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男子吃飯時被朋友下“賭博粉”,打牌一晚後輸了近百萬元
2019年02月12日08:20

迷藥原來真的有?

也對也不對。

2月11日,大年初七,雖然開工了,但是過年的氣氛還在。錢江晚報記者從湖州吳興警方得知了這個“迷藥”使詐、給人下套賭博、輸錢寫欠條的連環詐騙案,給大夥兒提個醒!

平時酒量還行的戴先生遇上這事,不光是感到疑惑,至今還後怕不已!

他在浴場里只喝了一瓶啤酒就醉意朦朧,同桌的幾個人帶他去打牌賭博。迷糊中他答應了,結果一晚上輸了近100萬元,還莫名其妙簽了一張57萬的欠條。

第二天醒來,越想越不對勁的他報了警……

朋友邀約竟是鴻門宴

迷迷糊糊打牌一晚後輸了100多萬

1月29日中午,烏鎮一家旅遊公司的戴先生來到吳興愛山派出所。他語無倫次卻又支支吾吾,民警耐心詢問,他說覺得自己可能被人“下藥”。

1月28日晚,戴先生接到朋友湯某的電話,說一起去湖州市區泡浴、玩耍。

一開始小戴是拒絕的,經不起人家再三相邀便答應了。湯某驅車到烏鎮接上小戴,來到湖州。

由於浴場客人太多,他們在浴室大廳等候時“恰巧”遇上了他們都認識的鄭某和吳某,鄭某還帶了另外兩個朋友“商總”和“小偉”。鄭某提議先去吃宵夜,於是他們去市區的一家火鍋店湊了一桌。

戴先生根本就想不到,那竟然是一場鴻門宴。

吃菜、喝酒、聊天,湯某突然喊戴先生去添加火鍋調料。戴先生當時也沒多想,可是再回飯桌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喝的啤酒跟剛才的味道明顯不一樣。

他面對民警回憶的時候說:雖然只喝了一瓶啤酒,卻顯現出了醉意,不僅臉很紅,走路有點晃,而且還特別愛說話,人很興奮,似乎有點不能控製自己。

當時,“商總”對戴先生說:去洗個澡、喝點茶、醒醒酒。

戴先生迷迷糊糊跟著他們去浴室,洗完後便在包廂內打牌賭博。

據戴先生回憶,他只記得跟湯某是聯合“拚莊”的,那會兒根本就記不住牌,記賬也是邊上的人操作的。

稀里糊塗玩到第二天淩晨2點,戴先生和湯某兩個人輸了114萬元。兩個人都拿不出這麼多錢,戴先生和湯某各自寫了三張金額12萬、15萬和30萬的借條,每個人57萬。

戴先生又支付了2600元給“商總”,這場牌局才結束。

湯某把戴先生送回了烏鎮。

第二天一早,鄭某就來到了戴先生的單位,說自己是他和湯某的擔保人,自己的轎車都被“商總”的等人開走了。他叫戴先生趕緊去湊錢還賭債,甚至提出了可以貸款、賣車來償還。

越想越蹊蹺的戴先生隨即來到愛山派出所報警。

戴先生尿檢顯示冰毒陽性反應

原來啤酒里被偷下了“賭博粉”

民警根據戴先生的講述,聯想到他的異常反應,決定對他進行尿樣檢測。果然,測出甲基苯丙胺(俗稱冰毒)陽性反應,這著實讓戴先生大吃一驚。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跟毒品沾上關係!

民警初步判定這是一起利用迷藥實施違法犯罪行為的案件。

愛山派出所迅速向吳興公安的領導彙報情況,經縝密偵查,吳興警方很快鎖定了嫌疑人的身份。

1月31日,愛山派出所聯合吳興刑警大隊分別在桐鄉的出租房和賓館客房內抓獲湯某、鄭某、吳某、商某。

嫌疑人商某交代,他們一夥人打檯球的時候認識的,平時沒有正當職業,長期混在桐鄉,想弄點錢來花花。

物色對象的時候自然是從朋友身上先下手,於是他們把戴先生作為了目標。

根據繳獲的借條,這也不是第一次作案了。

商某將事先準備好的“賭博粉”交給吳某,趁戴先生離開包廂時,吳某把“賭博粉”放入一瓶啤酒內,並晃動啤酒讓粉末溶解。

小戴錶現出醉酒、亢奮狀態後,吳某等人又將他帶至浴室玩牌賭錢。反正戴先生神誌不清,他們不停地偷牌,讓戴先生不停地輸錢。商某將事先準備好的借條讓湯某配合著演戲,騙戴先生簽下借條,又騙了現金2600元。

交代了情況後,嫌疑人商某告訴辦案民警:今年是他的本命年,2月1日是他的生日,現在對於自己的行為後悔了。

這生日,這過年,都在看守所里了。

截止目前,合夥詐騙的“小偉”依然身份不明,吳興警方還在繼續抓捕中。

警方提醒

什麼是“賭博粉”?

據辦案民警介紹,“賭博粉”是一種新型的混合類毒品,無色無味,主要成分為甲基苯丙胺,也就是冰毒。

犯罪分子通常會將“賭博粉”混入茶、酒或飲料中。受害者服用後會失去自我控製,變得恍惚、興奮甚至近乎狂妄自大,對人放鬆警惕,很容易被騙。

“賭博粉”原本流行於境外一些賭場,又叫“殺豬粉”、“打牌藥”。近年來開始在我國出現,成為一種用於賭博欺詐他人的新型工具。

所以,民警提醒廣大讀者,在拒絕賭博的同時,對於陌生人的邀約始終要提高警惕。遭遇類似情況一定要及時報警,不能讓壞人坑害更多的人。

來源:錢江晚報/浙江24小時 陳蕾通訊員顧佳佳施一薈

值班編輯:張琴

(本文原標題:《“賭博粉”到底有沒有?酒量不錯的他,喝了一瓶啤酒輸了一百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