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罕見增持黃金儲備 多因素推動金價上漲
2019年02月13日01:02

  央行罕見增持黃金儲備

  來源:北京商報

  此前兩年多時間保持倉位不變的央行黃金儲備在過去兩個月出現連續增持的現象。央行最新公佈的外彙儲備數據顯示,截至1月末黃金儲備5994萬盎司,為連續兩個月增加。此次罕見增持也引起業內關注。不止我國央行正在“囤黃金”,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央行共計增加了七成的黃金儲備。分析人士認為,在全球經濟不確定性加大的情況下,黃金價格可能會進入新一輪上升通道。

  黃金儲備兩連升

  往前拉長時間線回溯中國黃金儲備數據可發現,中國的黃金儲備量基本處於常年按兵不動的狀態。例如,1978-2001年11月,黃金儲備一直維持在1267萬盎司;2009年3月之前,則維持在1929萬盎司。2009-2014年一直維持在3389萬盎司。2015年6月從3389萬盎司增持至5332萬盎司。增持行為持續到了2016年10月,達到了5924萬盎司。2018年12月,黃金儲備增至5956萬盎司。今年1月,黃金儲備規模再次增加至5994萬盎司,環比增加38萬盎司。

  時隔兩年多,央行再次增持黃金儲備也引起業內關注。市場觀點認為,中國黃金儲備連續增持,再次佐證了世界黃金協會曾指出的,在全球經濟不確定性加大的情況下,全球央行或開啟新一輪增持黃金潮。

  據瞭解,黃金是央行外彙儲備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在2018年上半年末,各國央行總計持有價值1.36萬億美元的黃金,占全球外彙儲備的10%左右。事實上,不僅中國央行,自去年以來,全球央行都在增加黃金儲備量。世界黃金協會發佈的2018年《黃金需求趨勢》報告顯示,2018年全球黃金需求同比增長4%,全球央行官方黃金儲備增加651.5噸,同比增長74%。

  在中國(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資研究院院長王紅英看來,“從我國央行以及包括全球央行都在增持黃金儲備的行為來看,央行的貨幣政策已經發生了改變,目前美股處在曆史新高,美國經濟增長也相對乏力,一旦美國經濟出現比較大的回調,對全球經濟風險會引起非常高的溢價,由此導致流動性急劇增加。從而失去黃金所謂紙幣經濟,勢必會形成一種氾濫的趨勢。現在全球央行回歸金價本位,實際上是對抗通脹的重要手段”。

  多因素推動金價上漲

  多國央行增持黃金儲備的行為,也被視為黃金風向轉變的信號。

  去年二季度以來,國際金價表現疲軟,尤其在去年4-8月,國際金價曾經曆一波下跌行情,倫敦現貨黃金8月17日最低跌至1160.39美元/盎司,創出自2017年1月以來的新低。鑒於2018年秋季疲軟的表現,不少人懷疑金價會回落至1100美元。世界黃金協會認為,雖然大部分行業的黃金需求穩步增長,但2018年的金價隨著投資者興趣的增減而起伏。金價在全年大部分時間裡面臨了重大阻礙。但隨著地緣政治和宏觀經濟風險加劇,新興市場的股市出現了回調,這導致空頭補進黃金,年末金價突破1280美元/盎司。

  今年以來,國際金融市場動盪,股票市場、原油普遍下跌,而黃金價格則表現強勢,黃金投資熱潮漸起。美聯儲1月30日放出暫緩加息信號,美元下跌繼而推動國際金價上漲,一度突破每盎司1320美元關口,為2018年5月以來首次突破該點位。2月12日,截至北京時間19:47,倫敦現貨黃金報1313.19美元/盎司,漲幅0.37%。

  對投資者來說,現在是不是投資黃金的最好時機?在王紅英看來,目前來講,黃金的投資處在相對微妙的時期,美國的經濟數據從過去的一段時間來看似乎不錯,但它本身勞動效率的下降,包括一些工業增速增長數據的疲軟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目前市場還處在震盪的區間,可以少量持有。

  仍存上升空間

  黃金一向被視為全球金融市場的避險商品之一,通常來講,黃金與美元存在反方向變動關係,當美元走強,金價走弱,反之,當美元走弱,金價走強。因此,黃金儲備的增加也有助於外彙儲備分散投資。

  資深金融分析師肖磊稱,黃金目前依然是全球各國央行的重要戰略儲備之一。另外,隨著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人民幣需要更多的戰略儲備作為信用保證,從曆史來看,無論英鎊成為世界貨幣,還是美元走向世界,黃金的作用都難以掩蓋。目前中國外彙儲備全球第一,美元占比過高,需要分散投資,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比重超過1萬億美元,目前風險也比較大,黃金價格已經連續4個月出現上漲,如果美聯儲停止加息,全球經濟增速放緩,各國貨幣政策重新進入寬鬆模式,黃金價格可能會進入新一輪上升通道,持有黃金本身也是一種投資預期性選擇,預計黃金價格2019年依然存在一定的上升空間。

  王紅英也預測,2019年黃金價格的走勢應該是震盪上行格局,目前來看,美元加息影響美國經濟GDP的增長,帶來一定程度經濟衰退,而美元將會在明年二季度以後進入貶值狀態,由於黃金本身有保值的功能,因此與美元會呈現相反走勢,預計黃金未來應該1500-1600美元/盎司位置,上漲的幅度會在200美元/盎司水平。

  北京商報記者 崔啟斌 宋亦桐/文 代小傑/製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