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流浪地球雖好 但降維打擊了原著的價值觀
2019年02月08日16:06

  原標題:《流浪地球》雖好,但“降維打擊”了原著的價值觀 | 沸騰

  中國科幻電影的未來,理應有更多經得起時間檢驗的作品來撐起。一味強調“已經很好”並不利於中國電影工業的發展。

  文 | 宋金波

  人類大概都有點好大喜功的本能,寄望各種千秋萬代的事業之肇端,都開始於自己短暫的人生。即便不過是個吃瓜龍套,也似與有榮焉。“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可若把這肇端的泡沫戳破,終歸是不討喜。

  言歸正傳。上映沒幾天,《流浪地球》這部電影已經收穫了太多點讚。好處已經不需要多說。對於更在意視覺效果的觀眾,《流浪地球》的進步足以讓他們忽視其餘一切問題。

  好像對無肉不歡的食客,只要桌上有了肉,就是好飯局。你說菜式單一,說有地溝油,他只要一句“這樣的條件,有肉已經不容易了啊,以前你在這桌上見過肉嗎?別人家的肉畢竟是別人家的……”一句頂一萬句。

  如果僅僅考慮視覺效果,在國產科幻電影內縱向比,我給《流浪地球》“優”。其實比起很多大路貨的歐美科幻片,《流浪地球》的畫面體驗已經勝出不止一籌了。但如果用配得上“開元之作”的標準來衡量,一部好電影,就不能只看“顏值”了。遺憾的是,“顏值”之外,《流浪地球》的得分恐怕不高。

  首先是劇本對原著的背離。電影是再創作,劇本當然不必被原著束縛得太厲害。例如王家衛以金庸作品為背景拍攝的《東邪西毒》和《東成西就》,以原著標準來看簡直不著邊際,但也不妨礙從不同的角度成就兩部佳作。但是,《東邪西毒》《東成西就》也從來沒有把自己吹噓成為“硬核武俠片”,從來都承認自己是“掛羊頭賣狗肉”啊。

  毫無疑問,《流浪地球》對“劉慈欣作品”這個IP非常倚重,並且沒有脫離科幻作品的軌道。在這種情況下,劇本對原著的改編,起碼應該遵循“不背離原著基本價值取向”的標準。

  但電影《流浪地球》 在這一點上做得並不好,有評論認為《流浪地球》實際上是“反劉慈欣”的。

  劉慈欣《流浪地球》原著中的角色,原來的種族、國家屬性,是被淡化的。原著主人公娶了一位日本妻子。最終那“五千冰棍”,更是直戳所有人類文明都不能無視的人性弱點,甚至是對人性之惡的無情拷問。

  可以這樣說,《流浪地球》原著,是努力做到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尺度和視角敘述故事的。

  電影《流浪地球》的故事在原著中沒有多少,實際上是在原著大背景下的“別傳”。

  問題是,在電影《流浪地球》中,敘事的視角,情感的主線,又被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度,拉回到了“國族榮辱”的層面。

  在這個過程中,編劇實際上是通過對“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消解,來實現後者的表達,比如黑化其他國家小分隊的形象,來反襯主角的英雄主義。這不僅是原著中沒有,甚至根本就是原著所迴避、反對的。

  人物塑造就更沒辦法給好評了。《流浪地球》如果在全球放映,也許會讓全世界誤以為中國人心目中拯救世界的英雄人物,都是一些極端衝動、幼稚、錯亂、癲狂的“精神病人”。由於無視原著價值觀體系,很多人物的行為變得難以解釋,更難以確認,那是“傳統中國人”的做法,還是模仿荷李活父子英雄的套路。

  至於一些科學設定,原本在一部科幻片中,未必要那麼嚴密,可是,既然號稱“硬科幻”,起碼不要漏洞大得驚世駭俗。比如AI都可以被懷疑“背叛人類”了,卡車還要人開,你讓馬斯克怎麼想?AI都可以掌握人類命運了,卻被一瓶伏特加燒成渣,它前世是個酒鬼嗎?

  在熱切希望國產科幻早日跨越的影迷看來,這些或許都是吹毛求疵,也可以找出無數反例證明外國的電影也有足夠多的紕漏。但中國科幻電影的元年,理應有更經得起時間檢驗的作品來開啟。一味強調“已經很好”,甚至完全不接受正常的批評,也許倒是恰可以解釋為什麼劇本會變成眼前模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