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而立前①|奔三女青年相親記
2019年02月04日13:27

原標題:“90後”,而立前①|奔三女青年相親記

【編者按】

2019年,最大的一批90後已接近而立,最小的一批90後也早已成年。自私、任性、非主流的標籤,逐漸讓位給“社畜”、佛系、養生的自嘲。在富足和貧乏、保守和灑脫、樂觀和焦慮之間,這個年輕群體所呈現出的多元和矛盾,也是複雜中國社會與飛速發展時代的一個縮影。

當90後開始在社會上擔起責任,他們的精神面貌和生活狀態是怎樣的?他們所處的時代,在他們的成長中打下了怎樣的印記?澎湃新聞發起徵稿,邀請90後書寫同代人的故事。

“今年多大了?”

“週歲28。”1990年出生的我,還在做最後的掙紮。

“找沒找對象?”

“還沒。”

接下來的對話有兩個版本。

“哎媽呀,好找了,別硬挑。”這是家裡孩子找到對象的。

“哎呀媽,俺家孩也是,喃(你們)這茬人,結婚都晚,愁不愁死人勁兒。”這是和我媽同病相憐的。

“做什麼工作呀?”

“記者。”

“你說多好,可哪兒都能走到。”畫外音:那可不好找對象,東跑西顛。

我有兩個表哥,分別生於1988年、1989年,我們仨從小在奶奶家睡一鋪炕長大。奶奶今年89歲,眼瞅著三個手拉手出門的小不點,浩浩蕩蕩長到30歲。

2018年春節,家人團聚,我和奶奶、兩個表哥四個人睡在炕上,滿滿噹噹。奶奶一邊訓誡我們三個跑腿子(沒結婚),一邊欣慰:正因為這樣,三個人還能賴在她身邊。

比起孫輩們事業有成,老太太更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我們結婚生子。親戚們也總勸,考個公務員吧,換個安穩的工作,很快就能找到對象了。過了30,就不好找了。

每當這時,我常舉例反駁:我有一個同學,在本地銀行上班,家庭條件很好,人也很好,和我同歲,也一直單著!愛情還得靠緣分。

2019年春節前,我和這位同學聯繫,她告訴我愛情就像龍捲風。在穩穩單身28年、相親20多次後,她被風吹走,四個月內和相親對象互見父母、雙方父母相見、奔結婚去了。留下一句:“親還是要相的。”

她願意分享自己的故事,考慮到不免提及眾多相親對象,給她化個名,叫劉可。

家長在人民公園相親點幫孩子查看徵婚信息。東方IC 圖(一)為什麼劉可會一直單身?

時間回撥到2018年9月5日。從外地回老家的我去劉可家蹭住。工作第6年,父母幫她買了套房,100多萬,她自己還貸款。

家裡收拾得很溫馨,白色調。清晨,她坐在梳妝台前化捲翹的睫毛。夜晚,窗邊可以俯瞰城市夜景。榻榻米的臥室里,被子柔軟。

那晚她接到一個電話,聊了二三十分鍾,對方似乎在傾訴工作中的煩惱。掛了電話,劉可告訴我這是她近期的一個相親對象,性格有點猶豫。言辭中,我覺得對方不大有戲。

劉可相親二十多次。有見一面的,有見到三面的。她跟我說,現階段要把所有的事都往後放,先把婚姻大事解決了。

她身邊的人疑惑,為什麼劉可會一直單身?她爸媽有很好的工作,劉可性格溫和低調,好看又愛笑,身材勻稱,衣品大方,學習工作也很上進。

劉可反思:自己太乖了,不會撩人。再想想這就是自己的性格。她自我診斷為“單身體質”:一個人也會過得很好,很少覺得孤獨。不會因為沒談過戀愛,就找個不喜歡的人湊合。

雖然單身,喜歡她的人和她喜歡的人並非沒有。小學,有男生跟她表白,拉手。初中,暗戀過一個男生。高中,整天被學習折磨,考入省內重點財經類大學。大學,喜歡一個男生,覺得兩個人走不到一起,理智戰勝喜歡,很多年藏在心裡。

畢業後,她去了銀行工作。有同事常獻慇勤,商量她如果找不到就一起過吧;還有個同事整天喊她“媳婦兒”;去外地出差,分行的司機大哥看上她,介紹自己有多少套房;有個客戶見了一面,就發微信說“我要追你”。劉可回覆,“你可別追我,追了也白追。”

身邊男同事大多有主,來找她辦業務的很多客戶也已成家。選擇範圍有限,劉可走上了相親路。

大型公益相親會 東方IC 圖

(二)27歲的緊迫感

相親曆程大體分兩個階段。

27歲前,她不把相親當回事。

劉可和同事參加過金融行業的相親會。幾十個人,入場時每人拿一張號碼券,抽號,被抽到的人站成一排走T台秀,走完做自我介紹。

劉可覺得有點扯,被抽中後上台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那天她沒去認識任何陌生人,從此也沒再參加過相親會。

朋友們張羅給她介紹對象。有一個1987年的男生學曆很好,在電信公司上班。吃過兩次飯,看了一次電影,不來電。劉可主動放棄,不喜歡,不著急,何必勉強?

