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準定位+協同發展 四大中心城市挺起粵港澳大灣區
2019年02月13日10:36

原標題:精準定位+協同發展 四大中心城市挺起粵港澳大灣區

  中新網2月13日電 近日,《香港商報》就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問題,請專家進行深入解讀,專家指出,粵港澳大灣區中香港、澳門、廣州、深圳四大中心城市的定位,切合了這4個城市本身具有的優勢和短板。即將出爐的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必然在一定程度上,打破灣區內部要素尚不夠暢通的製約,結合內地集中力量辦大事和港澳地區自由市場的優勢,實現大灣區的共同發展。

資料圖:港珠澳大橋。中新社記者 陳驥旻 攝

  農曆新年前夕,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張曉明接受採訪時表示,在過去一年中,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已經形成,有關配套實施方案正在製定和完善。香港、澳門、廣州、深圳四大中心城市的功能定位也已經明確。

  按照國家給出的功能定位,四大中心城市中,香港主要是鞏固和提升作為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的地位,推動金融、商貿、物流、專業服務等向高端高增值方向發展,大力發展創新及科技產業,建設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

  澳門主要是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中國與葡萄牙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促進經濟適度多元發展。

  廣州主要是充分發揮國家中心城市引領作用,全面增強國際商貿中心、綜合交通樞紐和科技教育文化中心功能。

  深圳主要是發揮作為經濟特區、全國性經濟中心城市和國家創新型城市的引領作用,努力建成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創新創意之都。

  專家認為,這實際上是要這4個中心城市發揮自身已有優勢、規避自身短板的一種規劃,讓該地區逐漸形成“香港、澳門+內地+服務+資本+產業X”的發展模式,同時避免在城市分工、基礎設施建設、產業結構發展和港口功能方面出現重迭和激烈內部競爭,達成統一的合理定位及協調機製。

資料圖:香港中環。中新社記者 洪少葵 攝

  引導核心城市走向協同發展

  香港理工大學教授、太平紳士劉佩瓊接受採訪時表示,定位是基於目前四大城市本身已有的基礎。

  香港在金融服務業方面的優勢顯而易見,可向大灣區提供有力的金融支持,但製造業在香港卻無發展空間,所以香港定位於金融中心;深圳經濟特區科技創新產業在全國數一數二,製造業從高端到低端向周圍輻射影響力很大,可作為大灣區經濟發展的引擎;廣州是廣東的政治、經濟、交通網絡的中心,地位本身較高;澳門是全國唯一的“賭博合法”城市,且與葡萄牙語國家關係密切。

  每一個城市都有獨樹一幟的特點和優勢,清晰的定位有助於讓它們充分發揮各自的優勢,打開更多的合作空間,並在未來的經濟發展中形成互補。

  對於四大中心城市如何更好地發揮協同作用,劉佩瓊希望粵港澳三地能夠有更深的融合。

  她認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主要是經濟建設,而這主要體現在經濟一體化的深度融合,以便更合理地調配資源,更有利於擴大市場。

  縱觀世界三大灣區,其核心城市和外圍城市之間,都形成了高度協同化的分工模式,合理佈局提高了區域競爭力。

  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必然要既體現進一步走向國際化的戰略定位,也表達國家對珠三角城市群規劃的一個轉變——從單一城市的規劃建設轉變為圍繞“城市群”核心城市的協同發展。

資料圖:2018年11月20日,粵港澳大灣區重要過江通道——虎門二橋最後一片節段箱梁成功架設,主線全面貫通。預計2019年5月實現通車。中新社發 廖西平 攝

  多中心灣區具必然性與獨特性

  “多中心的設計在世界各大灣區中是獨一無二的!這種設計對於粵港澳大灣區來說,有非常現實的考慮。”劉佩瓊表示,粵港澳大灣區之所以有4個中心,最大原因就是它的範圍比較廣大,規模比別的灣區大得多。

  粵港澳大灣區包括廣東珠三角地區的9個城市和香港、澳門2個特別行政區,總面積5.6萬平方公里,目前常住總人口約7000萬。

  港澳與珠三角分別屬於3個不同的行政區域,稅收、法律都有所不同,而其他灣區只是一個大城市,其規模與複雜性都無法與粵港澳大灣區相比,這也形成了粵港澳大灣區多中心的必然性。

  綜合開發研究院(深圳)港澳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張玉閣接受訪問時指,關於4個中心的設定,粵港澳大灣區有其獨特性。

  不同於長三角是以上海為首的兄弟城市群,粵港澳大灣區有2個行政特區、1個省會城市、1個經濟特區,3個關稅區,4個頭部城市,誰也調度不了誰,使得多中心協作互助,成了這個區域最好的交流方式。

  粵港澳大灣區是一種綜合性國家戰略,不能簡單地從經濟發展的規劃去理解。除了經濟外,還涉及到“一國兩製”,也涉及到民生方面,所以4個中心城市也不能用單一的經濟功能來看待。

  至於如何避免大灣區內部激烈的競爭,張玉閣認為,每個城市產業側重不同,這不意味著其他產業就不發展,何況是在3個經濟體量都是超過2萬億元人民幣的特大城市之間。

  粵港澳大灣區城市之間有競爭關係是很正常的,城市與城市之間的協調可能也會出現問題。從中央角度來說,如何發揮各個城市的長處,協調各個城市的訴求,就是規劃的意義所在。

  規劃文本的起草過程就是中央和地方密切溝通的過程,中央瞭解各地方訴求之後再達成共識,規劃就會最終出爐。以後各地方再有分歧,就按照規劃來做。當然這是一種理想狀態,未來四大中心城市要如何共惠共榮,還需時間磨合。

責任編輯:孟湘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