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流浪地球》:險資與北京文化的硬核資本局
2019年02月08日16:50

  來源:深響

  2017年1月23日晚間,北京文化默默地發了一則公告——

  擬參與電影《流浪地球》的投資,該片暫由北京文化與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電影製片分公司聯合投資,北京文化的投資總額不超過 1.075億元,其中北京文化投資的影片製片成本 7250 萬元,北京文化墊付的宣傳和發行成本不低於 2500 萬元、不超過 3500 萬元。

  當時行業內外關注的人並不多,畢竟在此之前,早在14年遊族影業就獲得了《三體》的改編權,當時的製片人孔二狗還宣佈影片將於2016年7月上映,但是一再跳票讓大家對中國科幻片都喪失了信心。

  雖然那時候北京文化已經在影視圈混開了局面,先後參與了《同桌的你》、《心花路放》、《戰狼》系列、《我不是潘金蓮》等電影的投資與發行。不過,因為當時《戰狼2》還沒上映,公眾對於北京文化仍舊陌生。

  直到《戰狼2》成為中國電影票房冠軍。因為聯合出品《戰狼2》,北京文化在上映期間,股價從13.49元/股漲至最高的22.42元/股,漲幅達到66.20%。去年又因為是《我不是藥神》的參投及發行方,北京文化一度勇奪A股資金主力淨流入第一名。

  人們開始注意到這家“神奇”的公司。而其背後兩大股東“中國華力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占總股本比15.74%)“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占總股本比15.44%)的陳年往事也浮出水面。

  北京文化股價走勢

  今年春節檔,《流浪地球》成了北京文化的又一個“神話”。

  巧合的是,《流浪地球》導演郭帆的郭帆文化傳媒(北京)有限公司背後又有“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的身影。《2018年胡潤百富榜》上,生命人壽掌舵人張峻、陶美縈夫婦以340億的身價排名第76。而陶美縈的雙胞胎妹妹陶蓉(陶飛霏)正是北京文化的副董事長。

  一張細密的資本之網已然成型。

  從丁明山到宋歌

  北京文化的前身是“京西旅遊”。1994年,京西旅遊與門頭溝旅遊局、農林局簽署了為期 25 年的承包協議,拿下靈山、妙峰山、百花山、潭柘寺、戒台寺“三山兩寺”的經營權。

  1998年,京西旅遊登陸了深交所主板市場。

  之後京西旅遊情況並不樂觀,四次嚐試與房地產公司進行重組,對象包括天津戈德、華遠地產、中邁集團、北京崑崙琨。前三個都失敗了,只有崑崙琨的重組在2005年完成。北京崑崙琨是門頭溝區永定鎮馮村經濟合作社的獨資企業,重組完成後“京西旅遊”更名為“北京旅遊”。

  但這次重組並沒有扭轉虧損局面。直到2010年7月,華力控股出資約5.38億收購公司26.67%的股份,加上在二級市場的交易,最終以27.42%的持股比例拿下北京文化的控股權,成為公司的第一大股東。

  現在似乎已經找不到線索去追蹤當時的華力控股為何要接下北京旅遊這個連年虧損、債台高築的“爛攤子”了。唯一能發現的連接點是門頭溝——北京旅遊主營的潭柘寺就在門頭溝,崑崙琨也是門頭溝的,而華力集團實際控製人丁明山,時任門頭溝區擔任政協委員、工商聯副主席。

  其實除了北京旅遊,華力還投資了重慶宏帆實業有限公司、內蒙古華蒙礦業投資有限公司等等。

  丁明山(左一)

  不過,華力控股的入主也沒能扭轉局面——2011年、2012年、2013年,公司營業收入逐年下降(1.76億、1.66億、1.62億)。

  當時傳聞丁明山和王健林私交甚好,一起做了很多事情。雖然兩人相交的具體細節無從而知,但王健林確實給丁明山送了一個“神助攻”。2013年,萬達院線即將在A股上市,但當時的萬達影視總經理宋歌卻離職創業了。這位宋歌,也就是現在北京文化的董事長。

