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知網"翟天臨:開公司上綜藝 戲里戲外“兩開花”
2019年02月12日19:27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很多人沒想到,在春晚舞台上飾演打假警察的翟天臨,在春節尾聲遭遇了現實中的“學術打假”。

  小品《“兒子”來了》中,翟天臨最後把飾演詐騙分子的葛優抓走了;然而在現實中,網友們正“揪出”翟天臨涉嫌學術造假。“不見蹤影”的畢業論文、期刊發表文章抄襲、博士學位注水……這一切讓樹起“學霸”人設的翟天臨不得不面對人設崩塌的危機。

  “讀博令人頭禿”也未在翟天臨這裏應驗。他還能在讀書之餘,身兼演員和生意人等多重角色。2017年翟天臨靠著《演員的誕生》回歸大眾視野,又在2018年憑藉《白鹿原》提名上海白玉蘭最佳男配角。不僅如此,演戲之餘,和翟天臨相關的公司也達到了6家。

  截至目前,翟天臨涉嫌學術造假一事中的兩所學校均已回應。從扛起娛樂圈“學霸”大旗,到人設面臨崩塌,翟天臨都做了些什麼?

  “不懂知網”翟天臨,論文被指抄襲

  先來看看翟天臨的教育背景。2006年他考入北京電影學院(下簡稱北電)表演本科班,2010年升入本校碩士研究生班就讀,並擔任表演本科班助教老師。2014年考取北電電影學專業博士研究生。

  2019年1月31日,翟天臨在個人微博上曬出北京大學(下簡稱北大)博士後錄用通知書,並配文說:“新的旅程,小翟要加油!”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翟天臨

  而在喜提博士後不久,翟天臨就陷入一場“學術打假”的尷尬危機。事情的起因是翟天臨在直播中回答網友提問,當被問及“你的博士論文是否在知網可查到”時,翟天臨反問“知……網是什麼東西?”這一回答讓眾多網友吐槽。

  針對網上的質疑,2月8日,翟天臨工作室在微博發佈聲明,否認有任何“學術造假”和“學術摻水”的行為。對於“未查到翟天臨博士的C刊論文”以及“學習期間在外拍戲”的質疑,聲明表示翟天臨在讀期間按照學校規定修滿全部學分,學術性論文發表質量達標,2018屆博士學位論文預計將於2019年上半年在知網全文公開。

  但網友們很快檢索發現,翟天臨同一屆的博士答辯名單,除了他之外的19人都能在知網搜到論文。

  此外,根據文科類博士畢業的要求,學生還需要在很高級別的學術期刊上發表學術論文,博士網友們沒有檢索到翟天臨的對應論文,只找到一篇在普通期刊上的小文章《談電視劇〈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創作》。經過查重比對,該文章複製比例高達40%,遠超學術論文的常規要求(通常為不高於15%或20%)。

  據深圳衛視相關截圖顯示,疑遭抄襲的原論文作者黃立華教授本人也在朋友圈發聲,“這個表演打假警察的人是要我起來打假嗎?”“明星博士的工作室聲明其沒有學術不端的問題,但我十幾年前卻被其整段整段的抄襲,事實勝於雄辯。”

  在外界高度關注下,校方相繼作出相關回應。據北京青年報報導,11日稍早時候,北電回應稱,學校對此事件高度重視,已經成立調查組並按照相關程序啟動調查程序。學校表示高度重視學術道德建設,對學術不端行為持零容忍態度。

  緊接著,2月11日晚,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就“翟天臨涉嫌學術不端”一事給予回應稱:高度重視,將根據其博士學位授予單位的調查結論按規定做出處理。

  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就北大和北電的相關聲明嚐試聯繫工作室進一步求證,但截至發稿前,對方電話無人接聽。

  戲里戲外“兩開花”

  作為娛樂圈的“學霸”代表,翟天臨的演藝生涯其實可圈可點。

  2018年6月15日,翟天臨憑藉電視劇《白鹿原》獲得上海白玉蘭獎最佳男配角提名。就在領獎前一天,翟天臨開始了他的博士答辯。

  以“答辯”為關鍵詞搜索翟天臨微博發現,其北電研究生答辯為2013年5月24日,5年之後則是博士生答辯。國內娛樂圈“學霸”不多,翟天臨取得的碩士學位和博士學位因而加分不少。

