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 士兵在三沙永興島上升起新年第一面國旗
2019年02月06日09:01

  原標題:推薦 | 大年初一,我們在三沙永興島上升起新年第一面國旗

2月5日大年初一,永興島上舉行升旗儀式。(新華社記者 王海洲/攝)
2月5日大年初一,永興島上舉行升旗儀式。(新華社記者 王海洲/攝)

  2月5日大年初一清晨,金色的霞光籠罩在三沙永興島上。200餘名政府工作人員、當地居民以及駐島部隊官兵聚集在三沙市委市政府辦公大樓前的廣場上,共同見證著3名武警旗手將新年第一面五星紅旗在永興島上莊嚴升起。

永興島上升旗儀式現場。(新華社記者 楊冠宇/攝)
永興島上升旗儀式現場。(新華社記者 楊冠宇/攝)

  三沙市是中國位置最南、海域面積最大、陸地面積最小的地級市,對國家加強南海地區行政管理、加快南海經濟開發建設、維護領土主權完整等方面具有重大意義。2013年8月,武警海南省總隊海口支隊機動四中隊官兵正式登島執勤,主要擔負市委市政府警衛勤務及武裝巡邏、抗風搶險、處置突發事件等任務,守島官兵就像一棵棵紮根永興的抗風桐,用自己的身軀守護著三沙的安寧。

  隨著2019年春節假期的到來,中隊進入戰備狀態。2月4日22時30分,響亮的熄燈號在中隊營區響起,官兵們按時就寢。“明天是大年初一,可不能出一絲差錯。”排長於瑞東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拿起手電筒對戰備器材進行檢查,確認無誤之後又向哨位走去。

春節前夕,守島官兵擦拭紀念碑。(雷轍/攝)
春節前夕,守島官兵擦拭紀念碑。(雷轍/攝)

  2月5日0時15分,一陣急促的警報聲在值班室響起,哨兵報告:“市政府大樓右側發現‘一道黑影閃過’。”官兵們迅速著裝領取武器裝備。部隊集合完畢後,班長趙凱龍發現於瑞東不見蹤影。“不管了,先處置情況再說。”趙凱龍立即按照預案部署任務:“警戒組加強哨位,突擊組跟我追。”隨即,趙凱龍帶領戰士向“黑影”消失的方向追擊。一番搜索過後,突擊組在市政府外圍牆邊的草叢里發現了正準備爬牆的“黑影”。

  “不許動,再動我就開槍了!”“黑影”全然不顧趙凱龍的警告,加快了爬牆的速度。眼看就要翻過圍牆,趙凱龍一個箭步衝上去,一把將“黑影”從牆頭拉下。

  “哎呦,疼死我了!”趙凱龍打開手電筒一看,這“黑影”正是於瑞東排長。原來,為了落實節日戰備要求,檢驗官兵快速出動和處置突發情況的能力,排長於瑞東“自導自演”了這一出“好戲”。看到官兵們能夠在不打招呼的情況下靈活處置“突發情況”,於瑞東心中懸著的石頭落了地。

守島官兵沿著海岸線巡邏。(雷轍/攝)
守島官兵沿著海岸線巡邏。(雷轍/攝)

  去年12月,於瑞東從海南文昌清瀾港乘坐“三沙一號”補給船來到永興島。到達永興島後,他一出船艙就被眼前的景色深深吸引,完全忘記了14個小時海上顛簸的疲勞:湛藍的天空下,永興島像一顆白綠相間的翡翠鑲嵌在大海中,珊瑚礁伴隨著海浪的衝擊拍打若隱若現,海水由近至遠依次呈現出碧綠、淺藍、深藍的三色幻彩……

  “排長!以後有的是機會看!快來試試咱們的新電瓶車,馬力足、防腐蝕,比以前的鐵傢伙強多啦!”一路上,熱心的上等兵貢贇為於瑞東介紹島上的情況。乾淨整潔的北京路,樸素大方的西沙賓館,學校、郵局、銀行、超市等基礎生活設施一應俱全,著實讓他感到十分意外。

  車子很快駛入營區,於瑞東在戰友的帶領下參觀了勤務值班室、圖書室、網絡學習室,最後來到了帶衛生間的班宿舍,他心裡暗暗吁了一口氣:“條件比想像的好多了。”看到於瑞東的表情,上士宋贇給他講起了營區的變化。

春節前夕,守島官兵貼春聯裝扮營區。(雷轍/攝)
春節前夕,守島官兵貼春聯裝扮營區。(雷轍/攝)