27歲以後,劉可開始有了緊迫感。身邊同學逐漸結婚生子,家裡也時常催促,同事們一起聚餐喝酒時,別人都有對象來接……

她開始對相親重視起來,也有明確的標準:要在當地買得起房。哪怕是靠家裡幫忙交首付,自己要有能力還貸款。

劉可想找一個比自己年齡大、但不超過5歲的人。身在二線城市,工作幾年後能否買房,在劉可看來是檢驗一個男人是否有工作能力、對生活是否有規劃的標準。她希望對方成熟穩重,有上進心,身高170以上,長相不過分要求,學曆儘可能好一點。

各類相親對象依次登場。

有當地一個研究所的人,在黃金地段有200多平米的房子。戴著一條白金大項鏈,打扮得很社會,說話很成熟,生活經曆豐富。劉可知道他們是兩路人,不可能一起過日子。

有交警。說話感覺不是很實在。劉可當時在準備考試,對方約週末去圖書館,她不想去又不好拒絕。第二天早上7點,對方來信息說臨時有事,她秒回:“沒有關係啊。”

後來對方又約她看剛上映的電影,劉可謊稱提前在網上看過槍版了,對方執意請她當晚去影院看,劉可覺得時間太晚,推到週末。男方說週末父母要來。不了了之。

有在海外留學、工作回來的。見面後,對方非常熱情,每天微信上噓寒問暖。劉可更喜歡穩重一點的,就主動回請他吃飯,分別時告知自己的心意——覺得不合適。

還有人介紹二婚的,年紀倒只比劉可大一歲,閃婚閃離。對方家裡人是公司的高管,對自己顏值大概也自信,給劉可發寫真照。劉可不多言語,每次只回一個大拇指表情點讚。

相親多是熟人介紹,即便沒相中,也要顧及介紹人的面子。

也遇到過有好感的相親對象。對方是一個現役軍人,平時沒法離開部隊。見面前,兩人大半年靠線上聯繫,微信語音、視頻。

對方為人正直、有責任感、做事專注,這都是劉可喜歡的,但又覺得他很不主動,生活中永遠是工作,對自己關心不夠。如果兩個人結婚,自己要承擔的東西太重,怕擔不起來。

她刪了人家微信,主動斷了聯繫,對方又加了回來。最後還是理智占了上風,劉可認定兩個人走不到一起。

一次次相親沒有結果,劉可內心很失落,身邊人也著急。有個熱情的同事決心出手幫她,製定“找對象攻略”,告訴劉可——“我要改造你”。

(三)相親大改造

改造第一步,重塑朋友圈形象。

在同事看來,劉可的朋友圈太無趣,分享的多是關於金融的文章,吸引不了異性。

她讓劉可在家裡弄一盆鮮花拍照,體現熱愛生活;週末去上課時拍拍校園,表示生活充實;隔三岔五發點跟閨蜜去喝下午茶的照片,暗示自己單身。只能暗示,不能在朋友圈直接寫,會失去藝術感。找去喝茶的閨蜜也不能比自己好看。

