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寧收購萬達百貨 張近東與王健林雙贏?
2019年02月12日15:22

  相關新聞:

  蘇寧收購萬達百貨 張近東:打造新百貨核心競爭力

  新浪科技 韓大鵬

  前有京東買酒店,後有蘇寧買百貨——2019年,零售業在幾十個億的收購中,拉開帷幕。

  與劉強東買酒店單純做辦公室不同,張近東的此番收購頗具意義,這是其全場景零售佈局的重要落子,至少不要讓人們再有“蘇寧賣電器”的烙印。

  業內人士向新浪科技分析,這算是一起兩全的收購案:

  對於蘇寧易購而言,張近東一直希望通過全業態來完成蛻變,而37家百貨門店恰巧補充了蘇寧業態的完整度,同時百貨是線下最佳的流量入口,相當於買來了線下流量與資源;

  對於王健林來說,當初複雜的業務形態是為廣場拉動客流,作為廣場的主力店快速擴張,而如今的百貨業績慘淡,實屬“雞肋”,出售必然是個不錯的選擇。

  兩人各取所需,長達四年的合作,開花結果。

  曾並稱四大支柱

  今天清晨,蘇寧易購董事長張近東對外宣佈,正式收購萬達百貨有限公司下屬全部37家百貨門店,構建線上線下到店到手全場景的百貨零售業態,為用戶提供更豐富的數字化、場景化購物體驗。

  遺憾的是,他未對外披露交易金額,只稱“收購萬達百貨是在2019年佈局全場景零售的重要落子,此舉有助於蘇寧易購鎖定優質線下場景資源,進一步推進商品供應鏈變革,同時為上市公司帶來收益”。

  公開資料顯示,萬達百貨創立於2007年,隸屬於萬達商管,曾與萬達廣場協同佈局全國百貨。2013年為鼎盛時期,萬達百貨曾考慮過以約82億元收購銀泰,但後來被擱置。彼時,萬達百貨已擴張至百餘家,與地產、文化產業以及酒店一同,並稱萬達的四大產業支柱。

  百貨遭遇“滑鐵盧”

  在去年3月,萬達百貨被傳出“易主”。有消息稱,王健林欲將萬達百貨打包售給銀泰百貨,雙方隨即否認,但萬達百貨業績不佳已成事實。

  其實早在2014年,貨品千篇一律的百貨業態便遭遇“滑鐵盧”,萬達百貨也未能倖免。

  2015年初,關閉10家百貨的消息不脛而走。同年7月,王健林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坦言,“要關掉國內一半的百貨門店”。於是,46家店同步關閉的消息諸見報端。

  目前能夠公開的數據中,只有2015年萬達百貨的年銷售額,金額為230億元,此後萬達再未公佈該品牌的年度業績。

  業內普遍認為,在電商的衝擊之下,成本高的百貨必然陷入困境,消費者更加重視購物的體驗感和便利性,正因如此,大型購物中心和便利店成為購物和休閑的聚集地。面積固定、租賃期限、改造瓶頸等硬傷則讓百貨業難以轉型,客源流失嚴重。此外,聯營扣點和定價權更讓百貨業失去了價格優勢。

  更重要的是,與萬達廣場高額的租金相比,百貨的利潤不值一提。

  所以,當時萬達給予的策略是,對百貨業持謹慎開店態度,甚至可以說基本不再開店。

  如何打造新競爭力?

  在與張近東多次協商後,王健林將37家百貨門店賣給了蘇寧。

  業內人士認為,對於王健林而言,與萬達廣場的盈利相比,連年虧損的百貨算是“雞肋”,此情形下百貨的售價也不會太高,理應儘早脫手。

  而對於張近東來說,百貨的門店補充了業態的完整度,目前蘇寧已經擁有蘇寧易購,蘇寧置業,蘇寧體育,蘇寧投資,蘇寧金融。新業態還包括孵化出的 “蘇寧極物”、“蘇鮮生”、“蘇寧小店”、“蘇寧零售雲”等。

  同時,巨頭們都在極力擴張線下渠道資源,而會員數量超400萬人的萬達百貨,無疑是最佳的線下流量入口,蘇寧相當於花錢買來了線下流量與資源。

  未來的問題在於,蘇寧是否可以打造出全新的百貨核心競爭力?

  畢竟,百貨業已是黃昏產業,衰退顯然不是個短期現象,蘇寧真的有“讓百貨煥發第二春”的靈丹妙藥嗎?

  專家怎麼看?

  IT獨立分析師唐欣:蘇寧以傳統渠道見長,目前收購的這些門店,集中在一二線,位置也比較好,相對來說,本身還是有一定造血能力。但更為重要的是,蘇寧能夠拿出什麼資源和創新來去運作。

  IT獨立分析師霍思遠:這兩年,巨頭頻頻聯手有成聯盟趨勢,尤其在零售領域。在此之前,蘇寧認購了阿里巴巴的股份,阿里的淘寶軟件公司也認購了蘇寧易購的股份,當時的局面是“阿蘇”聯姻。現在萬達百貨賣給了蘇寧,兩者之間又有著深入的合作,可以說“阿蘇”變成了“阿蘇萬”。關鍵還要看,蘇寧如何拉動百貨業。

  媒體人尋歡:蘇寧是否搞得定百貨業態,這在未來的確是一個不小的考驗。至少截至目前,業界對於百貨這個日漸消沉的業態,尚未找到更好的方案。百貨業態的衰退絕不是一個短期現象。

  零售市場週刊觀點:實體商業互聯網改造的主要路徑是,通過數字化技術改造,形成全場景體驗的新業態。但是,在線上線下融合的風已經吹了很多年,不少區域百貨巨頭,也在互聯網化上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探索,但效果並不明顯。蘇寧的走勢如何?年內或能見分曉。

  評論員周科競:此消息致使蘇寧股價快速上漲,但張近東的行為導致了投資者之間產生信息不對稱的可能,不排除參加團拜會的少數人提前獲知了尚未公告的上市公司信息,因而張近東有信息披露違規之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