  在《戰狼2》里,宋歌客串了“樊大使”一角

  宋歌是個“學霸”。據說父母都在中央電視台工作,所以高考的時候他只填了兩個誌願,清華和廣院(中國傳媒大學)。1990年,宋歌從清華熱能汽車系畢業,先後做了些投資,擔任過清華紫光通訊有限公司總經理、賽富亞洲投資基金合夥人。

  2005年,宋歌開始投資電影,第一次出手就命中了當年的票房冠軍,徐克導演的《七劍》。

  2008年,宋歌創業成立了完美時空影視公司,投資拍攝了國內第一部“小妞電影”《非常完美》,之後又延續同一風格,主導開發了《失戀33天》。

  也就是在《失戀33天》項目進行期間,宋歌離開了完美時空(據說是因為合夥人覺得電影行業風險太大想做電視劇),來到萬達影視擔任總經理。

  而在加入萬達之前,‘深響’發現,宋歌還以合夥人身份管理了一支星空大地文化傳媒投資基金。該基金由IDG資本創始合夥人熊曉鴿與賽富基金首席合夥人閻焱聯合發起,由諾亞財富負責完成10-15億元募資。

  根據21世紀經濟報導,該基金曾遭遇了LP出資違約風波,部分原因是LP質疑宋歌在平衡賽富人民幣基金與星空大地基金的出資人利益方面,相對偏向前者,並且懷疑該基金為是否存在給IDG資本獲利退出買單的可能性,部分LP要求星空大地基金釐清關聯交易與建立防火牆。再加上宋歌作為該基金主管期間所投資的電影《21歲派對》與北青航媒業績不達預期,風波短時間內難以平息。

  離開星空大地基金後,宋歌開始一路順風。他在萬達的戰績包括了《北京愛情故事》《警察故事2013》《尋龍訣》等等。

  也有一些遺憾:據媒體公開報導,徐崢曾致電宋歌,詢問願不願意投資自己的導演處女作《泰囧》,宋歌雖然當時就表示要投,但據說萬達OA系統要走1個月流程,徐崢等不了,把片子給了馬上就能簽合同的光線王長田。還有一次是周星馳的《西遊降魔篇》,8000萬買斷但不能提前看片,宋歌猶豫導致錯過。

  2013年,宋歌離開萬達,回到自己在2010年創辦的光影瑞星,也就是後來的摩天輪文化。《同桌的你》、《心花怒放》等片其實是宋歌在摩天輪文化時期就開始操作的項目。

  急需轉型的北京旅遊與宋歌開始相交。

  2013年12月,北京旅遊與西藏名隅(宋歌為法人)、宋歌簽訂《股權購買協議》,以1.5億元價格購買摩天輪文化,宋歌擔任北京旅遊副董事長。同時,宋歌進行業績對賭——2014至2017年的業績不低於1537萬元、2441萬元、3043萬元和4022萬元,未完成的部分,是由宋歌方面進行現金補償。

  2014年,“北京旅遊”更名“北京文化”,正式進入影視娛樂圈。

  在摩天輪之後,北京文化又收購了三家公司:

  · 世紀夥伴(13.5億),核心團隊包括影視製作人邊曉軍、著名編劇嚴歌苓、著名導演張黎等,而實際控製人婁曉曦為前華誼兄弟影視劇負責人,現在是北京文化副董事長,僅次於宋歌的“二號人物”。

  · 浙江星河(7.5億),當時擁有包括陳道明、陸毅、關之琳、胡軍、張豐毅、梁家輝、劉嘉玲、周冬雨等50多名簽約藝人、導演、編劇,實際控製人為金牌經紀人王京花。

  · 拉薩群像(4.2億),實際控製人為前華誼兄弟王牌監製陳國富。(最終拉薩群像收購案未能獲批)

  另外,北京文化還對圈子子公司艾美(北京)影院投資有限公司(艾美影院)進行了增資。

  險資生命人壽

  問題來了,宋歌來之前,北京文化業績慘淡,賬上也沒什麼錢,2014年整體營收只有4億多。怎麼瞬間就能收購這麼多公司了呢?

