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讀丨所謂的“中國科幻元年”,只能由本土科幻大片開啟
2019年02月08日13:01

原標題:在讀丨所謂的“中國科幻元年”,只能由本土科幻大片開啟

今天的“在讀”,我們請到的是江曉原教授。1955年出生的江曉原,自幼喜歡曆史和文學,但“文革”之後恢復高考,他考入了南京大學天文系天體物理專業,據說是因為“感到理科的知識自學起來不像文科那樣容易”。畢業之後又進入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成為中國第一個天文學史專業博士。

他曾在中國科學院上海天文台工作15年,之後調入上海交通大學,創建了中國第一個科學史系並任首任系主任。天文學史及相關領域一直是他主要的研究方向,同時長期致力於科學文化傳播工作,認為我們應對科學抱有戒心,有所反思。相關著作有《天學真原》《中國古代技術文化》《科學外史》《星占學與傳統文化》等等。

同時,江曉原又以他的中國性文化史研究聞名,是“文革”結束後國內最先發表性學史研究成果的學者。他寫過文章《中國十世紀以前的性科學初探》,這方面的代表作是《性張力下的中國人》。近年來,他又對科幻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對科幻作品進行科學史研究,也已經有相關作品出版。

江曉原,上海交通大學講席教授,科學史與科學文化研究院首任院長。1982年畢業於南京大學天體物理專業,1988年畢業於中國科學院,中國第一個天文學史專業博士。1994年中國科學院破格晉陞教授。1999年在上海交通大學創建中國第一個科學史系。已在國內外出版著作約百種,發表學術論文約兩百篇,並長期在京滬報刊開設個人專欄,發表大量書評、影評及文化評論。學術思想在國內外受到高度評價並引起廣泛反響,新華社曾三次為他播發全球通稿。

在所有這些研究身份之外,江曉原還是一位讀書人,一位藏書家。在十年前的媒體採訪中,他說,“在上海的讀書人當中,我的藏書量應該可以排在前10名”,當時這一數據是3萬多冊。而在本期“在讀”中,江教授透露,他的藏書已經有五萬多冊。他為自己的書房出過一本書——《老貓的書房》,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將檔案館帶滑軌的密集架搬進了自己的書房,可以比原有藏書量增加三倍。

《老貓的書房》,江曉原 口述 / 吳燕 整理,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2010年1月

1、你最近在讀的是哪本書?

正好在讀美國人寫的《荷李活行動——美國國防部如何審查電影》。讀這書至少有兩個原因:一是,我一直在《中華讀書報》上主持著“科學文化”版面,這個版面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是我和劉兵教授的對談“南腔北調”,而二月份這次我們選定要對談的書就是這本,我當然要先讀這書。二是,電影和軍事恰好多年來一直是我感興趣的閱讀領域,而此書竟將這兩個領域結合為一體,當然會吸引我了。

2、你閱讀次數最多的書是哪本?

這問題沒辦法正確回答,因為我沒有統計過。當然有不少書會被我多次閱讀,原因有多種:

喜歡,比如金庸的《天龍八部》《笑傲江湖》《倚天屠龍記》我都讀過幾遍——這裏我說的“讀一遍”就是指從頭至尾通讀一遍。

查閱,這個比較簡單,做學術的人都會如此。

把玩,這是愛書之人共有的習慣,對於自己喜歡的書籍,因為把玩它們會帶來精神愉悅。我一個人在家時,有時會將自己喜歡的書拿出來,讀一段其中精彩的部分,這時是真的要讀出聲來的——實際上是誦讀。比如前些日子我又將《天龍八部》中掃地僧在藏經閣對群雄說法的那段誦讀了一番,依舊愉快莫名。又如我還收藏了一些碑帖、印譜之類的圖書,這也是經常會把玩的。

3、2018年讀到的最好的一本書是哪本?

這個問題其實也很難回答,因為“好”是沒有客觀標準的,即使是我自己,對於書的“好”也有多重標準。每逢歲末年初,我照例會在《南方週末》《中華讀書報》等媒體上發表年度讀書印象,如果以給我印象最為深刻這個標準來看,那我認為有一本相當冷僻的學術著作《揭開迷霧:國防新技術協定與蘇聯對華軍事技術轉讓》(解放軍出版社,2017年)可以當選。

此書系依據此前罕為人知的曆史文獻而做的學術考證。《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政府關於生產新式武器和軍事技術裝備以及在中國建立綜合性原子工業的協定》簽訂於1957年10月15日,計劃向中國轉讓7種武器裝備:РДС-3加強型空爆原子彈、P-2地地導彈武器系統、C-75地空導彈武器系統、K-5M空空導彈、C-2岸艦導彈武器系統、米格-19殲擊機、圖-16A基本型轟炸機。劉豔瓊教授詳細考證了該協定的履行情況:關於原子彈技術,蘇方幫助建設了重水反應堆、迴旋加速器、蘭州濃縮鈾廠,前兩項都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關於協定中的四種導彈,蘇方都已不同程度地提供了實物、圖紙和技術。所以不管後來有多少恩怨,當年蘇聯也確實幫助中國在這方面開了頭,加快了我們的建設進程。當然,沒有中國人自力更生的努力,也絕不會有中國的“兩彈一星”,這兩方面並不矛盾。

4、你床頭現在放著哪些書?

