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誌】世盃4強曾力挽狂瀾!法國球壇旗幟:杜林
2019年02月06日15:06

  很多球員常常會忘記自己是從哪兒來的,但杜林顯然不是這樣的人。你可能會用其他的理由去批評他,但你顯然不能夠用「忘本」來苛責他。杜林出生於美麗的法屬加勒比海瓜德羅普島,但自從9歲移居巴黎以來,他一直將自己視為一名驕傲的巴黎人。thesefootballtimes作者James Bhamra就為我們講述這位來自街頭的頂級球星的故事。他想要通過足球征服世界,而且他確實做到了。

  1972年,杜林出生於瓜德羅普。儘管瓜德羅普是個小地方,但也培育出了不少偉大的法國球員,這其中包括高盧雄雞歷史入球最多的球員亨利,以及本文主角——法國國家隊出場次數最多的杜林,而且當你考慮到瓜德羅普的人口比布里斯托還少,你就會更加驚訝於瓜德羅普的神奇。

  和很多人一樣,杜林的單身母親瑪麗安娜為了生活,離開了瓜德羅普,前往法國尋找工作;令人遺憾的是,因為前往法國工作,瑪麗安娜不得不將5歲的杜林託付給親戚照顧。雖然這無疑是他一生中最艱難的決定,但就如同她後來所說的那樣,她知道應該如何提高這個小家庭的生活質量,她遲早都要實現這一點。

  四年之後,小兒子杜林被瑪麗安娜接到了巴黎,她希望這樣的做法能夠給自己孩子一個更好的機會——為了兒子能夠成為一個有用的人,瑪麗安娜已經做好犧牲一切的準備。母親的付出,讓杜林對自己的母親有著絕對的尊敬和欽佩,但對於自己的生父,他卻有著不一樣的態度。

  杜林的生父在他還是嬰兒之時就選擇了離開。成年之後,杜林也只見過自己的父親一面,而且他在談及自己父親之時,總是輕蔑地認為,父親是自己生活中「微不足道的一個人」。

  杜林能夠在楓丹白露的街頭踢球,很大程度上歸功於母親辛勤的工作。他和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的孩子們玩得很開心。雖然他生活的環境並不是巴黎最好的,但他確實很開心。

  1991年,19歲的杜林從巴黎去到了摩納哥,並且在那裡開始了自己的職業生涯。同時也正是在這裡,杜林吸引到了諸多球探的關注。杜林在比賽中展現出了自己紮實的防守技巧,以及自己出色的比賽閱讀能力。

  那段時間,法國國家隊在國際大賽中的表現頗為掙扎,甚至沒有獲得1994年美國世界盃的入場券。雖然這段時間略顯「黑暗」,但也讓很多年輕球員獲得了屬於自己的機會。作為被寄予厚望的年輕球員之一,杜林和施丹都得到了屬於自己的機會,在雅凱成為國家隊主教練之後的第四場比賽中獲得了完成第一場比賽的機會。或許當時雅凱自己也沒有想到,這兩位年青人日後會成為了這支法國國家隊的中流砥柱。

  回到球會層面,杜林上佳的表現亦得到了不少球隊的青睞,但他最終還是選擇離開法國,前往意大利,成為帕爾馬的一員。在安察洛堤麾下,這支球隊正向著偉大的目標進發。杜林的加盟則是讓這個擁有了簡拿華路、保方,以及基斯普等球星的球隊擁有了更強的實力。

  保方、簡拿華路與杜林都擁有一個相同的頭銜,他們都曾是世界盃冠軍得主。而基斯普則是阿根廷國家隊歷史最佳射手之一(他為國家隊攻入了35球)——他的入球數甚至比馬勒當拿還要多一個。在1996/1997賽季,杜林加盟帕爾馬的首個賽季裡,他便幫助球隊拿到聯賽亞軍。在他效力帕爾馬的那段日子裡,球隊亦始終保持著自己的競爭力。

  1998年世界盃前夕,杜林得到了法國國家隊的召喚,他和自己的法國隊友們都希望能夠在家門口舉起最終的冠軍獎盃。不過,在世界盃備戰期間,法國國家隊也發生一些並不愉快的事情。法國右翼政黨「國民陣線」的創始人的一段爭議言論登上了各大媒體的頭版頭條。他認為當時那支法國國家隊「擁有太多的黑人球員」,引起不少法國黑人球員的不滿,杜林也表示:「巴夫斯並不是憑藉自己的白皮膚而成為國家隊一員的,杜林也不是憑藉自己黑人血統入選國家隊的。國家隊之所以選擇他們,是因為他們都是法國人。」

