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品牌殺“回馬槍”,是否讓你“中招”了?
2019年02月04日09:29

  這個話題,照例要從一雙老鞋說起,用它來引出一些不是那麼老的“老鞋”。

  Nike Air Foamposite One,a.k.a。“噴”。這雙鞋的經典性,恐怕在這裏多說一個字都是會授人以柄的贅述。儘管作為球鞋來說,Air Foamposite One在正式比賽中的首秀,是由亞利桑納大學的後衛,後來成為NBA榜眼秀的Mike Bibby於NCAA賽場上完成的,但對於這款鞋和整個Sneaker領域,還是它真正的主人“便士”Anfernee Hardaway的影響力大。

  作為“便士”簽名鞋中,正式進入Penny系列之前的始祖款,“藍噴”這隻魅惑的“甲蟲”,在超過20年的時間里,已經憑藉它大開腦洞的設計理念,科幻電影般驚豔的一次成型Foam材質鞋面,以及變化多端的版本演繹,“俘獲”了全球無數Sneakerhead們的心。

  2017年年底,一款全新童鞋版本的“噴”閃亮登場,讓人們在讚許之餘,不得不再次欽佩Nike對於自我產出的經典所保有的,製造噱頭能力和較高的“重塑”水準。

  就是它,儘管鞋名被改成了Nike Lil Posite One,市售版本也是Nike Kids產品線專屬,但能看懂這樣設計的受眾,卻並不“低齡”。鞋面上佈滿的手寫體文字,以及在後跟鞋提處替代1 Cent Logo的“Hey Penny”字樣,都源自Nike的一張經典的宣傳海報。

  不知道大家怎麼想,筆者個人是比較喜歡這種帶有“引經據典”性質的Sneaker版本。在這類鞋子中,像Lil Posite One這樣,以元年海報、官方印刷品,相關出版物,甚至流傳坊間的軼聞趣事中的元素為賣點的那一部分,又極容易讓一些鞋迷感到紮心。

  而正是這種現象,引出了今天我們要聊到的,Sneaker世界里,品牌利用代言人“賸餘價值”而殺出的那些致命“回馬槍”。

  這裏可能還要交代一下,說到這兒,很多人都會習慣性地想到Air Jordan。確實,嚴格來說,每年都會有大量複刻版本的AJ系列,本身就是一記構成“對敵持續傷害”的力猛槍沉的“回馬槍”。而且,Air Jordan系列在Jordan本人幾番退役,轉戰商業之後,到現在依然在逐年更新著後續作品,這本身也是最具統治力的“回馬殺招”。

  但,那畢竟是Jordan……籃球運動,乃至世界體育史獨一無二的The G.O.A.T。,“經久不衰”對於Jordan以及Jordan Brand來說,已經不算是什麼特別值得驚訝的事情了。所以今天,我們盤點的Sneaker領域“回馬槍”的範疇,是不包括Jordan Brand相關鞋款的其他Sneaker。這樣,也可以順便瞭解一下,對於Sneaker業內品牌來說,除了Michael Jordan,還有哪些球員的號召力是有持續性的?是即使時過境遷,年華不再也會有人買賬的?

  2009年Nike外場鞋款Dream Season的廣告中,兩位退役球星的參演,拉開了“回馬槍”的序幕

  答案是——這樣的例子,真的屈指可數;而這樣的鞋子,可能更多一些:

  原創“回馬槍”

  顧名思義,就是在相關球星隱退職業賽場後,品牌為其持續推出的全新鞋款。

  這些球鞋沒有“前輩們”那種可以被代言人穿上球場的幸運,它們的流行卻可以使相應代言人和系列,被更多年輕鞋迷、球迷,甚至球員去瞭解、熟知和體驗。

Converse Dr.J 2000

推出時間:1997年

  這應該是比較早的“回馬槍”鞋款。比較戲謔的是,Julius Erving肯定無緣穿著它打比賽,而它的誕生時間也不是鞋名中的“2000年”。這雙Dr.J 2000可以算是此類鞋款中“致敬向”的鼻祖。

  因為偉大的“J博士”、念舊的Converse和精彩的設計,所以當Cons星型Logo旁邊的文字從Chuck Taylor變為Dr。 J,當Converse的React油包出現在這雙鞋的後掌,還是有一些嚮往復古的受眾“中招”的。

Nike Air Penny 5

推出時間:2012年

  這雙Air Penny 5的誕生,將一種風潮從只停留在想像階段變為可能。系列上一代發售的時間是1998年,人們看到了,原來同一系列簽名鞋作品推出續作的“反射弧”可以長達15年。

