疫力。

  “子女應積極對父母進行網絡反哺教育,幫助他們找到正確的接受知識渠道。”鄭寧說。

  在這個問題上,何淩南認為,年輕人工作生活壓力大、節奏快,與父母之間關係和情感連接變弱,對父母的關心度、實際交往的時間大大減少。以家庭為單位,讓年輕人幫助父母提高素養防止謠言的方法,沒有想像中切實可行。

  “如同會騎自行車的人不一定能教會別人騎自行車一樣,即使年輕人自己抵製謠言的素養相對高,也不一定就能當好教練。”何淩南認為,治理中老年人傳謠信謠問題要交給一些專業機構。以往,人們把闢謠看作是一些政府部門的職責,今後,要鼓勵更多的企業,尤其是互聯網企業,把闢謠作為社會責任的一部分,快速生產和發佈闢謠內容,利用社交網絡,阻斷謠言傳播。同時,要生產中老年人看得懂、傳得開的闢謠內容,增強闢謠內容的權威度和可信度。

  “在中老年群體中,政府及相關部門的權威程度和可信度更高,加大力度與政府和權威機構合作聯動,可以讓闢謠內容發揮更大的影響力。”何淩南說。

  趙占領認為,治理謠言的問題比較複雜,需要多種手段結合。涉及違法犯罪的,公安機關等相關部門要及時打擊,加大打擊力度。許多謠言傳播速度快、影響範圍大,社交平台應當採取措施完善謠言舉報和處理機製,影響特別重大的謠言要在顯著位置提醒用戶。最關鍵的是中老年網友要提高辨別能力,不過,受知識、背景、經驗的限製,這需要一個長期培養的過程。

  治理謠言並非無法可依。鄭寧認為,最佳闢謠方式應是政府權威信息供給、媒體及時跟進、網絡自我淨化三者聯動協同完成。各級相關職能部門在運用科學縝密的監測手段,及時發佈預警、正確處理和反饋信息的基礎上,還需要與專業機構人士、相關企業、新聞媒體和公眾形成合力,共同推動建立社會多元主體共治謠言的長效機製。

  “難點在於對造謠行為的認定,法律懲戒程度不夠,法律製裁難以達到預期效果。”鄭寧說,從立法、執法到司法,再到公民的法治意識,都需進一步提升。要確立作為執法主體的不同部門的執法資格、執法範圍和執法權限,建立常態化監管機製,避免職權重疊或產生盲區。要強化問責,加大對傳播虛假信息者的懲處力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