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約在零點37分 談場鐵路戀愛有多浪漫就有多難
2019年02月10日14:58

原標題:相約在零點37分 談場鐵路戀愛有多浪漫就有多難

淚目!談場鐵路戀愛有多浪漫就有多難 當他與她相約在零點37分……

相戀的人總盼相守,相守總怕時光匆匆。接下來我們帶您認識一對,即將邁進婚姻殿堂的鐵路情侶,走進他們相約在零點37分的故事。

郝康是一名鐵路司機,在榆林站跑貨運;雷傑做列車乘務員七年,跑往返於西安和烏海西之間的客運。同是陝西綏德人的他們,在四年前從老鄉發展為情侶。這兩趟都經過榆林的列車幫他們定了情。每次雷傑值乘的車經過榆林,郝康都特別激動。

西安局集團公司延安機務段電力機車司機 郝康(榆林):有時候我就會這樣,去瞄一下,看看有沒有她。瞄到的時候我就可高興了。瞄到就跟中彩票了(似的)。

郝康早就把雷傑值乘的K1686次列車運行時刻表爛熟於心,但有時候兩人即使近在咫尺,卻也遙不可及。

西安局集團公司延安機務段電力機車司機 郝康(榆林):我是能看見她的人影的,但是看見(哽咽),你還是見不上。我就是通過這個小窗戶,她也是那個小門上,也是那個小窗戶,窗戶對著窗戶就過去了。

按照列車時刻表,雷傑值乘的列車會在零點37分駛入郝康工作的榆林站,在站台上停留八分鍾。雖然這樣的停靠每週會有四次,但由於郝康的休息時間不定,兩人往往幾個月才能成功在站台相聚一次。

雷傑(K1686次列車上):十二月初我們見了一回。他那天剛下班,還穿著工服,他跑過來。就見了一下吧,可能就幾分鍾的時間,然後我們車就出站了。

2018年,兩人連休假都算上,總共只相聚了一週。聚少離多的日子,讓這對戀人都冒出過轉行的念頭。

雷傑(西安):換個職業的話,俺倆就不會異地。但是,他其實很喜歡他這份工作的。

郝康(榆林):但是我覺得她挺喜歡這個工作的,然後我也挺喜歡我這個工作的。

雷傑(西安):他就感覺我一個人開這麼一列火車,拉這麼多煤,他是一節車拉好幾噸呢,他說他感覺像個煤老闆一樣。

郝康(榆林):她到鐵路上,我也到鐵路上,就憑鐵路來維持感情。就這樣,堅持。

春節期間,雷傑值乘的車依舊會在淩晨經過榆林站。她上車前依舊給郝康發了信息,然後將手機上交。此時的郝康,正忙碌在包西貨運線上。這一次,兩人能否見上,充滿了不確定性。

晚上8:40,雷傑的車剛過延安,郝康終於下班了。今天晚上,他沒有加派的出車任務,兩人應該能在榆林站見一面。知道雷傑胃不好,只要有相遇的可能,郝康總會去表姐家給雷傑熬粥。

過了綏德,再有一個多小時就到榆林。今年兩人計劃結婚,郝康特意準備了新年禮物。

郝康(榆林站候車室):還給她準備了一個(戒指),也算是幾年了,想給她這麼一個小驚喜。

由於部分路段積雪,列車晚點十分鍾。原本停靠在榆林站的8分鍾變成了5分鍾。

郝康:雷傑在哪個車廂呢?

乘務員:我不知道,出乘的時候見過。

郝康:你讓我這會兒去哪兒找呀!

因為硬座旅客較多,上車後,雷傑臨時從9號車廂調到了1號車廂,因為手機在值乘期間早已上交,她沒能通知郝康。

相聚這麼短,列車那麼長,郝康跑過一個又一個車廂。

雷傑:下吧!

郝康:我把你送到神木西吧。

雷傑:下吧,你快下吧!一會神木西沒車了。

郝康:一會兒我坐我們單位的大列回來。我不下了。

雷傑:你下吧,沒事,快開車了。

郝康:那我就走了。(擁抱,兩人哽咽)注意安全。把車門關了,關門!

雷傑:這我給你買的護手霜,你抹上啊。

郝康:你走了我再走。

(站台)郝康:我沒想到會變成這麼突發,還好你們幫我找到了。好多話還都沒說。本來想對她說:嫁給我,今年把她娶了。這都沒來及說。

郝康抹護手霜,雷傑自己戴上戒指……這次相遇,只有1分52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