  而雖然“便士”本人早已名成身退,當年癡迷於他簽名鞋的孩子們也都長大成人,但這雙遲來的5代自身的水準,原創性,之於整個系列的風格延續,以及超級多的配色版本選擇,讓它的熱度依舊可圈可點。

Reebok Q96

推出時間:2013年

  其實,現在翻回頭看這雙Reebok Q96無論從顏值還是原創設計比重方面,都是很不錯的。無論對於Reebok品牌還是Allen Iverson本人來說,儘管數量不多,但Question系列的份量絕對是不亞於Answer系列的。

  這個系列從1代的驚豔登場,到伴隨主人出征奧運的2代,再到設計充滿新意,水準遠勝過同期Answer 11的3代,每一款都保持著很高的質量。就是這款純“致敬向”的回馬槍之作——Q96,也順應並承接了系列的這種整體趨勢。這也讓鞋迷們從心理上就很容易將它歸為Question系列,而不是將名為Answer,鞋舌上卻繡著Q字Logo的Answer 14劃歸正統。

Nike Barkley Posite Max & Nike Chuck Posite

推出時間:2013年 & 2014年

  再有,就是這雙雙“巴克利噴”了。眾所周知,由於時代的關係,“查爾斯爵士”大殺四方的時候Foam材質還沒有問世,那會兒正是另一種“視覺系”科技——Max Air緩震大行其道的時期。

  作為親身見證過Air Force 1時代的“84黃金選秀”,Charles Barkely當仁不讓的成為了Force系列的新寵——那些奢華“大氣墊”球鞋的頭號代言人。等到“噴”,“泡”風靡於世,Barkley也進入了他的職業生涯末段,自然也就退出了頂級代言人行列。

  這張官方海報的右下角明確標註著“6th shoe release”說明其在系列中的正統性

  但2013年和2014年間,Nike用雙雙Foam材質的新鞋,徹底彌補了旗下最張揚的代言人和最張揚的鞋面科技,在當年的有緣無分。

  由前Nike王牌設計師Marc Dolce親自操刀的Barkley Posite Max,在保證原創性設計的基礎上,將Barkley球員時代一些知名戰靴的經典設計,諸如“象蹄”結構,透氣孔形態和誇張的外露氣墊等元素,重新演繹於其中。

  這樣和那些真正為Barkley“服役”過的球鞋之間,自然產生了一種鏈接性。而很明顯,第二年推出的後續作品——Chuck Posite,原創性和自由度都更加提升了。

Nike Lil Penny Posite

推出時間:2014年

  在離開Nike之前,Marc Dolce確實非常致力於勾子興起的這撥“回馬槍”事業。除了將“查爾斯爵士”系列的新品Foam化之外,豐富“便士”簽名系列的產品線,也是一記對老粉絲很有“威脅”的殺招。

  在MVPuppets系列廣告中Kobe和LeBron布偶出現之前,Lil Penny絕對是該領域的實力派“伊古達拿”

  更何況時隔多年,Nike還能再度請出當時包裝Anfernee Hardaway時,創造的最得意的“梗”——那個由喜劇演員Chris Rock配音的,喋喋不休的木偶——Lil Penny。於是,同樣出自Marc之手的這雙設計非常有新意的Foam鞋款Lil Penny Posite也就應運而生了。

Nike Air Pippen 6 & Nike Air Penny 6

推出時間:2015年

  這一年,這股經典系列回潮的勁風達到了比較猛烈的程度。Nike將旗下曾經的兩個主打簽名籃球鞋產品線,雙雙補齊到第6代。

  儘管之後,無論是Air Pippen還是Air Penny,更新續作的腳步又都戛然而止,但這雙雙6代作品剛剛出現的時候,依舊是能夠引發一定程度關注的。不過必須得說,Pippen和Hardaway的這雙雙6代,從設計風格和科技含量等方面,都有些趨同,原創感也有所削弱。

  在2015年紐約全明星週末投籃之星比賽上,“皮二爺”親著Air Pippen 6閃亮登場

  所以可以說,將這兩款“回馬槍”性質的簽名鞋列為在“原創欄”里,其實是比較牽強的。因為至少從外觀上看,這雙雙“6代”都有相對明顯的Hybrid痕跡。但鑒於它們的誕生時期,和代言人本尊,都曾在特殊場合將它們穿回賽場這一點,最終還是將它們放在了“原創”的位置上。

  這個配色的Pippen 6來源於Pippen的母校球隊,將他的33號球衣退役的“中阿肯色熊隊”

  與Pippen 6同期配套發售的棒球帽和鞋墊圖案設計一樣,都突出了“六冠”主題

  而且無論如何,它們都是系列的“正代”延續,又都以“海量”的配色和版本著稱,說明品牌在以它們帶動各自系列產品線的豐富性上是下了一番工夫的。

  Air Penny 6甚至還被搭配在了“Sharpie Pack”里,來了一記組合“回馬槍”