  2013年中隊第一批官兵上島時,只能借住在三沙市糧食局兩間空置的毛坯房裡,生活設施幾乎沒有。沒有床,官兵們就席地而睡;沒有桌子板凳,官兵們就坐在地上看新聞開班務會;牆沒有粉刷,官兵們就跑到政府工地要來材料自己當粉刷匠……

  如今,於瑞東看到的營區環境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宿舍配備了木床,學習室配齊了桌椅,裝上了多功能文化一體機;勤務值班室里,通信也實現了互聯互通……中隊的執勤、訓練、工作、生活秩序都已步入正軌。

守島官兵在永興島碼頭巡邏。(雷轍/攝)
守島官兵在永興島碼頭巡邏。(雷轍/攝)

  作為一座以“風島”著稱的島嶼,永興島全年超過200天被6級以上大風侵襲,刮颱風更是常態。每逢遭遇強颱風,駐島官兵就成了“抗風使者”。

  2013年11月,17級超強颱風“海燕”登陸永興島。正當颱風肆虐之時,中隊接到市政府的求救電話:有工作人員被困西沙賓館。接到命令後,時任中隊指導員蔡於虎帶領兩名戰士前往救援。台風捲著樹枝、建材、玻璃渣砸在防彈衣和頭盔上,救援官兵只得手拉手往前走。短短的200多米距離,他們走了半個小時。最終,將被困人員安全轉移。

  遭遇了強颱風後,守島官兵明白了一個道理:“不僅要牢記職責使命,完成好固定勤務,更要苦練軍事本領,時刻準備迎接狂風暴雨的挑戰。”

守島官兵進行哨位交接。(雷轍/攝)
守島官兵進行哨位交接。(雷轍/攝)

  島上訓練設施簡陋、訓練場地受限,中隊的軍事訓練水平卻始終保持在全總隊前列。宋贇告訴於瑞東:“雖然‘硬件’不足,可我們卻有著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官兵們在60多攝氏度的沙地裡進行耐高溫訓練;負重15公斤在鬆軟的沙灘上武裝越野;在附近海域開展擒敵對抗;利用自製杠鈴和廢棄輪胎進行體能訓練。

  “這些年,中隊多次被總隊、支隊表彰為先進中隊、先進基層黨支部。班長趙凱龍在2015年參加總隊軍事訓練尖子比武時,還被評為軍事訓練標兵哩!”一說起中隊的榮譽,下士金仕勇被曬得通紅的臉頰上透露著無比自豪的神情。

  永興島的“殘酷”不僅僅是肆虐的颱風和匱乏的物資,更是高濕、高鹽、高溫、高輻射“四高”氣候的折磨,就連兩個小時的站崗都是對官兵意誌力和責任心的考驗。上島沒幾天,於瑞東就深有體會。一次執勤,金仕勇遞給他一副墨鏡,“排長,這可是哨兵必備的‘神器’。”對此,於瑞東疑惑不已。

  正午時分,島上的溫度輕鬆飆升到40攝氏度,強烈的太陽光經過地面反射刺得於瑞東眼睛都睜不開,一班哨下來眼睛又紅又腫,他這才明白站崗戴墨鏡是為了保護官兵眼睛免受強紫外線的傷害。

  作為島上的形象“擔當”,中隊官兵站崗時一直以最嚴格的標準要求自己,過往群眾每次經過哨位時都會不由自主地向哨兵翹起大拇指。

守島官兵上哨時軍容嚴整。(雷轍/攝)
守島官兵上哨時軍容嚴整。(雷轍/攝)

  自上島以來,中隊還擔負著每週一升旗的任務。2月5日5時30分,不等鬧鍾響起,士官黃斌已經起床開始疊被、洗漱、整理禮兵服。作為主旗手的他,把大年初一的升旗任務看得無比重要。

  7時整,當新年第一縷陽光照在永興島上,一聲鏗鏘有力口令從黃斌口中傳出:“齊步走!”……54步、55步、56步,旗手剛好走到旗台下。伴隨著莊嚴的國歌聲,五星紅旗迎著朝陽冉冉升起,黃斌的目光隨著國旗上升,彷彿視線跟著升到了永興島的最高處,遠遠的眺望著祖國的南海。

守島官兵擦拭界碑。(雷轍/攝)
守島官兵擦拭界碑。(雷轍/攝)

  在永興島上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在島上生活一天是享福,一週是受罪,一個月就成了煎熬。”守島官兵不這麼認為,正如歌曲《國家》中所唱的那樣:“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有了強的國,才有富的家。”黃斌說,“守著日子過的確是煎熬,但如果守著對中國南海的那份熱愛,就能體會出駐守中國南大門的那份自豪與驕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