  法國國家隊在1998年世界盃的道路上並非一帆風順,施丹在小組賽階段因為踩踏對手而被停賽兩場,在16強中,白蘭斯攻入世界盃歷史上的首個金球,才讓高盧雄雞涉險過關。在8強中,法國人最終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12碼大戰,這才站在了4強的舞台上。在4強中,法國面對的是此前3-0擊敗德國的克羅地亞。當年的克羅地亞在達沃-蘇古的率領下,有著相當驚豔的表現,而且他們也把握住了法國人主場作戰的心態——在主場觀眾的關注下,他們將會更加緊張。

  然而就是在這樣的關鍵時刻,杜林收穫了自己職業生涯中最為輝煌的時刻。就如同所有史詩劇本一樣,杜林在成為民族英雄之前付出慘重代價:下半場開場僅25秒,達沃蘇古就抓住了杜林的防守失誤,最終反越位成功,攻破了法國人的大門。

  當克羅地亞人瘋狂慶祝入球之時,杜林只不過是靜靜站在那裡,目露凶光。他試圖將功補過,率領自己的祖國走出困境。

  一分鐘之後,杜林在對方禁區前沿完成攔截,並且將球送到佐卡夫的腳下。佐卡夫將球回做給杜林,後者憑藉自己出色的跑位,搶在對方門將之前,將球送入克羅地亞大門,為法國扳平比數。同時也是為自己完成了自我救贖。

  雖然在接下來的比賽中都雙方有著相當激烈的拚搶,但他們均沒有創造出甚麼得分機會。直到比賽第69分鐘,杜林才打破場上僵局。他利用對手防線上的空當,再度從波班腳下完成攔截。在對方禁區左側,杜林拔腳怒射,成功為球隊反超比數。或許對於這場比賽的杜林而言,絕對沒有比「從地獄到天堂」更貼切的形容詞來形容了。

  在如此激動人心的時刻,你根本就不知道應該如何表達自己內心的喜悅。當為球隊攻入一個至關重要的入球之後,有些球員會脫衣慶祝,可當這個入球的重要性超越了所有人想像之時,你的腦子裡或許會一片空白。杜林跪在地上,顯得有點兒發懵,任憑隊友們擁在他的身邊,任憑法國球迷高呼著他的名字。

  「我也不知道我是誰,我更加不知道自己在哪裡,那一刻我靈魂出竅了。」後來杜林如是形容了自己當時的感受。當終場哨聲響起的時候,法國已然鎖定了進軍世界盃決賽的資格。法國球員們將杜林高舉過頭,他們吼叫著:「杜林就是我們的王!」毫不誇張地說,如果杜林決定在那個晚上出去喝一杯,相信任何一個法國人都願意為這位國家英雄買單。

  比賽結束的時候,約瑟夫羅瑟突然出現在媒體面前,表示自己是杜林的父親:「我必須向杜林表示祝賀,他是一個非常有天賦的球員。」杜林對於自己親生父親這種突如其來的讚譽,並沒有甚麼感覺:「我對他的行為感到震驚,他將我帶到了這個世界上,但在這之前他從未承認過我是他的兒子。在我的心目中,他與父親的角色根本不掛鉤。作為一名父親,他必須承擔撫養孩子的責任,他必須給孩子應有的教育和建議,他必須保證自己的孩子能夠茁壯成長,而在我的世界里裡,這一切都是母親做的。」杜林說完這番話之後,約瑟夫羅瑟再一次選擇消失,就如同他之前對待杜林那樣。

  很快,杜林就成為了法國球壇的神話。當時法國球壇一共也只有23人擁有世界盃冠軍的頭銜,而杜林無疑是其中最閃耀的一個。在他和隊友們締造的輝煌面前,「國民陣線」創始人的言論是如此無力。也許在政治上,這屆盃賽的冠軍重要性不及1995年橄欖球世界盃,但毋庸置疑的是,這支法國國家隊是在一片質疑聲中取得成功。杜林感歎道:「在決賽結束之時,我站在法國大球場久久不願離去。我依舊不敢相信,這是我嗎?一個出生在瓜德羅普,成長於巴黎街頭的窮小子,最終成為了世界盃冠軍?我真是不敢相信這一切。」

  1998/1999賽季,杜林以一種全新的姿態繼續著自己在帕爾馬的征程。這個賽季對於帕爾馬的每一份子來說,都是令人難忘的,因為他們將意大利盃、意大利超級盃和歐霸盃的冠軍獎盃都收入囊中。

