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文娛小報|吃完春節的瓜,大家開工大吉
2019年02月11日14:01

原標題:一週文娛小報|吃完春節的瓜,大家開工大吉

上週是春節假期,春晚和春節檔電影以及難得的閑暇讓我們的文娛生活變得格外豐富,都市ladies and gents返鄉攢了不少梗,鄉親們則趁節假日湧向大城市也貢獻了瓜,老藝術家們的退場或者懷舊的演出提醒著我們時光的白駒過隙,新的藝術家們人設還沒立起來就被扒黑曆史。大年三十兒開啟的這一週我們忙碌地回鄉又在週末匆匆返程,今天就開始新一年的新工作啦,大家開工大吉。

翟天臨被指為注水博士:“燃燒自己照亮學術界黑暗?”

娛樂圈里學曆高的沒幾個,好不容易在喻恩泰之後出個翟天臨,1月31日,翟天臨在微博曬出《北京大學博士後錄用通知書》,還沒喜大普奔幾天,他的“學霸”人設就被質疑,有網友查詢北京電影學院研究生院官網發現,同批次答辯博士生的論文,均被收入知網,但翟天臨論文並未被收錄,並未找到其名下的其他期刊論文。

有記者公開檢索發現,能查到的翟天臨公開文章一篇是《如何用“下意識”讓表演更生動鮮活》,2018年5月刊載於《綜藝報》;另一篇《談電視劇中“白孝文”的表演創作》載於《廣電時評》。春節閑著沒事兒的網友們把這篇《談電視劇中“白孝文”的表演創作》放到知網查重發現複製比達到40.4%,而這篇論文的篇幅不過2700餘字。2月9日,一名為“黃立華教授”的微信用戶在朋友圈發帖稱:“明星博士的工作室聲明其沒有學術不端的問題,但我十幾年前發表的論文卻被其整段整段的抄襲,事實勝於雄辯。”黃立華所稱自己被“整段抄襲”的論文為他於2006年發表的《一個有靈魂深度的人物〈白鹿原〉白孝文論》。

網友們利用假期時間對翟天臨進行大型集體研究,先後發現翟天臨讀碩士的時候用一下午和一晚上時間就寫出論文《表演基礎課的認識與建議》,發現翟天臨說的自己高考文綜270,數學19,但總分超過一本分數線,這樣一算他的語文和英語差不多都要135分,而那一年山東高考語文特別難,就連省狀元的語文成績也只有107分,所以翟天臨所言不實。

有網友評論:“追根溯源還是要追究北影和北大,不要過度把目光放在演員上,北電和北大該好好查查。明星人設是小事,學術是大事。真正上過學,全日製經過高考的學生都知道,博士、研究生哪是那麼容易考的。每天從早到晚好好學都不一定能考上,更何況他們這種藝人,文化課成績當初都不過關,每天都要上通告拍戲賺錢,哪兒那麼聰明不用花時間就能上個好大學博士。不過是人脈廣又是名人的關係。”

翟天臨用自己從藝多年積攢的名氣給大家好好兒地科普了一波“如何利用知網”“怎樣查重”並繼馬思純以後再次證明一個演員要演好一個學霸的人設是多麼艱難。

費玉清退圈、倪萍趙忠祥合體、李穀一《難忘今宵》:是時候懷個舊了

2019年是九零後們最後一年2字打頭的年歲了,曾經的哥哥姐姐升級為叔叔阿姨,是時候掀起一波懷舊熱了。

費玉清的告別信

據台媒,費玉清在去年宣佈封麥退出演藝圈後,2月8日晚,他在台北舉行了告別演唱會。費玉清在演唱會上幾度哽咽,但仍對歌迷真誠致謝。同時,費玉清表示“不管日後有任何媒體希望我出現,我也永遠不會再出現了”“要退圈就會退得干乾淨淨,像路人甲乙一樣”。這次真的是要“送你離開,千里之外了”嗎?