  事實上,北京文化對於世紀夥伴、浙江星河、拉薩群像的收購資金並非自有,而是通過非公開募集的。這就牽扯出了最大的認購方,也是北京文化目前的二股東——富德生命人壽。

  收購所用的33億資金中,生命人壽出了13億多,一舉成為了北京文化的第一大股東,持股15.81%。

  “生命系”如何發家,掌舵者張峻如何入主生命人壽的故事非常精彩,在此不贅述了。來自生命人壽這名險資大鱷的資金到位後,華力系的董事高管逐步撤出,董事長熊震宇退居副董事長,原總裁鄧勇辭職。

  宋歌順利升任董事長,婁曉曦擔任副董事長。

  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峻(左)

  生命夥伴關愛基金副理事長陶美縈(右)

  一種尚無“實錘”的猜測是宋歌背後就是張峻。

  宋歌此前擔任過厚德前海基金的管理人,工商資料顯示,厚德前海基金成立於2013年,當時生命人壽出資90億元,占比89.5%。而2015年生命人壽接盤北京華貿附近爛尾樓長安八號時,宋歌也在董事會當中。

  在之後的幾年里,北京文化“開掛”一般,試水之作電影《同桌的你》以2000萬的小成本獲得4.57億票房,盈利5000萬。之後聯合中影大膽保底《心花路放》,5億的保底輕鬆斬獲11.67億的票房,這兩部影片為北京文化帶來了1個億的收入,是2013年全年淨利潤的三倍以上。

  此後,北京文化又相繼參與了吳京的《戰狼2》、烏爾善的《鬼吹燈之尋龍訣》、丁晟的《鐵道飛虎》,馮小剛的《芳華》的投資,均獲利頗豐。

  《流浪地球》也是北京文化與生命人壽的“傑作”,除了北京文化,生命人壽還出現在了導演郭帆的公司里。

  1月3日,北京文化發佈關於《流浪地球》的關聯交易進展公告,同意公司與郭帆文化傳媒簽署《電影聯合投資協議》,郭帆文化傳媒追加投資電影《流浪地球》,追加投資金額 900 萬元。而早在2018年5月28日,北京文化還發佈了一份一樣的關聯交易進展公告,郭帆文化傳媒投資《流浪地球》3000萬。

  由於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是公司持股 5%以上股東, 並且是郭帆文化傳媒股東玖州建圓投資管理(上海)中心(有限合夥) 出資人,因此郭帆文化傳媒是公司關聯方,交易事項構成關聯交易。

  關聯董事陶蓉迴避表決。而這位陶蓉正是生命人壽掌舵人張峻的“小姨子”,太太陶美縈的妹妹。陶蓉(陶飛霏)畢業於中戲,曾在中戲當老師,也曾是名演員,最有名的影視作品是《雪豹》(飾演陳怡)。

  陶蓉(陶飛霏)在《雪豹》中飾演陳怡(左)

  生命人壽是北京文化的第大二股東,又是導演郭帆公司的間接投資人之一,難怪有行業人士猜測,《流浪地球》的最大受益者會是張峻。

  不過,生命人壽與華力的北京文化控股權之爭還在繼續。

  此前2016年,張峻曾因劉誌庚案被短暫帶走協助調查,那段時間是妻妹陶蓉坐鎮北京文化。也就在那段時間,華力控股增持,占股比例超過生命人壽,重新拿回北京文化的控股權。

  即使到了今天,兩者之間的持股差距也非常小。這對於投資者構成了一個不小的隱憂——北京文化的戰略延續性能否得到保障,第一第二股東之爭會不會“耽誤”業務的發展。

  畢竟,北京文化在1994年拿下的多家景區的經營權在2019年即將到期,一旦失了“旅遊”業務,所有的重擔都有放在影視文娛上了。

  今天,《流浪地球》票房已經突破10億了,除了北京文化和郭帆文化傳媒,吳京的登峰國際也是投資人之一,傳聞當時萬達撤資把本來投資《流浪地球》的錢投去了吳秀波和白百合主演的《情聖2》才有了吳京6000萬的投資份額。

  另外,阿里影業、騰訊影業等也都位列出品單位。

  眾人拾柴火焰高,照目前的勢頭,《流浪地球》已然坐穩春節檔的頭把交椅,而當然這除了主創人員的辛苦付出,也離不開背後資本的運籌帷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