說來慚愧,我如今已經沒有在床頭放書的“惡習”了。而且我現在也不需要什麼輕鬆愉快的讀物來幫助我入睡。我晚上仍會在書房工作,到了想睡覺的時間我就去臥室,上床就睡,直截了當。

不過,為了滿足你的好奇心,我還是盡力回答一下這個問題。在三十多年前,我在北京念研究生時,倒是在床頭放書的,而且會在入睡前讀這些書,我印象最深刻的一種是紀昀的《閱微草堂筆記》,我利用睡前碎片時間,從頭至尾讀完了全書,而且在書後做了大量索引——這些索引後來對我寫《性張力下的中國人》一書有過不少幫助。

《性張力下的中國人》,江曉原 著,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1年1月

5、你收藏的書里,自己最珍愛的是哪本/哪些?

在我收藏的五萬多冊書中,我珍愛的書還真不少,它們難分彼此,而且是我經常會批閱把玩的。若正面回答這個問題,群書若有靈,怕會不高興吧?

6、最欣賞的作者有哪些?

基於類似的理由,我也不想正面回答這個問題。群書是否有靈固然難說,作者們那是肯定有靈的啦。我藏書中作者的簽名本還真不少,包括一些極為大牌的作者——大牌到我都不大敢說出他們的姓名。

7、最期待出新作品的作者是哪些?

這個我倒是能明確回答,我最期待出新作品的作者是金庸——不幸的是他早早就封筆了,現在又去世了!

8、目前最想寫出怎樣的一本書?大致會怎樣去構思這本書?

想寫的書有好幾種,構思嘛,就像吳京不肯說《戰狼》III一樣,他是商業秘密,我沒有商業秘密,但可以有心裡秘密。

9、2018年最失望/最被高估的書有哪本/哪些?

不知道。暢銷書我幾乎都不看,也不追逐,所以“高估”對我基本上不會有影響。

10、對你影響最大的書有哪些?

以前我提過黃仁宇的《萬曆十五年》,提過布魯姆的《西方正典》,提過曼徹斯特的《光榮與夢想》,它們對我的影響主要是行文風格上的。我曾將布魯姆的風格總結為“高深大”三字訣——眼界高,思想深,口氣大。不過要做到這一點,沒有數十年好學深思心知其意的功夫是不可能的,如果刻意求之,往往即成妄人。

11、你一般選擇什麼樣的環境閱讀?

不講究,各種相對安靜的環境都可以。現在我將住宅裝修成了一個小型圖書館,只是附帶生活設施而已,如今我大部分讀書時間都是在家裡的書房和閱覽室度過的。

12、最近讀到什麼文章/觀點讓你震驚/震撼/記憶猶新?

好像沒有哦。常年閱讀書籍報刊,可能感覺太陽底下無新事了?

13、在不知名寫作者里,有哪些人特別值得推薦給大家?

這個問題更難回答——誰算“不知名寫作者”?既然讓我知道了,能不能就算“知名”了?再說我要是推薦一人,他的粉絲會質問:我們某某是“不知名”的嗎?他的敵人會質問:他也值得推薦嗎?你看看,多麻煩?

14、你自己的著作里,最滿意的作品是哪本?

首推《天學真原》,從1991年初版以來,已先後在4家出版社出版了8個版本,最新的版本由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2018年推出。這是對中國古代天學進行社會學研究的首次嚐試,在學術界也頗邀虛譽。其次要數《性張力下的中國人》,1995年初版以來,也已經在3家出版社出了3個版本——這當然沒有包括盜版,新版有望在2019年推出。這兩本書都是在沉靜的氣氛中自由揮灑而成,寫作時感覺甚為暢快。

《天學真原》,江曉原 著,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2018年2月

15、你自己的著作里,最遺憾的作品是哪本?

迄今我已經出版了上百種書籍(包括我主編的),如果就內容而言,那沒有什麼遺憾的;就裝幀印刷、發行營銷等方面而言,那是有的,但也很少。

16、還在經常閱讀的報紙雜誌媒體是哪些?

我頑固不化,沉溺在傳統媒體的餘暉中,所以至今仍然主要閱讀紙質報刊。我長期閱讀多種紙質報刊:比較重要的有《讀書》《三聯生活週刊》《新發現》等雜誌,我自己在《新發現》(一種法國流行雜誌的中文版)上寫專欄就已經寫了十幾年了;每天閱讀的報紙有《南方週末》《中華讀書報》《文彙報》《環球時報》等等。

在我的認識中,我們現在的困境不是信息短缺,而是信息過剩。閱讀紙質報刊是因為它們相對來說更為嚴肅,監管更為完善,虛假低俗的東西相對得到更多的過濾和清除。當然,我也不排除網絡閱讀和移動端閱讀,不過我不讓它們佔據我太多時間。我相信不管媒體形式如何創新,內容和選擇,終歸是王道。低俗的東西風起雲湧其實無所謂,只要高端的東西不湮滅,不消失,它們總會得到自己的那部分受眾。媒體和受眾,都可以在多元的環境中完成分層,各安其道。

17、所有對你進行採訪的人里,你最喜歡/最記憶深刻/最惱火的是哪次採訪?

恕我開開玩笑,最記憶深刻的採訪,必將是你這一次——採訪提綱多達18問,在我數十年接受媒體採訪的曆史中,實屬前所未有。

18、如果現在邀請你為新京報文化頻道寫一篇文章,你最想寫的題目是什麼?

想寫一篇關於“中國科幻元年”的文章——這個所謂的“元年”,我已經在《江曉原科幻電影指南》中呼喚它四年了,在那本書的封底上,我寫道:“所謂的中國科幻元年,它只能以一部成功的中國本土科幻大片來開啟。有抱負的中國科幻作家和有抱負的中國電影人,都必須接受這一使命。”現在,《流浪地球》即將上映,考驗他們的時候是不是又到了?

《江曉原科幻電影指南》,江曉原 著,出版: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2015年9月

作者:江曉原 採訪:李妍

編輯:徐悅東 校對:李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