倪萍和趙忠祥參加《聲臨其境》

1991年,倪萍趙忠祥首次搭檔,那也是倪萍第一次主持春晚,而趙忠祥早已是央視台柱。

大年初四播出的《聲臨其境》第二季第三期,倪萍和趙忠祥為觀眾重現了春晚倒計時送祝福的經典跨年時刻。節目組用當年熟悉的配樂,搭上有年代感的鍾表背景板,趙忠祥一句“此刻,我們的心跳已經接近了除夕零點”把觀眾瞬間帶回到了1997年的春晚舞台。倪萍和趙忠祥被譽為春晚黃金搭檔,2000年則為兩人最後一次合作。當節目組安排反應已經開始有點遲鈍的倪萍攙扶著趙忠祥走出來時真要感歎一句時間啊,趙本山宋丹丹們曾經的夢中情人啊。

2019年春晚,李穀一

2019年春晚,李穀一再次唱起《難忘今宵》,今年她已經75歲了。1983年的第一屆春晚上,後來連續幾十年的李穀一尚且風華正茂,那一年她一口氣唱了七首歌,分別是《拜年歌》、《春之歌》、《鄉戀》、《知音》、《年輕的朋友》、《問聲祖國好》、《一根竹竿》。自央視春晚正式開辦的第二年起,李穀一就開始演唱《難忘今宵》,這一唱就是三十多年,真是“流水的春晚,鐵打的李穀一”呀。

“媳婦兒不上桌,應當陪酒陪客”為基礎禮儀?

2月10日,微博簽約自媒體柳華芳發佈文章《春節嘲諷山東人,是一種文化墮落》,裡面寫道:

“最近幾年,歪風陣陣,每到春節期間,總有人拿地域問題說事,總是冷嘲熱諷山東人。山東人傳承的古風文化,本是文化幸事,卻被嘲諷為歧視女性、封建糟粕、守舊迂腐,更是拿女人吃飯不上桌說事,彷彿山東人活在大清朝一樣。”

關於”媳婦兒不上桌”的說法,該文談到,“一家人在一個炕上吃飯,爺爺奶奶自然不能缺席吧,父親自然不用為你做飯燒菜吧,婆婆已經在忙活了,嫂嫂也在忙活了,此時,身為成年人、身為兒媳的你難道可以大大方方地坐在炕頭等飯吃麼?難道能讓長輩、兄嫂伺候著你,而你卻無動於衷嗎?……如果春節剛過,一大堆親戚來做客,多數是來看望父母的長輩、哥哥姐姐之類的,這麼多人來了,總要吃個團圓飯。此時,身為兒媳婦,你不下地幫著婆婆、嫂嫂燒飯做菜麼,難道讓兒媳婦(此處可能作者筆誤,應為“婆婆、嫂嫂”)陪客、陪酒麼,好像這也是最最基礎的禮儀。”

網友表示,文章內容迂腐到令人嗔目,作者也在微博多次聲稱自己“旗幟鮮明地支持儒家、墨家思想”“西方人沒放棄基督教傳統,中國人卻把儒家當成過街老鼠了”。

該文章全篇充斥著一種看似言之鑿鑿的倫理正確與禮儀正確,即無論討論什麼最後總是上升到禮儀高度:我們的老祖宗儒家說了,要父慈子孝、禮字當頭、孝字為先。至於老祖宗說這話時的曆史背景如何、這種思想觀念在彼時以及之後的範疇與內容的演變則不談,今天運用的具體語境也避之不談。當我們試圖與其討論某個事情,則會完全陷入一種雞同鴨講的境地,對方會一口咬定自己的“倫理正確”:你作為晚輩、作為兒媳婦,你就應該孝順,就應該侍奉姑婆,一旦被置於這種倫理上的低位,你作為一個個體的主張、尊嚴則將被完全抹殺。

複興傳統文化固然是好事,而當“傳統文化”一詞成了人們張口就來、冠冕堂皇地規訓別人的武器,將自己認為的正確囫圇個兒套在別人身上,完全消解掉討論的餘地則有些霸道。

博物館里遊客席地而坐,如何讓遊客體面觀展

網友拍到的國家博物館的遊客 來源:豆瓣

央視2月9日報導,大年初一至初五,中國國家博物館日均吸引觀眾超過6萬人次,最近有去國博的網友拍到國家博物館的走廊里人滿為患的照片,遊客們攜家帶口席地而坐。國家博物館的多個展廳門口也只是有一小排椅子,平日裡遊客已經很多需要搶著坐,節假日則更供不應求。

近些年的文物熱,讓原本受冷遇的博物館們紛紛成了熱門打卡景點。博物館很多都是巨大的空間、營造大的館舍,觀眾走一圈兒就累得夠嗆,且很多展覽布展匆忙、展牌介紹不詳,以及沒有導覽人員,這都給觀眾更好地瞭解文物造成障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