同事嫌劉可沒有好的相親照,專門領她去咖啡廳拍攝,還為她準備了幾副耳環、一件上衣、能把人拍美的專業相機。

拍完照片,劉可發了朋友圈。照片里,她頷首微笑,在粉紅襯衫的映襯下,皮膚更加白皙。

90個讚,52條評論。之前二婚的相親對象也來點讚,找她聊天。劉可並沒那麼開心,吸引到的人,都不是她喜歡的人。

她平時也去咖啡廳,但不會拍照,她不喜歡自拍。劉可沒有繼續接受改造,不再刻意裝扮朋友圈。發給後續相親對象的照片,是爬山時拍的:笑得很自然,看起來優雅大方。

靠這張照片,她認識了現在的男朋友。研究生畢業,做空調設計工作,貸款買了房。

加上微信,雙方交換電話號碼。對方手機號的後四位正好是劉可身份證號的後四位。劉可告訴相親對象後,對方回覆買電話號時專門找算命的算了一下,說這個號很好。

劉可一下覺得對方有點滑,之前也有相親對象會撩的,但撩不到她的心。這次挺受用。

2018年8月末第一次見面,對方穿了件藍色襯衫,給劉可留下的第一印像是黑、土、老。他剛從美國出差回來,給劉可帶了小禮物,有化妝品和巧克力。

劉可第一次從相親對象那裡收到禮物,很驚喜。她男朋友事後回憶,劉可當天咧嘴大笑,讓他尋思這女生是不是有點“彪”(傻)。

兩個人聊成長經曆,劉可覺得對方很聰明、挺靠譜。家在農村,經濟條件一般,從小讀書很努力,不用家裡操心,大學保送了研究生。

見面打消了劉可的疑慮,對方不滑頭,樸實、偏內向、成熟穩重。平時喜歡運動,挺陽光健康的。那個手機號是他在網上算了一下。

後來和劉可聊天,我才知道,這個男生就是2018年9月5日我在劉可家那晚,和劉可通話的男生。那時劉可剛和他接觸不久,還覺得他性格有點猶豫,接觸下來才知道是誤解。

當時我以為這個男生沒戲,沒成想9月10日,他們第三次見面,就確定了關係。相親20多次,第一次有男生牽到了劉可的手。

(四)初戀就結婚

那是在一個烤肉店,兩個人點完菜,男生執意要了一瓶啤酒。男生喝了些酒,兩人吃飯聊天,相安無事。

吃完飯去廣場散步,過馬路時,男生牽起了劉可的手。手心都是汗。劉可被帶著,感覺手裡也出了汗。過了馬路也不鬆開,一直牽著手,送劉可回了家。

分開時,劉可問他怎麼出了那麼多汗,對方說緊張唄。

沒有正式的告白,在劉可看來,牽手就算確定了關係。她開心地跟家人彙報。

那晚以後,他們天天見面,感情迅速升溫。他們見了彼此的父母,同居,雙方父母也見了面。

在雙方父母見面前,有天晚上吃飯,男朋友問劉可,想沒想過萬一爸媽見面時問他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怎麼回答。

男朋友希望2019年10月份就結婚,他想盡快讓他們之間的感情昇華為親情,省得夜長夢多。

劉可雖然知道兩個人還有很多需要磨合,但她也想先把家成了,讓心裡安定下來,再好好工作。

心裡那麼想著,嘴上卻說,“你這麼容易就把我娶回家了嗎?都沒有求婚什麼的嗎?”男朋友說要是在家裡擺蠟燭,怕把地板燒了。

12月,雙方父母在男方家裡見面。家在農村,殺了過年豬。論經濟條件,劉可家比男朋友家經濟條件要好。可既然女兒看上了,男方對女兒也好,人也靠譜,父母還是遵從孩子的想法。

如果是22、23歲,劉可覺得即便遇到了現在的男朋友,也未必和他處對象。年紀小的時候,看重經濟條件、長相。如今,她更看重這個人是否有責任感,對自己好不好。

她第一次去見男朋友父母時,感覺對方父母人都很實在,做了很多菜。他們家有兩個孩子,都考上了大學,農村家庭供兩個大學生不容易。

回想一路走來的相親,劉可認為自己挺幸運,“初戀就結婚,雖然來得晚一些。”

(五)“我認為所有以貌取人的人都是膚淺的。”

相親20多次,劉可並沒有撩人技能的提升。但她學會了如何去相親,該瞭解些什麼。

比如見面時化淡妝,打扮得漂漂亮亮。穿合適的衣服,不遲到。第一次見面聊聊工作、成長經曆、業餘生活,瞭解下對方的性格。感情經曆也可以問,但不一定第一次就問。

見面後,對有好感的人就主動些,找他微信聊天,約出來吃飯、看電影。如果沒印象,對方主動找來聊天,也不拒絕,加深下瞭解。

劉可身邊有朋友對相親有陰影,誰來買單也變成煩惱。劉可的經驗,多數時候男士會主動買單,如果聊得開心,她會說:下次讓我回請你。如果覺得不合適,就說句:謝謝你的晚餐。

她不覺得相親聊天、看電影會尷尬,就當認識了個新朋友,聊得來就多聊一會兒,聊不來就少聊會兒。

比起一輩子只能遇到一個對的人,劉可更相信世界上有很多適合自己的人,只是誰先來而已,或者說是不是在對的時間遇到了對的人。

劉可勸還在相親路上徘徊的人——比如我——不用著急,老天自有安排。

突然想起前段時間有一天,還沒睡醒,爸爸就讓我看照片。一睜眼,看到手機屏幕上有張證件照。霸屏的嚴肅臉讓我嚇了一跳。爸爸問我覺得人怎麼樣,我實話實說:“嚇死人了”。我爸扭頭就走,撂下一句:“我認為所有以貌取人的人都是膚淺的。”

現在回味,我爸說的是對的。

今天是大年三十,是對著宗譜叩頭拜年的日子。想來過去好多年,每逢生日、新年,許願都是希望找到男朋友。到2019年元旦,已經開始賭氣,決心再也不浪費心願。

想想劉可,今晚叩頭時還是要誠心誠意對著宗譜拜年:各位祖爺爺祖奶奶們,豬年快樂!快保佑我和那兩個不爭氣的表哥,都早點結婚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