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皇后》:精緻的塑料花
2019年02月13日10:14

原標題:《獨孤皇后》:精緻的塑料花

在兩三年前,一系列大女主戲紮堆立項和開拍。但計劃趕不上變化,在多重因素綜合影響下,古裝劇迎來寒冬,不少製作質量一般的古裝劇都遭遇積壓的尷尬。《獨孤皇后》雖然卡司不錯,陳曉+陳喬恩的組合還是能夠帶動不少流量的,奈何該劇2017年7月殺青後,一直未有定檔的確切消息。幾次傳聞將上星,雖然未能如願,但總算2月11日起在“優愛騰”順利播出。

《獨孤皇后》海報

《獨孤皇后》這個劇名可能會讓不少觀眾感到迷糊,這劇不是播了嗎?倒也沒有,只是市面上的確有多部戲名字相近,並且恰好都是大女主戲,容易叫人混淆。2017年林峰、唐藝昕、張睿等人主演的那部大女主戲叫《獨步天下》,講述的是女真族葉赫部的布喜婭瑪拉格格與皇太極之間浪漫而坎坷的愛情故事。去年差不多同一時候播出的叫《獨孤天下》,胡冰卿、張丹峰、徐正溪等人主演,雖然與《獨孤皇后》一樣講述獨孤家族女子從名門閨秀蛻變成王者女人的故事,但側重點略有不同,《獨孤皇后》凸顯的是獨孤伽羅,《獨孤天下》圍繞著獨孤家三姐妹獨孤伽羅、獨孤般若、獨孤曼陀展開。而早在2016年底就在廣電總局備案的《獨孤傳奇》,也是講述獨孤伽羅的愛恨情仇,不過這劇倒一直沒有開拍的消息。之前有傳聞男女主角定為高雲翔、佟麗婭,如果消息屬實,那這劇一時半會拍不了了。

獨孤伽羅緣何成了大女主戲的大IP?主要是因為曆史上的獨孤伽羅擁有一個開掛般的人生,不用編劇的“金手指”,她就是大女主本人。獨孤伽羅出身名門望族,她是北周衛國公獨孤信的嫡女,才情卓絕,未出閣就有才女之名。14歲時她嫁給大將軍楊忠的嫡長子楊堅。根據《隋書·文獻皇后傳》記載,婚後夫妻恩愛,共同發誓 “無異生之子”,楊堅登帝后也恪守承諾,“旁無姬侍,五子同母”,這是曆史上少見的履行一夫一妻製的帝王后宮。周隋交替之際,政局紛亂之中獨孤伽羅運籌帷幄、果斷出擊,幫丈夫楊堅贏得一個王朝,她也成為曆史上有名的文獻皇后。獨孤伽羅曾深度參與朝政,“政有所失,隨則匡正,多有弘益”,終身對隋文帝保持了強烈影響力,與楊堅並尊為“二聖”。獨孤伽羅於59歲時病逝,兩年後隋文帝也隨之離開人世,兩人生同裘,死同穴。

《獨孤皇后》劇照,曆史上的獨孤伽羅是個傳奇人物

江山不幸詩家幸,大女主不幸編劇幸。從戲劇角度看,一個一生中沒有什麼明顯坎坷或強勁敵人、一生都在平安順遂中度過的大女主,對觀眾來說是缺乏吸引力的,既無戲劇性,也沒有代入感。觀眾當然期待看到大女主一路開掛,但前提是,她受到屈辱、吃了苦頭、遭到小人的一再陷害,但最終大女主依舊能夠佛擋殺佛、魔擋殺魔,不斷逆襲,將各路魑魅魍魎殺得片甲不留。逆襲的爽感——這才是大女主戲審美快感的來源。

《甄嬛傳》劇照,沒有打壓、沒有逆襲,爽感就失去了來源

也因此,那些有影響力的大女主戲,女主角往往要經曆一個“黑化”的過程,從懵懂無知的小白兔變成殺伐果斷的大女主,比如甄嬛、羋月;她們也必然在愛情求索過程中兜兜轉轉,甚至遭遇多重幻滅,最終有情人終成眷屬或進入大徹大悟的大虛無中,比如周瑩、如懿。

獨孤伽羅的開掛人生,對於編劇來說是挑戰,也是機遇。編劇有機會跳脫出大女主戲的套路和窠臼,跳脫出對女性的單一想像——即女強人之強,並非她怎樣淩駕於男人之上,她怎樣神通廣大地戰勝敵人,她最後多麼“成功”;它更應該指涉女性精神之獨立,人格之獨立,品性之堅韌。作為曆史上少有的女政治家和“女權主義者”,獨孤伽羅的魅力在於,她敢於做當時女性所不敢做的,她敢於挑戰以往男權社會的種種規定和限製;她有權謀、敢殺伐、能決斷,遠遠超越當時後宮一般女子的想法和見地。倘若《獨孤皇后》能夠跳脫出大女主戲情愛和逆襲的套路,注重凸顯一個政治女性與男權製成規的戰鬥,那麼這部劇格局會大得多。

遺憾的是,就目前播出的10集,我們絲毫看不到這樣的跡象。在這10集里,《獨孤皇后》走的完全是之前大女主戲的套路:女主角各種慘,父親被害,家門被抄,家破人亡;敵對勢力為斬草除根,各種陷害,趕盡殺絕;男主角對她一見鍾情,還有一個死心塌地守護她的備胎男二;備胎的妻子由此非常痛恨女主角,接下來肯定有各種陷害……觀眾絲毫感受不到獨孤伽羅的獨特性,你若將她置換成其他任何大女主的名字,劇情依然完全成立。

如果規規矩矩按套路拍,最理想的情況是,《獨孤皇后》雖不拔尖,但好歹可以像《那年花開月正圓》等大女主戲那樣,至少是“普通的好看”。但《獨孤皇后》卻連這一點都達不到,看劇過程中,筆者始終感到一股撲鼻而來的假的味道,就像是塑料花的氣息。

劇中出現的任何白天室內場景,都有一大堆燈台點滿了蠟燭

由於劇本對人物的行為邏輯缺乏足夠的鋪墊,所以人物的行為沒有說服力,演員的表演就顯得假。陳曉在《那年花開月正圓》多少還能讓觀眾看到演技這種東西,因為劇本對沈星移的情感變化有細膩的刻畫,演員的表演就會有層次;到了《獨孤皇后》里,陳曉的整個表演處於懸浮的狀態,因為這個角色被寫得像是功能性的角色,他就是對獨孤伽羅一見鍾情、然後就可以為她去死了。陳曉也許也不相信劇中人物的行為邏輯,亦或者導演沒有調教演員的能力,總之他對楊堅這個角色缺乏所謂的“信念感”,表演非常敷衍。陳喬恩同樣存在這樣的問題。從卡司到製作,《獨孤皇后》其實也算是中等成本的製作,但它的服化道犯了大多數古裝劇的毛病,太過現代、沒有曆史感、配色很於正、影樓氣息過重。

《獨孤皇后》中陳曉、陳喬恩的表演都太製式化了,兩人沒什麼CP感

其結果是,《獨孤皇后》每一幀都很新,都很精緻,但它沒有真實的邏輯、真實的表演、真實的情感、真實的氣息,就像是一支塑料花,美則美矣,全無靈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