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開啟中國科幻電影元年
2019年02月08日00:08

  ■ 社論

  《流浪地球》的精神內核頗為符合近年來科幻電影的發展趨勢,即不再著迷於地球毀滅,而更多探討人性與情感的複雜。

  2月7日,春節檔票房大戰的第三天,作品中口碑最好的《流浪地球》直接實現票房逆襲,登頂春節檔單日票房榜首。

  《流浪地球》票房與口碑齊飛,部分源自它的題材優勢,相比於喜劇的套路化,其所呈現的科幻劇情讓觀眾有眼前一亮的感覺。但綜合來說,《流浪地球》的好口碑,更多仍然是來自於製作。

  劉慈欣原著小說中的科幻設定,成為電影的最大支撐——給地球裝上推進器與轉向器,把地球帶離太陽系,在宇宙中為人類尋找新家園,這確定了電影的“硬核”。

  但凡好的科幻電影,必然缺少不了這樣一個“硬核”,此前國產科幻片並非找不到好的故事,而只是缺乏把設定與想像落實到畫面中的辦法。

  從文本到影像的轉換,是一項非常專業而又系統的工作。《流浪地球》的成功之處,在於簡單直接地完成了落地工作——把劉慈欣宏大的宇宙觀嫁接到成熟的科幻電影製作工業體系當中。

  但在劉慈欣與導演郭帆的貢獻之外,不要忘了,製作技術的突飛猛進以及全球化的共享,才是《流浪地球》誕生的最基本保障。

  科幻電影的製作技術可以分為兩個層面:一是軟硬件方面,比如幾乎囊括計算機所有視覺呈現創作藝術的CG技術、3D虛擬攝像機,以及用於電影特效製作的各種軟件;二是技術的實現——通過大量技術工種的配合與工時的消耗,來達到理想的效果。

  因為第二個層面的優勢,近年來不少國外科幻大片把製作放在了中國,中外合作為國產科幻大片的誕生,提供了很好的土壤,《流浪地球》在這個時刻出現,並非偶然。

  看慣了荷李活大片里千瘡百孔的紐約、洛杉磯,再看《流浪地球》里在極寒天氣下蕭條的北京、上海、杭州——其中所能呈現出來的“末世感”,確實給觀眾前所未有的感官刺激。

  尤其是劇中幾次出現的流行元素,海草舞以及“北京市第三區交通委提醒您,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行車不規範,親人兩行淚”,讓觀眾會心一笑的同時,從中也能品味出屬於中國人自己的幽默和自信。

  當然,我們只是滿足於國產片的“第一次”,但這並非科幻片的第一次。剝離掉劇情,《流浪地球》和其他給人留下不錯印象的科幻大片並無二致。

  在劇情上,最後一刻引爆木星的懸念感營造上,以及犧牲精神的運用方面,都在及格分上下。也就是說,《流浪地球》在製作上的成就,很容易讓觀眾忽視劇情,更多地被視覺所吸引。

  因此,在為《流浪地球》點讚的時候,不要忘記那些幕後的技術工作者,他們是參與製作這部所謂開啟“中國科幻電影元年”的重要力量。

  近年來科幻電影的發展,被融入了更多的哲學思考,不再著迷於地球毀滅與末日災難,而更多借助科幻載體來探討人性與情感的複雜,成為科幻片導演追求的創作精神。

  就這股潮流來看,《流浪地球》並未在思考層面達到劉慈欣原著的深度。但作為商業片來講,先在技術上日臻成熟,才有條件在創作方面深入。《流浪地球》為國產科幻片開創了一個新的局面,我們有理由相信這一類型的國產電影,會在接下來有日新月異的發展勢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