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誰害了翟天臨?錯誤的時間惹錯了人
2019年02月13日13:11

  原標題:是誰害了翟天臨?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錯誤的時間惹錯了人

  博士後翟天臨真的攤上事了,只因一句:

  博士後不識知網。現在北大、北電都發佈聲明,建立調查小組了。

  不知道知網就算學術不端嗎?非也,但你不知道知網就一定沒經曆過論文查重的苦楚!於是有好心的學術人士扒出翟天臨讀博期間發表的非c刊論文一篇,並自掏腰包幫他做了論文查重:

  果不其然,從論文查重軟件的結果可以看出,這篇關於白鹿原的”論文“,妥妥的折了。現在,廣大憤怒的學界人士磨刀霍霍,已經向與翟天臨同期畢業的19名校友殺過去了。

  據說也要幫他們免費論文查重,那麼這個神一樣的論文查重軟件是怎麼來的?

  論文查重,一個反抄襲的利器

  論文查重系統的初衷是為了防止學術不端行為。

  學術不端行為(Scientific misconduct)指在專業科學研究出版中違反學術行為和道德行為準則的行為。1985年美國國會頒布了第一部關於學術不端行為的條例,把偽造(fabrication)、篡改(falsification)抄襲(plagiarism)及其他科學界不能接受的嚴重行為定義為學術不端行為。

  之後人們把署名不當、一稿多投、一個學術成果多篇發表等行為也納入學術不端行為的領域。這就坑壞了科技期刊的編輯,又不是全部專業領域的專家、教授,人家怎麼知道這篇論文之前有沒有發表過?是否涉嫌抄襲?

  大數據時代的論文查重軟件解救了這些編輯。

  通過計算機算法(改進的Jaccard係數)可以對多個文檔的相似度進行智能檢測,從而達到防止學術論文抄襲、一稿多投、一個學術成果多篇發表等情況。

  期刊編輯們在投稿送審前,通過論文查重可以快速發現論文撰寫中的學術不端行為,並及時予以糾正。

  用機器對論文查重既高效又省力,除了科技期刊用得上,有些高校也樂於用它降低自己作為研究機構的責任,於是不少高校陸續採用論文查重功能作為畢業生論文的攔路猛虎,論文查重通不過就別想答辯。

  但機器始終是死的,人卻是活的。當論文查重和畢業生的求生欲狹路相逢時,誰靈活誰是贏家。

  查重與反查重

  論文查重的標準由以前的“連續17個字不得重複”,變成了“連續13個字不得重複”,但依然擋不住有些人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對策。

  每年針對論文查重,部分學生們總有自己的小妙招,併成功躲過早年的論文查重:

  1。 鬥轉星移——調整原文段落與格式

  2。 魚目混珠——插入空格

  3。 偷天換日——引用外文文獻

  4。 偷樑換柱——變文字為圖片

  5。 滄海拾遺——抄襲未被收錄的論文

  前3項的使用極容易造成導師們的閱讀障礙,學生們為了顧及查重率,不得不改變正常的寫作方式,“推陳出新”,然後導師們看到的就是一篇詞序、邏輯顛三倒四的“學術作品”。論文寫成這樣,教授看得懂嗎?

  有沒有什麼好方法既能對付論文查重,又能讓教授看了心情愉悅呢?有的,格式塔論文寫作法。

  格式塔心理學認為,感知是各種刺激之間複雜相互作用的產物。人類感知形成“格式塔”時,整體就有了自己的現實意義,並獨立於各個部分。

  人腦與電腦不同,即使把一段話中的幾個字的順序給打亂,人類也還是能看懂。比如:“床前月明光,疑是地上霜。”只需瞄一眼,你就知道這句出自李白的《靜夜思》,並在心中背誦全文。但是,多數人不會發現“月”、“明”兩個字順序反了。這是由於人腦中,整體是優於部分存在的,並製約了部分的性質和意義。

  字序混亂的排列並不影響教授的閱讀,卻能有效克製電腦算法的識別。當然,這樣做風險極大,萬一被教授發現了,他一定會當場撕掉你的論文並狠狠摔到你臉上。

  如今,這種方法大家也不用考慮了,為了防止畢業生學術論文用以上方法矇混過關,因為現在的論文查重採用更先進的“模糊查詢”,即使個別字替換了,系統也能查出來。

  這讓有的畢業生頭皮發麻,但論文查重算法總有攻克的秘訣,只是這門絕技掌握在少數人的手裡。市場需求決定供給,當deadline迫在眉睫時,“反查重”服務也在電商漸漸流行起來。

  某寶針對市面上不同的查重系統價格不等,提供有償的“降重服務”。

  向左滑動看“降重服務”更多好評

  對於廣大畢業生群體,寫論文真的是一個氪肝(傷身)又氪金(破財)的過程。但大家千辛萬苦熬過查重的論文就是學術著作了?呸!

  論文查重與學術無關

  論文查重軟件本是防“學術不端”的利器,不知從何時起,它變成了判斷是否“學術不端”的標尺。

  不少學生為了強行達到標準查重率,不敢引用他人的觀點。撰寫論文時,本須引用其他學者的觀點來支撐自己的觀點,但引用文獻的內容也會算在查重率里。

  通篇不引用別人的觀點(查重率為0.1那位),寫出來的恐怕連論文都不算。就算過了查重,也過不了答辯吧。。。。。。

  有些學生則潛心研究如何規避“連續13個字不重複”,一旦煉成,就能合理合法的抄襲他人的核心內容。。。。。。

  學法律的畢業生引用法條算查重率,理科學生引用實驗數據算查重率。想要保證查重率合格,要麼不引用其他的文章,要麼就要對原文“適當修改”。如此一來“抄襲”貌似是遏製住了,但修改法條=篡改,修改實驗數據=偽造,這不是把學生往“學術不端”的路上推嗎?

  如此一來,論文查重率監管下培養出來的不會是學術人才,只能是一批成熟的洗稿高手。這對學術發展沒好處,還會催生其它學術不端的案件。

  學生是很單純的,強行把查重率作為標準限製學生,他們就會把查重率當做一把標尺。查重軟件沒有錯,但只適合做為工具,讓有能力使用的人(負責任的學術導師)使用。

  不然,學生就會依賴其檢測結果來修改文章,導致全地球人都看不懂。不負責的導師會靠查重兜底,放鬆對論文的審核。

  作為專業門外漢的第三方,也只能根據查重結果來判斷是非對錯,畢竟他們只看得懂論文查重軟件生出的報告。

  而本應作為工具為學術服務的論文查重,最後只能淪為無本卻可贏萬利的生意。

  作為一個青年演員,大家本對翟天臨的學術期望不高,但是他非要給自己安上一個學霸的人設,才會牽連母校,禍及同門。。。。。。

  聽說在某寶搜索paperpass,每千字降重只需1.5元(17年報價),評價極高,按翟天臨那篇不到三千字的論文算來。。。。。。假如當初花了4.5元,翟天臨的人生會有不同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