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中國年|在萊西逛大集,聽舊曲譜新篇
2019年02月09日08:54

原標題:新青年·中國年|在萊西逛大集,聽舊曲譜新篇

編者按:春節,中華民族最隆重的傳統佳節;青年,社會上最富活力、最具創造性的群體,“前途似海,來日方長”。澎湃評論推出“新青年·中國年”專題,邀請90後評論員、大學生,呈現當代新青年眼中當下的鄉村與城市和未來的中國。

深冬的清晨,集市上彩旗飄揚,忙碌的身影在還沒有完全褪去的夜色中緊鑼密鼓地籌備著,準備迎接四面八方來的“尋根者”。

逛大集,是許多北方地區過年的重頭戲之一。這次過年回家,正趕上老家萊西舉辦民俗文化大集。膠東大秧歌、院上烤雞、萊西雕刻葫蘆……這些曆經歲月塵埃中的穿梭而煥然一新的器物和技藝,承載著曆史的記憶與家鄉的血脈,噴吐著年的氣息,講述著時間的故事。

徜徉大集,最讓我驚喜的,不是重溫傳統的情懷與感動,而是看到老物件得到了新的創新與發展:賀歲的萊西指畫不再只有“金豬送福”,“小豬佩奇”和“豬豬俠”成為了新面孔;馬氏巧餅、李氏根雕都創新了營銷方式,引入了親自動手、互動體驗等環節;我從小就喜歡看的木偶戲,已經運用現代技術進行了新的改良,極大地提升了演出效果。

這些,都是凝結了幾輩人心血的瑰寶,一代代萊西人的生命,在她們的環抱下,漸次展開。她們,就像村口那條小河,數百年如一日無言地緩緩流淌,卻在每一天清晨灑滿新的陽光。

最吸引我的,是一條寫著“我們的中國夢——文化進萬家呂劇專場演出”的紅色橫幅,正在演出的劇目是今年剛創作的現代呂劇《初心》,以萊陽早期共產黨員、大學生“縣官”李伯顏、孫耀臣等為原型,展現了萊陽早期黨組織的主要創建者和領導者短暫而又壯闊的革命生涯和生命軌跡。自詡淚點極高的我,也不禁留下了眼淚,熱血沸騰。

兒時的記憶如決堤般湧將出來,那時候,去村口看呂劇,是對我來說過年最重要的事情。

小時候看呂劇,奶奶總會用那輛生了鏽的三輪車載著我,蹬過一條坑坑窪窪的小路,來到村里的大空地。全村人相聚一堂,親切的問候、熱鬧的說笑,春節未至,卻已經將喜悅掛在了每一張飽經風霜的臉上。

不大一會兒,主持人話音落下,喧嘩又熱烈的掌聲中,《拉郎配》、《借年》、《釵頭鳳》……一出出經典曲目輪番上演,優美的唱腔、樸實的表演、富有生活氣息的戲劇內容,演出者用精湛的演技引得觀眾在古老的故事中流連忘返,台上字正腔圓,台下叫好一片。

大人們看得入迷,沒心思嘮叨和叮囑,這可樂壞了我們。我和全村的小夥伴一起,兜里揣著大人給的零花錢,買飲料和冰糖葫蘆;甚至趁人不注意爬上戲台、溜進化妝室,隨心所欲。我從小就不能熬夜,不到十一點就困得不行,躺在媽媽懷裡打瞌睡,卻不捨得回家。等我真的睡著了,爸爸就把我背回家,鎖在屋裡睡覺,自己繼續出去看戲。搭台唱戲的日子,是我們真正的年。

辭舊迎新的呂劇表演,成為了流水般淌過的日子裡,一代萊西人驚豔的凝眸和情感的寄託,也將過年的喜悅氣氛,烘托到最高潮。

過了幾年,身邊的一切都好像開足了馬力,疾速飛馳著,即使在這座膠東半島的小縣城,環境與生活也日新月異。在泛娛樂化包圍下成長的我們,流行音樂、網絡遊戲、電影等如潮水般紛湧而至的娛樂方式,目不暇接。上小學和初中的時候,到了假期就抱著電視不放;最近幾年,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移動互聯網野蠻發育,迅速膨脹,電視也幾乎被擠出了生活。

而呂劇,這顆曾經驚豔了一代人的梨園明珠,更是靜靜地待在被遺忘的角落,蒙上了時間的蛛網。

不少聽著呂劇長大的老人們,在歲月的吹蝕中,緩緩地從當下隱退。而缺乏創造與革新,數十年如一日單調地重複著老掉牙的曲目,即使是鐵杆的呂劇迷也難免心生倦怠。對於一年一度的呂劇巡演,人們也不再如往年般翹首以待,只是出於悠久的習慣和殘存的儀式感,會在茶餘飯後三三兩兩地搬著凳子去聽幾曲,感慨一下沒有了當年的感覺,然後各回各家。

填滿了一代人春節記憶的呂劇巡演,一年年地成為了儀式感外殼包裹下漸趨僵化的走過場,觀眾越來越少,演出時間一再縮水,範圍也由最初的遍及各村,變為只在鄉鎮駐地演出。如一位風燭殘年的老人,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此刻,昨天與今天彷彿兩卷卡帶,黑白影像與高清直播在眼前同時放映,新鮮的台詞與故事,雖然陌生,卻又親切。塵盡光生,這顆梨園明珠又綻露了她的光芒,這束光穿過了時間隧道,照亮了記憶深處關於年的記憶,勾勒出遠方的輪廓。

幸好,《初心》《夕照別樣紅》《斷橋驚魂》等一批新編現代曲目,以更現實的題材、更創新的表達,讓呂劇煥發了第二春。

大集的現場,一位老爺爺熱淚盈眶,他告訴我,呂劇雖然在變化,卻變到了他的心坎里,“那時候家裡窮,看《借年》就好像看著自己的故事,後來呂劇越看越沒有滋味,不看了又捨不得,看呂劇看的這麼入迷的感覺,好多年沒有了!”。

陪伴了我童年記憶的呂劇,又一次火遍萊西!為了真正搞明白呂劇“複活”的原因,我請教了在現場的呂劇團的叔叔阿姨,他們告訴我,這幾年,為了大力扶持傳統戲劇,萊西市可謂是絞盡腦汁,多管齊下,除了創作新作,利用現代技術改良燈光、舞美、道具這些對呂劇本身的改造,還開辦了戲劇學校,利用互聯網及新媒體革新傳播方式,推動傳統呂劇與現代商業結合,讓更多的年輕人瞭解呂劇,成為新一代“呂劇粉”。

對呂劇的發揚,應該由靜態的保護,轉變為動態的傳承,在紮根本原的基礎上,把握時代脈搏,讓呂劇的弦律與時代的弦律同鳴共和。

萊西的山水孕育了特有的呂劇,萊西的呂劇哺育了一代代萊西人的精神,呂劇的弦律,早已深深紮根於萊西人的記憶深處,在一代代萊西人的血脈中傳承、延續。保護併發揚呂劇,嗬護的是七十萬萊西人心裡的根。堅韌頑強、精益求精、勤學苦練,這些來自於古老呂劇的諄諄叮嚀,時至今日仍需要用心傾聽。

聽得見的唱腔,看得到的表演,十幾年過去了,萊西的呂劇,像是一位離家遠行的遊子,在風雨洗禮後變得更加成熟而堅韌,卻一直懷揣著一顆童心、一曲鄉音。此生難忘是鄉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