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勝抑鬱症和網絡暴力,曾經的網壇天才少女回來了
2019年02月11日14:51

原標題:戰勝抑鬱症和網絡暴力,曾經的網壇天才少女回來了

2011年,20歲的麗貝卡·馬里諾打出了一記時速120英里的正手擊球,排名竄升至38位,驚豔女子網壇。

然而,厄運也隨之而來。兩年之後,因不堪抑鬱症和網絡暴力的困擾,這個年僅22歲的加拿大女生便在世人的驚愕聲中早早退役。

如今,帶著心中對網球的執念,28歲的馬里諾決心重返賽場。

正如ESPN網球評論員波多所說的那樣:“馬里諾並不是第一個遭受抑鬱症和網絡暴力的球員,但她是少數敢於承認並與之抗爭的人。”

澳網比賽中麗貝卡·馬里諾。

振興加拿大網球的希望

在今年1月的澳網中,加拿大球員麗貝卡·馬里諾時隔6年重返大滿貫賽場。在直接發球拿到了第一分後,她微微揮拳慶祝展現出求勝的決心。

儘管動作僵硬,但28歲的馬里諾依然在比賽中展現出了出色的力量和俐落的擊球。而正是憑藉這些技術特點,她曾在七年前躋身頂級網球選手的行列。

遺憾的是,由於背部傷病影響了休賽期的訓練,馬里諾最終還是止步澳網資格賽第一輪。面對這樣的成績,排名已跌到200名開外的她已經很是滿意。

“有時候我停下來想一想,就會覺得從沒有排名到獲得大滿貫參賽資格,能做到現在這樣,真是太酷了。”馬里諾對《紐約時報》說。

2010年的美網,馬里諾一戰成名。當時,年僅19歲的她在第二輪遭遇到了7屆大滿貫得主大威。憑藉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勁兒,她差點將這位傳奇球員拉下馬。

“我終於知道和自己較量是什麼感覺了!”賽後,艱難贏下比賽的大威對這位加拿大小將大加讚賞,要知道她當時的排名可是世界第二位。

在此之後,馬里諾的網球之路越走越順。這個青澀的加拿大女生成了振興整個楓葉之國網球的希望。

馬里諾2010年參加美網比賽。

抑鬱、網絡暴力接踵而來

事實上,馬里諾的潛力曾經不被外界看好。在網球事業取得巨大成功之前,她原本的打算是去大學深造。

因此,突如其來的成就讓馬里諾完全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媒體和球迷,如何應對密集的賽程,自己就像一台高速運轉的機器無法停下來。

在耀眼的閃光燈下,馬里諾越來越想念家鄉,心情也一直處於低落的狀態。但她選擇將這些負面情緒隱藏起來,“作為運動員難道不應該堅強嗎?”

除了飽受思鄉之情的痛苦,馬里諾還遭受到了網絡上的無端指責,尤其是那些網球賭徒們的謾罵。

每當馬里諾打出的比賽結果不利於他們的投注時,這些人就會在社交媒體上攻擊這位年輕的加拿大女生,甚至開始用各種惡毒的語言進行人身攻擊。

在層層重壓之下的馬里諾,越來越覺得喘不過氣來。她甚至有時會沒有任何原因的流淚,“我不知道為何而哭,我只是剛到困惑,我不知道應該和誰去交流。”

最終,她被確診為抑鬱症。

“我當時感到自己快被燃盡了,外界和我都對自己抱有太高的期望。當這些全都湧向腦子裡時,我完全無法應對。”面對《紐約時報》,馬里諾並不避諱自己的病情。

馬里諾參加學校賽艇隊的比賽。

哪個22歲的球員樂意退役?

在飽受抑鬱症和網絡暴力的摧殘後,馬里諾已經感到筋疲力盡。於是,她在2013年無奈地選擇退出網壇,當時她只有22歲。

“有哪個22歲的球員樂意宣佈自己退役呢?”馬里諾曾自嘲地說著自己的決定,“我和朋友們舉辦了一個退役儀式,我想這可能是最滑稽的事了。”

按照馬里諾自己的說法,遠離網球其實讓她“變得超級快樂,開始享受生活”。

退役後的整個夏天,馬里諾都待在家族的建築公司工作,澆築水泥、挖掘黏土。後來,她考上了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學習英國文學,終於圓了自己的大學夢。

第二年,馬里諾又被學校的賽艇隊招入麾下,她的叔叔曾是1964年奧運會這個項目的金牌得主。賽艇改善了她的健康狀況,也增強了她的自我認同感。

“人們不再因為網球而關注我, 他們只把我看作是一名普通的學生運動員,這也讓我覺得自己是這個大學團體中的一員。”

馬里諾的故事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鳴,她被看作是與抑鬱症鬥爭的運動員的標杆。

在此期間,她積極投身反霸淩和心理健康運動,並在Ted Talk的演講上分享了自己的心路曆程。演講台上的馬里諾不如球場上那般苗條,但卻更加自信從容。

“我想強調的是,運動員也可以軟弱。在我們的社會中,運動員被看作是理應全面展現自己強硬、無懈可擊的一個群體,但我們時常不是這樣。”

“我想,應該讓人們意識到表現出軟弱也沒什麼,感到沮喪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你可以把這些感受分享出去。”

在Ted Talk的演講的馬里諾。

我知道我是誰,我知道我要什麼

雖然遠離賽場,但在馬里諾的內心深處依然無法割捨對網球的眷戀。

2017年2月,馬里諾的父親喬被診斷出前列腺癌,這個消息給她帶來了巨大的震撼,也讓她開始認真考慮未來的生活。

“他做完化療後,我回顧了過去,想看看我生命中什麼是重要的。我不想帶著任何遺憾生活,我覺得網球是我生命中唯一希望能重來一次的事情。”

為了能讓父親再看到自己的比賽,27歲的馬里諾選擇再次踏上賽場。為此,她辦理了休學、辭去賽艇教練工作,並開始在加拿大網球培訓中心備戰。

由於是從低級別賽事打起,馬里諾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才把自己的排名提高到200位出頭,但這足以確保她拿到今年的澳網資格賽入場券。

時隔6年重返大滿貫賽場,一切變得不一樣了。這一次,馬里諾努力尋找著在這項運動中的樂趣,她也會時常回到家鄉溫哥華與家人和朋友小聚。

馬里諾告訴《紐約時報》,現在的她整個人都與以前不一樣了,“以前我只是個球員,但現在我有了很多不同的身份,我覺得很充實、很平衡。”

“我不會再回到以前的狀態了,因為現在我知道我是誰,我知道我要什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