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近三次眾議院選舉的特點及政局走向(三):修憲正走向現實
2019年02月12日12:02

原標題:日本近三次眾議院選舉的特點及政局走向(三):修憲正走向現實

編者按:日本實行議會內閣製,首相由國會選舉產生,眾議院與參議院出現分歧時,以眾議院意見為準,因此眾議院選舉在日本也被稱為“大選”或“總選舉”。眾議院議員每4年選舉產生一次,首相擁有提前解散眾議院的權力。2012年12月16日,日本舉行第46屆眾議院選舉,自民黨於上屆大選失敗後重新取得勝利;12月26日,自民黨總裁安倍晉三組建了自民黨與公明黨聯合政權。自此,安倍政權基本保持了長期穩定的運作。2014年12月14日與2017年10月22日,日本分別舉行了第47屆與第48屆眾議院選舉。兩次大選後,自民黨均維持了眾議院解散前的優勢地位。對比分析日本近三次眾議院選舉的特點,可以從政黨政治的角度探究安倍長期執政的原因,並在此基礎上可以研判日本政治生態的未來發展趨勢。

本文作者:栗碩 南開大學日本研究院博士生

參考消息網2月12日報導 日本眾議院選舉實行的小選區與比例代表並列製對大型政黨更為有利,也使得選舉結果難以切實反映民意。安倍政權多年運作修憲議題,目前來看如無特大變故,“和平憲法”將會在安倍任期內被修改。

選舉結果未能切實反映民意

自1994年日本眾議院選舉實行小選區與比例代表並列製後,自民黨內的派閥勢力有所減弱,但其黨內領導核心的權力卻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強化,由此也更容易出現首相任意解散眾議院、隨意設置選舉議題等有違民主的情況。另一方面,由於小選區選舉製度下只能由得票最多的一名候選人當選,未能當選的候選人所獲得的選票則會全部成為死票,所以候選人可能會僅憑較低的得票率便贏得小選區內的唯一議席。可見小選區選舉製度的另一個弊端便是會造成政黨得票率與議席獲得率出現較大偏差的現象。

正因如此,想要對抗自民黨等傳統大型政黨的中小型政黨,就需要在選舉中進行合併或合作,以確保共同推舉的候選人在小選區內獲得最多選票。在選舉過程中,如果中小型政黨各自為戰,大型政黨的候選人便容易憑藉其雄厚的資金投入以及深厚的政黨影響在小選區中獲勝。因此,地方勢力政黨在選前表現活躍、大選後容易分裂的原因則在於此。

近三次眾議院選舉中,自民黨連續取得勝利,分別贏得294、291、284個議席。由於小選區選舉製度的實行,自民黨的議席獲得率明顯高於其得票率。該選舉製度下,選舉結果並不能切實反映選民意見。尤其是在中小型政黨相互之間難以凝聚聯合的情況下,大型政黨更容易以較低得票率獲取較多議席。可見,自民黨作為傳統大型政黨在眾議院選舉製度方面佔據的優勢,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安倍政權的長期運作。

據統計,第46至48屆眾議院選舉的死票率分別高達53.1%、48.0%、48.0%。以2017年第48屆眾議院選舉為例,289個小選區中,死票率在50%以上的小選區高達120個。其中,神奈川4區的死票率為65.2%,排位最高,意即該選區當選的眾議員僅僅獲得了34.8%的選票;希望黨在小選區的得票率為20.6%,但其議席獲得率僅為6.2%;足見小選區選舉製度下中小政黨的劣勢。

另一方面,近三次眾議院選舉較低的投票率也反映出日本國民對自民黨消極支持的心態。第46至48屆大選的投票率位列戰後最低水平,如果用投票率乘以得票率來計算各個政黨的絕對得票率,那麼自民黨在近三次眾議院選舉中雖然贏得了大約61%的議席,但其在小選區的絕對得票率僅為約25%,比例代表區的絕對得票率僅為約17%。相比自民黨曾遭受慘敗的2009年第45屆大選,雖然其僅僅獲得了119席,但由於投票率高達69%以上,其在小選區的絕對得票率為26.8%,比例代表區的絕對得票率為18.5%,數值均高於近三屆大選。對近四次大選中比例代表區的得票數進行比較,能更直觀地反映出日本國民對自民黨的支持程度。以安倍晉三為總裁的自民黨雖然在近三次大選中贏得了較多議席,但這並不能說明日本國民對自民黨的支持程度較以往有明顯提升。

(圖表 資料來源:根據日本總務省公佈的曆屆眾議院選舉材料統計而成)

“和平憲法”或將在安倍任期內被修改

自安倍於2012年9月就任自民黨總裁以來,日本共舉行了5次國政選舉(3次眾議院選舉、2次參議院選舉)。始於第46屆大選的安倍政權已運作長達5年餘,在此期間修憲也成為日本政黨政治中的主要議題之一。《日本國憲法》第96條明確規定了修憲條件,指出“眾參兩院各自三分之二以上議員讚成後向國民發起提議;國民對提案進行投票表決,過半數讚成後方能修改”。

