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歲的“商人”韓寒:任7家公司法人 投資多部電影
2019年02月12日11:26

  原標題:商業韓寒:從青年作家到十億票房導演

  春節假期剛剛結束,貓眼數據顯示,截至2月10日24時,春節檔票房累計超過58億。雖然相比2018年同期的57.7億票房上升幅度不大,也遠遠沒有達到當初業內普遍預期的70億,但對於票房前三名《流浪地球》、《瘋狂的外星人》和《飛馳人生》來說,加起來45億的總票房,成績已經相當亮眼。

  尤其對於“新晉導演”韓寒,能從激烈競爭的春節檔廝殺中脫穎而出,拿到過十億的票房,也從另一個角度再次印證了他身份的成功轉變。

  2015年7月,韓寒註冊成立了自己的影視公司上海亭東影業。此後三年多時間,相繼完成三輪融資。隨著他把更多精力放在導演的角色上,也有聲音認為,那個充滿“棱角”、一支筆杆戰天下的韓寒似乎正在消失,隨之而來的是一位還沒有失敗過的商業電影導演。

  在今年1月的一次採訪中,韓寒回應道:我現在越來越覺得一部電影其實是導演最大的“私貨”。全中國多少人買你的票,投資人看著你的自我表達,你還非得在裡面借別人的嘴夾帶私貨,這也是不負責任的體現。

  這是韓寒作為導演的思考,37歲的“商人”韓寒,已然學會了與商業世界和平共處的方式。

  從不聽勸到逐漸蛻變

  2014年,闊別十年的樸樹給韓寒的電影處女座寫了一首主題曲,電影未播先熱。同年7月,《後會無期》上映,最終拿下6.28億票房。與郭敬明喜愛的都市繁華風不同,上海人韓寒偏愛“小城情懷”。

  很多人把這部電影定義為公路電影,他們認為這是最接近作家“韓寒”的一部電影。這部作品至今維持著他三部電影里的豆瓣最高評分和最低票房。

  《後會無期》或許是作家韓寒與商業碰撞最為激烈的一次。電影背後的出品方是製片人方勵的北京勞雷影業和路金波的果麥文化。

  方勵曾抱怨過韓寒的“不聽話”。在電影宣傳期間,韓寒在微博發了那句著名的電影宣傳語:聽過很多道理,依然過不好這一生。這句slogan發出之前,方勵和路金波都不同意用這麼消極的句子做電影的宣傳語,但韓寒沒聽。此後類似爭執也沒有停過。

  路金波那時候評價韓寒是聽不進別人建議的那一類人,“你和他說話的時候他會假裝認真聽,但實際上他聽不進去。”此時的韓寒還是離商業較遠的文藝青年。

  除了散漫隨意的故事線和橫行的“毒雞湯”,影片也引來了褒貶不一的評價。有影評人覺得,電影瀰漫了一種盲目的蕭條。總而言之,這部片子有情懷、有看點,但離工業電影還有差距。

  到了2017年春節檔上映的《乘風破浪》,是韓寒成立影視公司亭東影業後,第一部獨立出品的電影。另一個出品方霍爾果斯橙子映像,光線傳媒持有其24.62%的股份,是第二大股東。這樣的組合背後,能明顯感覺到韓寒導演風格向商業化的變化。

  從資本扶助到資本深度介入,各方力量無形中推動著作家韓寒向商業片導演韓寒的蛻變。在拍攝製作上,電影增加了更多工業化屬性和流程性管理,向更專業和高效的傳統電影製作過程靠攏。韓寒的電影也在妥協,保留內容主旨的“韓式風格”,其他則開始更接近資本對於商業化電影的經驗判斷。最終《乘風破浪》收穫了10.46億的票房。

  不太成功的兩次商業化試水

  作家韓寒在向商人角色轉變過程中,並不是一帆風順。韓寒曾公開過他的四個夢想:科學家、作家、賽車手、導演。在選擇拍電影之前,韓寒有過一次更接近他作家身份的創業。

  2012年6月,由韓寒擔任主編的電子讀物“ONE”在騰訊網上線,每天只為你準備一段話、一張圖和一個回答。2012年10月,“ONE”推出了獨立APP,發佈24小時內,就登上了App Store免費榜第一名。ONE曾被認為,有可能成為另一個豆瓣,其盈利模式主要來自圖書出版,包括韓寒主編的文集以及平台孵化的作家作品等。

