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近三次眾議院選舉的特點及政局走向(二):地方勢力政黨表現活躍
2019年02月12日11:30

原標題:日本近三次眾議院選舉的特點及政局走向(二):地方勢力政黨表現活躍

編者按:日本實行議會內閣製,首相由國會選舉產生,眾議院與參議院出現分歧時,以眾議院意見為準,因此眾議院選舉在日本也被稱為“大選”或“總選舉”。眾議院議員每4年選舉產生一次,首相擁有提前解散眾議院的權力。2012年12月16日,日本舉行第46屆眾議院選舉,自民黨於上屆大選失敗後重新取得勝利;12月26日,自民黨總裁安倍晉三組建了自民黨與公明黨聯合政權。自此,安倍政權基本保持了長期穩定的運作。2014年12月14日與2017年10月22日,日本分別舉行了第47屆與第48屆眾議院選舉。兩次大選後,自民黨均維持了眾議院解散前的優勢地位。對比分析日本近三次眾議院選舉的特點,可以從政黨政治的角度探究安倍長期執政的原因,並在此基礎上可以研判日本政治生態的未來發展趨勢。

作者:栗碩,南開大學日本研究院博士生

參考消息網2月12日報導 政黨指由具有共同政治目的的人組織而成的團體,是議會運作的基本單位。在日本,政黨一般區分為國政政黨與地域政黨兩大類。國政政黨的活動舞台為國家議會,《政黨助成法》《公職選舉法》等法律規定“必須擁有5人及以上國會議員(眾議員或參議員),或者必須在最近一次國政選舉中獲得2%及以上的得票率”;達到上述條件,可以擁有獲得國家資助以及推舉候選人等方面的特權;未能達到上述條件的一般被稱為“政治團體”。地域政黨是指在一定區域範圍內活動的政黨,其政治舞台一般為都道府縣或市町村的地方議會。日本近三次眾議院選舉中,以地域政黨為基礎或以地方首長為核心的地方勢力積極組建國政政黨,在國家議會層面上表現得愈加活躍。

日本第43屆大選(2003年11月)結束後不久,國政政黨基本收縮至自民黨、民主黨、公明黨、共產黨、社民黨五個傳統政黨;然而,2012年第46屆大選前夕,國政政黨已增加至16個。而後,經過進一步合併,申請參加第46屆大選的國政政黨減至12個;其中,日本維新會、日本未來黨等地方勢力政黨表現較為活躍。

2012年9月,以地域政黨大阪維新會為母體的國政政黨日本維新會成立,時任大阪維新會代表、大阪市市長的橋下徹任黨代表,大阪府知事鬆井一郎任幹事長;11月,表示要辭去東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與保守系議員平沼糾夫組建太陽黨,隨後併入日本維新會。另一方面,以滋賀縣知事嘉田由紀子為黨代表在第46屆大選前夕成立的日本未來黨,除了將小澤一郎派系作為主要成員之外,也吸收了地域政黨“減稅日本”等左派勢力。此外,以北海道地區活動的地域政黨“新黨大地”為母體而成立的國政政黨“大地·真民主黨”,於大選前夕更名為“新黨大地”參與了競選。

與以往曆屆眾議院選舉相比,第46屆選舉中的地方勢力政黨表現得異常活躍。然而,從選舉結果及後期發展來看,地方勢力政黨並沒能對國政產生較大影響。大選結束後,日本維新會由大選公示前11席增至54席,日本未來黨由公示前61席降至9席,新黨大地僅僅獲得1席。

2012年第46屆大選結束後,地方勢力政黨進一步分解,部分政黨因未能達到條件而成為政治團體。2012年12月28日,日本未來黨內部發生分裂,原代表嘉田由紀子等人出走後,以小澤派係為主體成立了生活黨。2014年7月,日本維新會因橋下徹派系與石原慎太郎派系出現嚴重分歧而解體;8月,石原派成立了次世代黨;9月,橋下派與連結黨合併成立了維新黨。各地方勢力政黨成立時間較短、且成員混雜,均未能形成較為統一的政治觀念與競選綱領;與此同時,安倍突然宣佈解散眾議院的做法,使得地方勢力政黨在應對選舉方面更加措手不及。2014年12月第47屆大選結束後,嘉田派勢力淡出國政舞台;生活黨由公示前5席減至2席;次世代黨由19席減至2席;維新黨由42席減至41席。另外,以名古屋市市長河村為代表的地域政黨“減稅日本”在愛知縣擁立的2名候選人也全部落選。地方勢力政黨在第47屆大選中均以失敗告終。

第48屆大選期間,地方勢力政黨再次活躍起來,其中尤以希望黨的表現較為突出。2017年9月25日,希望黨以地域政黨“都民第一之會”(由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創建)為支援基礎成立;9月28日,民進黨決議併入希望黨;10月3日,枝野幸男等反對併入計劃的民進黨議員成立了立憲民主黨。另一方面,維新黨於2015年發生分裂,原大阪系議員重組後更名為“大阪維新會”;2016年8月,該黨再次更名為“日本維新會”。第48屆大選結束後,希望黨由公示前57席降至50席;日本維新會由14席降至11席。

近三次眾議院選舉與以往相比,地方勢力政黨在議會選舉活動中表現得較為活躍,並具有以下特點:

第一,以發源於關西地區與關東地區的勢力為主。日本維新會以關西地區為主要支撐,在近三次大選中確保了一定的席位,其政策主張通過國家議會的平台在全國範圍內宣傳。石原慎太郎、小池百合子則是以關東地區為主要支撐,通過成立國政政黨在全國範圍內進行政策推廣;而脫胎於日本其他地區的政治團體則較難在國政選舉中取得議席。

第二,部分傳統政黨議員在大選期間脫離原政黨後加入地方勢力政黨,以期借助其知名度及支援基礎謀求保住議員席位。日本維新會(維新黨)、希望黨等地方勢力政黨在成立之初,其國會力量的構成便主要來自於傳統政黨議員的加入;選舉過程中,上述議員被地方勢力政黨推舉為候選人,以期借助該政黨在地方上的支援基礎來確保再次當選。

第三,地方勢力政黨成立之初便吸納了較多為了贏得議席而倉促加入的國會議員,大選結束後容易因內部意見分歧而發生分裂。日本維新會自成立以來,多次發生分裂與重組;希望黨在第48屆大選結束後,內部也多次發生意見衝突,分裂徵兆逐漸顯露。2018年4月,希望黨發生分裂,其中大部分議員與民進黨部分議員組成國民民主黨;新成立的希望黨在眾議院則只剩2個席位。總之,地方勢力政黨的活躍表現,造成了近年來在野黨成員難以凝聚的局面,從而也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安倍政權的長期運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