當前,日本眾參兩院的修憲勢力均穩定維持在三分之二以上。首先,從參議院議席占比來看,2016年7月第24屆參議院選舉後,被視為修憲勢力的“自民黨·日本之心”會派佔據125席(不包含擔任議長的自民黨議員)、公明黨佔據25席、日本維新會佔據11席、希望黨佔據3席,總計164席,超過參議員總數242席的三分之二。其次,從眾議院議席占比來看,2017年10月第48屆眾議院選舉後,被視為修憲勢力的自民黨佔據283席(不包含擔任議長的自民黨議員)、公明黨佔據29席、日本維新會佔據11席、希望黨佔據2席,總計325席,超過眾議員總數465席的三分之二。

雖然眾參兩院的修憲勢力達到了發動提議的條件,但各政黨並未就修憲內容形成統一意見。尤其是關於憲法第九條的修訂,被視為修憲勢力的各政黨間尚存在著較大分歧。

自民黨曾於2012年4月提出過“憲法修正草案”,不僅明確了“國防軍”的存在,還具體規定了軍事力量參與國際安全事務、守護國民與領土等任務。但該草案是自民黨身為在野黨時提出的,僅僅作為政黨內部的政策主張,並未較多考慮能否得到國會及國民的認可。2017年5月3日,安倍呼籲“希望使2020年成為新憲法施行之年”,並提議“在憲法第九條中新增寫明自衛隊存在的內容”。5月9日,安倍在參議院預算委員會上正式表示優先考慮明文寫入自衛隊的修憲設想,並暗示要在任期內實現目標。隨後,安倍開始推進自民黨內關於修憲的討論,謀求以新提議來替代2012年草案中“國防軍”的記述。與“自民黨2012年草案”相比,主張在保留憲法第九條的基礎上寫明自衛隊存在的“安倍提議”,對第九條修改幅度較小,更容易獲得其他修憲勢力政黨及日本國民的支持。

針對“安倍提議”,公明黨鑒於其聯合執政的身份以及對自身“安倍政府製動器”的定位,一直保持曖昧的觀望態度。

第48屆大選前,自民黨已開始對“安倍提議”進行黨內溝通,並強化推動修憲的體製機製。2017年5月24日,自民黨召開修憲推進總部會議,宣佈幹事長二階俊博、總務會長細田博之等黨內高層參與其中,舉全黨體製確認了以“安倍提議”為核心年底前彙總完黨內修憲草案的目標;8月1日,修憲推進總部事務局獲得擴充並升級;8月10日,修憲推進總部新設事務總長一職。第48屆大選後,自民黨重啟修憲行動;時任修憲推進總部總部長細田博之及自民黨政調會長岸田文雄等人也紛紛表示要展開充分討論以得到各政黨的廣泛理解。

由於修憲條件的嚴苛性,安倍若想實現修憲目標,不僅要在自民黨內形成統一意見,還需得到其他政黨的支持。因此,自民黨修憲推進總部為了確保修憲成功,放緩了彙總黨內修憲草案的進程。2017年12月20日,該總部召開全體會議,通過了關於修憲的論點總結文件。該文件針對憲法第九條的修改,同時記述了分別基於“自民黨2012年草案”與“安倍提議”的兩種方案。會後,細田博之表示“實現修憲最好的捷徑便是彙總出大家都支持的方案”,放棄了年底前完成修憲草案的原計劃。可見,自民黨已調整修憲策略,決定在推動修憲的過程中充分吸納公明黨、希望黨、日本維新會等修憲勢力的意見。

2017年10月第48屆大選結束後,安倍政權再次贏得了較為穩定的執政基礎。安倍仍在2018年9月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獲得連任,如果沒有特大變故且眾議院不被提前解散,安倍或可執政至2021年,這將為其推動修憲提供充分的準備時間。2018年3月22日,自民黨修憲推進總部召開全體會議,最終決定黨內修憲草案關於第九條的意見以“安倍提議”為準;3月25日,自民黨召開第85屆大會,幹事長二階俊博報告稱黨內關於修憲4項目條文草案已確定統一意見。

按照安倍及自民黨修憲推進總部的計劃,自民黨今後將以黨內統一意見為基礎與其他修憲勢力政黨展開磋商,並在合適時機將新形成的黨內修憲草案提交國會討論與表決。屆時,國會內的修憲勢力若能形成統一意見,並憑藉三分之二以上的議席數量表決通過修憲草案的話,日本國民將會首次依據《日本國憲法》對修憲草案進行表決。

另據日本多家媒體的輿論調查顯示,日本國民對修憲的支持率保持在50%左右。因此,從目前形勢來看,若安倍政權能夠促使自民黨聯合其他修憲勢力在國會發動修憲提議並最終贏得國民過半數投票支持的話,“和平憲法”將會在安倍任期內被修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