  翟天臨的影視生涯起點也不低。2003年,他第一次出演電影便是男一號,只是這部杜琪峰監製的電影並無太大水花;直到2012年出演《心術》後,翟天臨的事業才略有起色。2017年底,他在《演員的誕生》的再度亮相,讓“演技派”成為他的重要標籤。

  《演員的誕生》結束後不久的2018年3月31日,原本簽約耀客傳媒的翟天臨加入了泰洋川禾。泰洋川禾成立於2014年,2017年papi醬的公司併入其中,旗下知名藝人囊括了楊穎、周冬雨、張鈞甯、張曉龍等人。其中張鈞甯、張曉龍也是“學霸”,前者是法學碩士,後者是研究中國古代史的曆史碩士。

  而在學業之外,“學霸”翟天臨還兼顧了演員和公司法人代表的雙重身份。天眼查顯示,與翟天臨有關的共有6家公司,包括了五家影視文化相關公司以及一家與其他演員共同入股的管理諮詢中心。

  圖片來源:截自天眼查

  五家影視文化相關公司分別為青島翟天臨影視工作室、青島捌柒文化投資有限公司、青島臨朝影視工作室、廈門市集美區天臨朝影視工作室、上海臨朝影視文化工作室,其中青島捌柒文化投資有限公司、上海臨朝影視文化工作室、青島捌柒文化投資有限公司均由翟天臨100%控股。

  除此之外,翟天臨還擔任了北京勢合企業管理諮詢中心(有限合夥)的股東,持股比例為6.25%。該公司知名股東還有演員王鷗、朱亞文、包貝爾等,經營範圍包括企業管理諮詢、餐飲管理、會議服務等內容。

  當然,藝人開公司如今已不稀罕。問題在於,有網友統計發現,翟天臨在讀博四年期間,“至少主演了11部戲、參演了7部戲,做了24個代言、錄了17個綜藝”,由此出現質疑聲:“他哪有時間搞學術研究?”

  翟天臨工作室對此回應稱“導師通過函授、進組輔導指導等方式與翟天臨進行研究探討”。網友們紛紛表示“待遇真好”——但就是一個對學生如此之好的導師,翟天臨在發微博的時候,還是數次將其名字“陳浥”錯寫為“陳邑”。

  2月10日晚間,科技日報微信公眾號刊文《翟天臨遭“學術打假”,北大也被要求出來“走兩步”》。2月11日晚,人民日報官方微博發問:“博士學位是北電給的,博士後通知書是北大發的,兩所院校是否應及時站出來,回應一下網友的質疑?無論如何,做學術並非兒戲,博士(後)頭銜,更不是一個輕飄飄的榮譽稱號。”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人民日報

  合作品牌價值或受影響

  記者梳理多方資料發現,翟天臨曾擔任不少知名品牌的代言人,與湯臣倍健、百事可樂、祖瑪瓏、茱莉蔻、LOVO家紡等品牌均有合作。隨著學術造假事件逐步發酵,翟天臨涉及的公司和代言品牌是否會受到影響?

  從法律上講,如果“學術造假”屬實,根據國家相關法律規定,情節嚴重者,可能存在撤銷學位的風險。

  作為藝人核心競爭力和品牌價值的有力體現,知名度和美譽度是影視作品和知名品牌在挑選演員和代言人時的必要考量。如果論文造假情況屬實,勢必將對翟天臨代言的品牌帶來影響。

  北京天馳君泰律所合夥人、小強娛樂法創始人鄭小強對記者表示,隨著演藝圈不斷髮展,藝人也會形成代表自身鮮明特色的標籤,而“高學曆”則是翟天臨的一個標籤,翟天臨擁有藝人和學者的雙重身份,因而在面對公眾時應當慎之又慎。

  北京大成(成都)律師事務所律師龐彥燕則認為,藝人作為公眾人物形象十分重要,例如此前吳秀波事件後電影《情聖2》撤檔,投資方就可能面臨巨大經濟損失。而是否產生影響,主要取決於兩方面,一是政策層面的影響,相關影視監管部門是否會對涉嫌論文造假的藝人進行限製;二是相關部門的調查結果,如果的確存在抄襲,這對於北電是不可忽視的嚴重事件,北電應在一定程度上規範學位授予製度。如果不存在抄襲,對於藝人規範個人行為也能起到較好的警示作用。

  此外,龐彥燕表示,藝人作為公眾人物,和普通人物相比,涉嫌論文抄襲在社會產生的影響更大,除了對個人形象產生侵害,也會讓外界對於高校的公信力和透明度產生質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