  然而,我們同時也可以看出,儘管Air Pippen和Air Penny這兩個系列,具備讓品牌殺“回馬槍”的資質,但持久性肯定無法和更高級別代言人的系列相比擬,比如Jordan,比如,Kobe。

Nike Kobe A.D。

推出時間:2016年

  和上述老幾位一樣,“黑曼巴”也是在結束球員時代後,簽名鞋產品線依然不間斷更新的頂級代言人。只不過,在球員時代不管實力、球風、人氣量級,還是簽名產品的粉絲“殺傷力”都無比犀利致命的Kobe,在淡出球場後簽名系列的延續上,卻變得劍走偏鋒了起來。

  當鞋迷們慣常意識里的“Kobe 12”,以A.D。的名目出現,當頻繁的更新不同“形態”的版本,配色又被冠以“曼巴精神”(Mamba Mentality)這樣的意識流主題……沒想到球場上習慣冷靜“殺死比賽”,讓對手措手不及的Kobe,在退役後代言產品線的轉型,竟也在人們的意料之外。

  John Wall腳下的“斷勾”版本Kobe A.D。

  在簽約Puma之前,Kobe A.D。也是Terry Rozier這種新星張揚個性的載體

  但從Kobe A.D。系列本身來看,發展到目前已經有些強弩之末意味了。除非品牌能從現役球員中真的培養出一支具備相當份量的“Team Kobe”代言團隊,不然這招“回馬槍”可能會後繼乏力。

  混搭“回馬槍”

  當然,有原創的新品,就會有新瓶裝舊酒的“快捷操作”。下面便是我們對這類Sneaker的一撥盤點。很明顯,這些鞋款直接走的就是Hybrid風格,是品牌將“情懷牌”摻雜在“重組”和“新穎”的基礎上發出的真正組合技,由於順應潮流和價位的關係,“中招”的鞋迷也不少,話又說回來,這些鞋款被市場和Sneakerhead們認可,絕對也是其自身的閃光點使然。

Nike Zoom Sharkley

推出時間:2008年

混搭鞋款:Nike Air Shake NDestrukt、Nike Air Max2 CB 94

Nike Air Zoom 1/2 Cent

推出時間:2009年

混搭鞋款:Air Foamposite One、Air Penny 1-4

Nike Air Rookie L.W.P。

推出時間:2011年

混搭鞋款:Nike Air Zoom Flight One、Nike Air Go L.W.P。

Nike Air Sonic Flight

推出時間:2014年

混搭鞋款:Nike Zoom Flight 98、Nike Zoom GP 1

Reebok I3 Legacy

推出時間:2018年

混搭鞋款:Reebok Question、Reebok Answer 1-4

adidas T-Mac Millennium

推出時間:2018年

混搭鞋款:adidas T-Mac 1-3

  需要說明一下的是,這樣的“回馬槍”從數量上看肯定還有不少。而今天我們列舉的,都是有一定影響力及水準的鞋款,像Nike Air A Lot或者Reebok Answer 14這種“粗製濫造”或是和相應系列關係“曖昧”,若即若離的存在,就先不列出來了。畢竟“回馬槍”的性質本身已經是出人意料的“急中生智”,這一槍如果再刺得拖泥帶水,不痛不癢,就更沒什麼意義了。

  在《資本論》里,“賸餘價值”並不是一個好詞兒。而如今面對運動品牌慣常的“炒冷飯”行為和打出的“情懷牌”,也有不少好事者會將搾取“賸餘價值”這個概念,道德綁架般地安置在其中,他們口口聲聲悉數品牌“圈錢”,利用人們消費情懷的心理,腹黑得很,云云……

  但實際上,如果換個角度看,其實不純粹的往往反而是發出這種聲音的人。因為作為一位球迷或者鞋迷,我們支持喜歡的球星和球隊,消費品牌推出的他們代言,或關於他們的產品,這本身是一種再正常不過的邏輯關係。

  既然你熱愛的初衷是真摯而純粹的,又何必在意所謂代言人“賸餘價值”和自己的情懷驅使呢?只要是自己欣賞的球員和喜歡的鞋子就夠了,究竟是什麼時候推出的,沒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

  如果你對鞋子們的熱愛足夠純粹,就不會在意使你愛上它們,消費它們的究竟是什麼。對吧?所以我們想知道——

  ▲除了Curry與A$AP Rocky,

  他們也在改變著世界

  ▲老闆不發年終獎,

  怎麼假裝自己混得很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