  千禧年到來之際,杜林期待著在國家隊創造輝煌。在拿到世界盃冠軍之後,法國也確實有機會將歐國盃冠軍收入囊中,而如果他們能夠達成這項壯舉,那麼他們將成為首個連續贏得兩個國際大賽冠軍的歐洲球隊。和兩年前拯救球隊於水火之中的狀態不同,此番杜林在比賽中有了一種低調但高效的狀態,他就如同永動機一般,為球隊構建起了銅牆鐵壁。在鹿特丹的德庫伊普球場,法國在常規時間內憑藉韋托特的入球扳平了比數,而後是在加時賽中憑藉查斯古特的入球,以金球的方式幫助法國擊敗了意大利,成功拿到歐國盃的冠軍。杜林用這樣的方式融入到了球隊之中,並為自己的榮譽櫥窗再填輝煌。此時此刻的杜林,已然是法國球壇歷史上最成功的球員之一。

  世界盃和歐國盃雙料冠軍在手,杜林已然不再滿足於效力於帕爾馬這樣的小球隊。不過這並不代表他已經不再熱愛這支球隊,只不過他認為是時候加盟一支更大的球隊,以實現自己的雄心壯誌。離開之前,他給了球隊足足一個賽季的時間來進行轉會談判。2000/2001賽季結束,祖雲達斯為杜林送上一份2,500萬英鎊的報價,而帕爾馬也欣然接受。杜林也憑藉這樣的方式,超越了里奧費迪南(列斯聯以1,800萬英鎊從韋斯咸簽下里奧費迪南),成為當時世界身價最高的後衛。

  在納比麾下,祖雲達斯擁有一條鋼鐵防線,而在杜林和保方加盟之後,這條防線變得更加堅不可摧。2001/2002賽季之時,杜林為祖雲達斯出戰41次,幫助球隊斬獲了意甲聯賽冠軍。賽季結束之後,杜林再次跟隨高盧雄雞出征國際賽場,而這一次他們是為了幫助祖國衛冕世界盃冠軍。2002年的世界盃在日韓進行,此前這裡從未舉辦過世界盃。自巴西在1958年和1962年連續兩年問鼎世界盃冠軍之後,便沒有任何一支球隊能夠複製這一奇蹟。法國人也不例外,他們在衛冕的道路上也遇到了一些問題。

  施丹在世界盃開賽之前的一場友誼賽中遭受到了傷病的奇蹟,他必須抓緊時間恢復,才能夠趕上世界盃。沒有施丹坐鎮中場,這支法國隊在場上顯得有些六神無主。同樣的情況其實在四年前也有發生過,當時施丹在小組賽中染紅而被停賽。不過,當時整支球隊變得更加團結,球員們也下定了決心要為自己的球隊領袖贏得比賽,好讓他安心回歸,繼續率領球隊走向最終的勝利。

  然而四年之後的情況有些不太一樣,衛冕冠軍最終以零入球、零勝場的方式小組賽被淘汰。杜林也承認,這一結局並不能夠歸咎於施丹的缺陣,更應該被視為是集體的責任。但無論如何這番話都無法安撫法國民眾,當球員們回國之時,迎接他們的只有漫天的噓聲。

  經歷了世界盃上的慘敗,許多法國國家隊球員的聲譽都跌到谷底。背負罵名的杜林回到祖雲達斯,並決心重整旗鼓。2002/2003賽季,杜林幫助球隊問鼎聯賽桂冠,並且幫助球隊殺入歐聯決賽。然而在歐聯決賽中,祖雲達斯中場大將尼維特缺戰,他們與米蘭在常規時間內握手言和,最終倒在12碼大戰環節。

  在接下來的那一年時間裡,祖雲達斯可謂是顆粒無收。而杜林和法國國家隊也遭遇了一屆令人沮喪的歐國盃。高盧雄雞0-1不敵最終的冠軍球隊希臘,無緣四強。杜林憤而宣布從國家隊退役。雖然他在2005年重新回到國家隊,但當時一則驚人消息奪去了他復出的風頭。

  杜林從未忘記自己的出身,他發跡於街頭,他實現了很多人都不曾實現的夢想。他始終致力於捍衛與自己有著同樣出身的人的權益。因而在2005年11月,當法國時局動盪之時,杜林也選擇站在街頭青年這一側,而不是與政客為伍。當然,這也引發人們的諸多批評。時任法國內政部長的沙高齊認為這些年青人是「渣渣」的時候,杜林表現的非常憤怒,他說道:「如果他們是渣渣的話,那麼我也是。我因為踢球而取得成功,但像我這樣的人真的很少。絕大多數在郊區長大的孩子都永無出頭之日,這也就是為甚麼他們會走上街頭,引起暴動的原因。我並不是為他們的暴力行為開脫,我只是理解他們的行為。」