  2012年以後,移動互聯網開始崛起,伴隨手機更新換代出現的移動類應用搶佔用戶流量和用戶時間,ONE所講究的小而輕,並不契合移動互聯網下的生存法則。競爭者層出不窮的競爭環境里,要求應用要具備對於用戶流量的爆髮式收集和快速的商業轉化。再加上各公眾平台和資訊平台的出現,ONE的黏性不足,在此後幾年,逐漸被更多人遺忘。

  ONE曾經獲得來自華創資本的A輪6000萬融資,但2016年4月,韓寒將ONE併入亭東影業,成為影視公司的內容生產和IP儲備平台。同時維持運營的ONE文藝生活公號正在降低內容與韓寒的關聯度。成立於2017年1月,被稱為“特稿夢之隊”的ONE實驗室項目,在成立半年之後,也宣佈解散。

  有關注媒體的投資人曾表示,投資一個內容標的,關鍵在於它的產出是否能形成工業化規模。非虛構寫作本身的特點決定了投入產出的效率並不成正比,在變現速度和變現方式上,都不樂觀。

  除了內容創業,像很多具有個人IP知名度的公眾人物選擇一樣,韓寒也進軍了餐飲業。2014年,韓寒成立了餐飲品牌“很高興遇見你”。該品牌2015年迎來開店高峰,在上海、北京、廣州等地都曾有分店,最多時達數十家。但2018年,“很高興遇見你”被爆出天津加盟店欠薪,在上海的門店也大規模萎縮。

  擔任7家公司法人,投資多部電影

  天眼查信息顯示,與韓寒相關的公司共有15家,在7家公司擔任法人,在10家公司作為股東,其中最為人熟知的要數上海亭東影業。

  2015年7月,韓寒註冊成立了亭東影業。股東除韓寒和孫妮外,還包括6家公司。浙江東陽阿里巴巴影業、博納影業均有入股,持股比例暫未公開。從第二部電影《乘風破浪》開始,亭東影業就以主要出品方的身份出現在韓寒導演的電影中。在《乘風破浪》里,亭東影業的投資占比超過了50%。

  影視寒冬之下,2019年1月15日,浙江東陽阿里巴巴影業宣佈入股上海亭東影業有限公司,意味著後者已經完成第三輪融資。2016年4月,亭東影業獲得普華資本數千萬元的A輪融資。2017年10月,獲得由博納影業、辰海資本、上海景璨續輝文化傳播中心合計投資的3.1億,當時市場對於亭東影業的估值是20億。

  除了做韓寒自己導演電影的出品方,亭東影業也參與了其他電影的製作。《地球最後的夜晚》、《殺破狼》的聯合出品方均有亭東影業。

  從第一部作品《後會無期》到第二部作品《乘風破浪》,韓寒講的都是關於少年的故事,到了《飛馳人生》,他將視角轉到了一個落魄的中年大叔。

  影片中的張馳為了讚助,給土豪們唱歌、跳鋼管舞、還不得不在比賽服上繡上讚助商女朋友的名字。韓寒當年為了幫車隊拉讚助,也有不得不應酬的經曆。這似乎與他的文青氣質頗為不符,但妥協了的並不僅僅是韓寒的“氣質”和文字。

  2016年4月,在亭東影業成立的發佈會上,韓寒演講時曾提到自我變化:以前我會闡述半天我的想法,希望可以改變他人,但現在我更多知道了換位思考,我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感情和生活,如果你不瞭解,那麼你就閉嘴。如果你瞭解,那就更應該閉嘴。

  曾經奮力掙脫應試教育桎梏、曾喜愛評點江山激揚文字的少年,如今開始慢慢與世界和解。就像他在另一次演講中說的那樣:“以前我覺得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也許靠雜文,也許靠勇氣,也許靠爭論,後來我發現並不是這樣,要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更多可能是靠科學靠商業。”

  《飛馳人生》上映當天,韓寒寫道: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故事,講的就是和你所愛的一切在一起,以及愛的代價。片子裡有對手卻沒有大反派。你不想索然無味的過完這一生,而反派就是那索然無味的一生。他在文章結尾祝願大家:愛你所愛,人生飛馳。

  新京報記者 閆麗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