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看男醫生25歲女生搶了4周的號 結果悲劇
2019年02月02日07:03

  原標題:[澎湃問政]_不想看男醫生,杭州25歲女生搶了4周的號,結果突。。。

  本文原標題:《不想看男醫生,杭州25歲女生搶了4周的號,結果突然大出血……》

  25歲的未婚女生小雯(化名),上班時突然暈倒在廁所,馬桶上還血跡斑斑,單位同事被驚嚇之後隨即引發猜想連連,最後醫生給出痔瘡出血的結論才平息。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而更令人驚訝的是驚險與尷尬背後的隱情:女生其實早就意識到自己的毛病得盡快治,卻為了找一位肛腸科女醫生給自己看而一拖再拖,不料差點有性命之危。

  由於肛周部位涉及到女性隱私,女性痔瘡患者遇到男醫生時難免尷尬,就診時傾向於選擇女醫生。只是外科女醫生本來就少,再細分至肛腸科的則少之又少。

  慶幸的是,如今已有越來越多的醫院意識到此問題,像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浙江省人民醫院、杭州市中醫院、杭州市三醫院等都設有肛腸科女醫生為大家提供診療。尤其是市三醫院,在肛腸科內成立了女子肛腸組,6位女醫生分別是2名高級職稱、2名中級職稱、2名初級職稱,還於2018年4月開出女子肛腸特色門診。

△丁菁醫生在坐診
△丁菁醫生在坐診

  那麼,肛腸科女醫生是只為女患者服務嗎?要是遭遇男患者她們會猶豫嗎?明知是一份又髒又累的“掏糞”工作,她們又為何毅然決然選擇呢?

  近日,錢江晚報記者走進市三醫院女子肛腸組,深入瞭解肛腸科女醫生的日常。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肛腸科女醫生稀少

  女患者常因不想在男醫生面前脫褲子

  而延誤治療

  丁菁,市三醫院女子肛腸組負責人,跟錢報記者說起小雯的事情時她顯得有些自責:“她說掛我的號一個月沒搶到就一直拖著,以致到如此危險的境地,要是她直接來門診,我給加個號看了,問題在還沒嚴重起來時就解決了。”

  原來,小雯從事文職工作,因長時間久坐,早已有痔瘡的問題,只是起初不太嚴重,自己買點藥塞塞出血就緩解了。不過,這次不同,每次大號時出血量較大,她意識到該上醫院看看。只是跑了好幾家醫院,掛了號進去發現都是男醫生,痔瘡的檢查都得脫褲子,她想著自己還是個未婚少女,做不到這件事,便轉身離開。後來輾轉打聽到丁菁醫生,還是位專家,不料號子實在搶手,她連著秒了四周都沒搶到。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事實上,類似的情況肛腸科女醫生們在門診中碰到比比皆是。“我從一週一個半天門診加到兩個半天,號子還是供不應求,病人中至少有一半說是之前碰到的是男醫生沒看就走了。也有的病人,原本掛了隔壁診室男醫生的號子,一看這邊有女醫生,立即把號退了來我這邊加號。”

  丁菁醫生說,同樣作為一名女性,她很能理解那些女患者,畢竟是涉及隱私部位。但作為一名醫生,她想奉勸各位女同胞,醫生看的是病而非病人的性別,千萬別因避諱是男醫生或是女醫生而延誤治療,造成嚴重後果就得不償失了。

  雖然肛腸科女醫生為數不多,但在工作中她們也並非專職為女患者服務,門診或是急診中碰到男患者,她們也照樣處理得有條不紊。

  “有一位中年男患者給我們整個組的人都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只是肛周有點瘙癢,但非說自己得了嚴重的痔瘡,脫了褲子讓我們給做檢查。我們只能認真對待,然後仔細說給他聽。在最後寫病曆時,意外翻看到之前的就診記錄,幾個月來他到肛腸科就診了數次,全是我們熟知的肛腸科女醫生。”丁菁醫生坦言,站在女性的角度,對於這樣的“小插曲”可能會有點尷尬,但作為醫生,看到病人安好才最重要。

  壯小夥肛周膿腫

  肛腸科女醫生被濺一身膿血依然談笑風生

  痔瘡、便秘、肛周膿腫等都是肛腸科的常見病,且在人群中的發病率都比較高,尤其是到了節假日時,到急診求助的此類患者便會增加,且常常是在半夜。如今臨近春節,該現像已經凸顯出來。

  幾天前的一個晚上,俞豔豔醫生值班,突然接到急診呼叫,來了位肛周膿腫患者,她以最快的速度從病房跑去。

  病人是一位30來歲的壯小夥,肉眼可見肛周的膿腫有乒乓球大小。然而這對於已有10年臨床經驗的俞醫生來說駕輕就熟,她迅速戴上手套給患者做肛門指檢來判斷膿腫是否與肛門連通,因為連不連通的處理方式會有差異。不料,她的手指伸進患者肛門的那瞬間,大膿包爆裂,膿血噴射而出,俞醫生的眼鏡、衣服上到處都是,她簡單清理後繼續給小夥治療。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習慣了,有時做肛門鏡檢查或是手術,患者灌腸後沒拉乾淨,打了麻藥後肛周的肌肉鬆弛,患者咳嗽、說話等突然腹壓增高,水、氣、糞一股腦兒迎面噴來,所以我們都已經有經驗了,提前做好防護就行。”面對在常人看來髒到不行的事情,俞醫生依然談笑風生。

  不過,轉而又嚴肅地說:“我想通過錢江晚報提醒大家,春節期間暴飲暴食,加之東奔西走太勞累的話,肛周膿腫會比較容易發,尤其是雄激素分泌旺盛的年輕男性,此病發病急、進展快,要是感染入血的話可致膿毒血症,會有生命危險。所以,提醒大家放假後飲食和娛樂都要節製,健康過大年。”

  老太太嚴重便秘

  肛腸科女醫生用手摳糞十幾分鍾

  自嘲是“掏糞工”

  如果說處理肛周膿腫患者算是肛腸科里的髒活,那麼處理便秘患者那活就是又臭又髒。

  一天淩晨1點多,丁菁醫生被緊急叫到急診,一位70多歲的老太太,有慢性便秘病史,以前兩天不拉用點開塞露就好,這次特別厲害,用了好幾支都不見效,便意倒一天會來十幾次,可每次跑去廁所坐個把小時也沒拉出。那會她已是整整七天沒拉大便,肚子絞痛得在床上打滾,老伴才半夜打車送急診。

  對於如此嚴重的便秘,灌腸是必須的,但大便嵌塞在肛門口,灌腸的管子根本無法進入腸道,唯一的辦法就是先把乾硬的大便摳出來。丁菁套上指套和手套,彎腰便忙活起來。積累了一週的宿便味道特別重,瞬間瀰漫了整個診室,熏得陪同的老伴捂著鼻子去診室外守著。十多分鍾後,丁菁忙完走出診室,衣服和頭髮上都已沾上那個味道,老先生朝她鞠了一躬,說:“你們工作太不容易了,連子女都沒這麼好。”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可以說,又髒又累又尷尬,就是肛腸科女醫生的日常。但這群自嘲為女“掏糞工”的人說來卻樂在其中。

  “雖然我們的工作髒點臭點,但每每看到經我們治療患者的病痛很快被消除,那種開心、滿足與成就感是無與倫比的。”丁菁一語道出了所有肛腸科女醫生的心聲。90後女生秦靚是這個團隊里年紀最小的,讀研時她便毅然決然選擇了肛腸科,理由很簡單,就是喜歡這份成就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