  法國民眾對於杜林的聲明看法不一,而他的言論也成為了他最受矚目的一條政治言論。當然,杜林並非只發表了這一次政治言論,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就再一次找了沙高齊的麻煩。那一次,杜林邀請了80名遭到沙高齊驅逐的非法移民,一起觀看一場法國國家隊的比賽。這件事情發生在2006年9月,在幾個月前,杜林差點兒就成為這個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球員。在2005年8月的會後,法國國家隊在2006年世界盃歐洲外圍賽小組賽階段中,杜林臨危受命,重新為國出征,最終幫助球隊拿到前往德國世界盃的入場券。

  在世界盃賽場上,法國人的發揮顯得有些慢熱,所以他們最終在小組賽中一勝兩平,最終屈居瑞士之後,排在小組第二位。16強中,法國迎戰狀態上佳的西班牙。當時所有人都覺得西班牙實力更勝一籌,但高盧雄雞還是憑藉施丹在比賽最後關頭的入球,3-1逆轉對手——法國國家隊如此出色的表現,也給了法國人民更大的期望。

  在8強中,法國迎戰另外一個奪冠大熱——森巴軍團。在這場比賽中,杜林利用自己豐富的比賽經驗,一次次化解了巴西人的進攻,而施丹也在這場比賽中有著上佳的表現。亨利的入球則是為比賽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儘管當時的法國處於新舊交替的階段,但他們仍舊有著勢不可擋的氣勢,他們會讓人們想起1998年世界盃上的那支法國國家隊。在4強中,高盧雄雞迎戰葡萄牙,而他們只要戰勝這支伊韋拿球隊,就能夠在三屆世界盃比賽中第二次殺入決賽。杜林領銜防線,讓年輕的C.朗拿度根本沒有施展自己才華的機會。施丹則是在前場翻雲覆雨,並且在上半場攻入致勝12碼。

  2006年世界盃決賽,無疑是一場屬於施丹的決賽。當然,這場比賽還有一名球員的名字會載入史冊,這個人就是馬特拉斯。正是這位意大利後衛用言語挑釁施丹,才有了施丹的粗暴動作。毫無疑問,施丹被紅牌罰下,這對於法國來說是一個巨大巨大的壞消息。最終,意大利人捧起了大力神杯,留給法國球迷的只有遺憾。不過與四年前回歸之時如潮水般的嘲諷不同,此番法國球員歸國之時,卻受到了英雄般的禮待。

  由於電話門的問題,祖雲達斯最終被罰降班。儘管有些球員願意繼續為斑馬軍團征戰沙場,但杜林並沒有留下。當巴塞隆拿向他拋出橄欖枝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也正因為如此,杜林在自己職業生涯末期,贏得了為另外一支頂級球隊效力的機會。

  然而不幸的是,儘管此時的巴塞隆拿剛剛問鼎歐聯,當年內部卻問題重重。時任主教練的列卡特失去對更衣室的掌控,球員衝突此起彼伏。在杜林效力巴塞隆拿的這兩個賽季裡,或許也就是其職業生涯最為黑暗的一段時光。

  在2008年,杜林與巴塞隆拿合約到期之後,他再次穿上了國家隊的球衣,為球隊出征2008年歐國盃。然而令人沮喪的是,球隊以1和2負的戰績,小組賽階段就結束了自己的征程。在與荷蘭的比賽中,杜林完成了自己在國家隊的第142場演出,同時這也是他代表國家隊的最後一場比賽。在為國出征的那些年裡,杜林為球隊攻入的2個入球,均出現在10年前那場史詩般的世界盃4強中。

  只可惜,杜林並沒有以自己想要的方式結束職業生涯。離開巴塞隆拿不久之後,他與巴黎聖日耳門簽訂了為期一年的合同。原本對於杜林而言,落葉歸根是一個完美的結局,但事情並沒有按照既定的軌跡發展。由於轉會體檢中查出嚴重的心臟風險,最終迫使杜林選擇退役,而非繼續自己的職業生涯。

  退役之後的杜林依舊是媒體面前的寵兒,他對於很多社會問題都有著自己的想法。他曾公開支持同性婚姻,並且時常發表抵制種族歧視的言論。他還曾建立杜林基金會,試圖通過教育的方式去解決種族問題。

  這位成長於巴黎郊區街頭的球員,從未忘記過自己的過往。無論是場內,還是場外,杜林都是一面偉大的旗幟。

  或許,這個世界上我們再也無法找到一個如同杜林這樣的球員了。

  (西地那非)

  球壇人物誌

  【來源: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